【城市呼吸|彭菲菲】从寻找香料到马六甲殖民地,一切自此展开——贝伦

位于葡萄牙里斯本(Lisbon)贝伦区的贝伦塔(Tower of Belém)。(图:彭菲菲)

500年沧海桑田,浪涛尽多少英雄豪杰,只能从碑文与史书上遥想当年的壮举。

去年三月,位于埃及的苏黎世运河曾因为巨无霸货柜轮搁浅意外地阻塞多日,全球的航运受到影响,许多往返欧洲与亚州的货船被迫改走绕行非洲西侧的航线,航程增加了许多。这条航线也是运河于1869年开通前,欧亚海上交通的唯一管道。 

贝伦(Belém)位于葡萄牙首府里斯本的近郊,是西方遇见东方,海上路线的起点,也让葡萄牙王室直接进入印度香料路线,进而缔造经济以及殖民帝国事业——突破了当时威尼斯共和国以及阿拉伯人对于来自亚州的珍稀物资的垄断。
带着商业与政治目的启航

时值1497年的7月,年方28岁的达伽马(Vasco da Gama)奉皇室命令,率领特遣舰队纳编四艘船,船员总共100多人,以当时条件,规模不算大。他们面对的是从欧洲到非洲南端好望角行程的补给问题,以及途中可能遭遇的疾病以及风暴风险,当然还有对于越过好望角另一侧世界的未知。
 

里斯本海事博物馆内的达伽马像。(图:彭菲菲)

出发前晚,达伽马率领舰队成员在离港口不远的教堂诚心祝祷。此番前往异域,祸福难测,也许就是有去无回。远征的目的,除了追求财富,还有对宗教的使命感,因为此行还负有秘密外交任务,希望能绕道阿拉伯人的后方,寻找传说中在东方信奉基督教的约翰王,以建立联系共同夹击阿拉伯人。 

舰队启程后曾靠泊在今日的莫桑比克(Mozambique)以及肯尼亚(Kenya)进行整补,历经10个月的艰苦航行后,终于在隔年5月成功抵达印度西南岸的科泽科德(Kochikode)。有趣的是,距离明代郑和的首访(1405年,明朝当时称为古里)已过了将近100年。虽然达伽马未能达成原订的商业以及政治目标,但还是为葡萄牙皇室带回巨大的利润。而这条欧亚直达的海路自此展开,葡萄牙帝国以及天主教的势力也逐渐抵达亚洲,到了科伦坡(Colombo),占领了马六甲,还在澳门有了租借地。 
 

欧亚海路首航路线。(图:彭菲菲)

当年英雄豪杰只留遥想

如今的启航地点有一座碉堡贝伦塔(Tower of Belém),兴建于欧亚航路探险成功后,它的规模不大,当时是用于防御位于贝伦区的港口,以及附近的哲罗姆派修道院( Jerónimos Monastery)。它的前身就是当年海员启航前祈祷的所在教堂,人们拿远征带回的部分利润,将教堂扩建成大型修道院,后来也成为达伽马最后安息所在。
 

达伽马安息的所在。(图:彭菲菲)

分别发生于15世纪以及17世纪的两次大地震,毁了里斯本原有的城区,也动摇了葡萄牙帝国的殖民霸权。贝伦塔与修道院奇迹似地存留下来,原本伟立水上的贝伦塔,如今已位于浅滩边。500年沧海桑田,浪涛尽多少英雄豪杰,只能从碑文与史书上遥想当年的壮举。

而在地球的另一端,他们曾踏过的足迹则融进当地的血脉、语言与习俗中,在庶民文化中留下些许的遗绪,注记500年前那个寻找香料远航的起点。
 

请点击《城市呼吸》系列报道,阅读更多文章。

本文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相关标签
  • 城市呼吸
  • 葡萄牙
  • 殖民帝国
  • Portugal
  • colonial rule
  • 热门 Popular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