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呼吸|彭菲菲】百年来巴黎最受文人雅客喜欢的餐厅

巴黎蒙帕纳斯 (Montparnasse) 大道上的穹顶餐厅(La Coupole)。(图:La Coupole网站)

如果你够幸运,在年轻时待过巴黎,那么巴黎将永远跟随着你,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飨宴。这是海明威为自己在巴黎生活留下的注记。而 “穹顶”正是飨宴的一道大菜。

有时候喜欢一个地方,不是因为那儿的景致,而是曾在那留下的美好记忆。再度造访往往成了复制那美好记忆的尝试,让人少了些细察品味的机会。 

巴黎蒙帕纳斯 (Montparnasse) 大道上,穹顶餐厅(La Coupole)的红色雨篷(近年改为白色)相当引人注目,它像许多巴黎的餐馆一样,提供饕客生蚝与海鲜。 那时自己刚从台湾的大学毕业,初到欧洲还未满三年,首次造访巴黎,一个还没有网络以及谷歌的年代,纯凭朋友的推荐以及旅行指南上的寥寥数语——这里曾是沙特与西蒙波娃常造访的餐厅。 

短短周末的紧凑行程,白天只能四处走马看花,晚餐则成了消化沉淀的好时段。外表看似简朴的餐馆,一进门便见到绘画精美的梁柱与立体马赛克分布在餐桌当中。 虽然已过了一般的用餐时间,餐厅里依然宾客如云,座无虚席,好不容易等到侍者将我们带到座位,入座之时,邻桌的客人酒酣耳热之余还不忘对我们点头示好。

穹顶是我的巴黎代名词

已不记得那晚点了什么酒,海鲜盘上有哪些珍馐,留在脑海的就只有悸动。 巴黎耶!我居然能像其他巴黎人一样,坐在餐馆里啖生蚝,品香醇。大学时曾一度醉心于法国文学,左拉、纪德还有卡缪陪伴我度过许多寂寥的夜晚。当时还对侯麦电影感到着迷,文青式的电影叙述方式,没有曲折离奇的剧情,镜中淡淡的日常互动与对白,蕴含对幸福的执念。

在文人墨客常造访的餐厅啖生蚝,品香醇。(图:彭菲菲)

我喜欢上“穹顶餐厅”,因为它结合自己多年来对巴黎的遐想以及当下的美好氛围。自此,每次到了巴黎,我一定会推荐同行人一同造访,“穹顶“于我,仿佛成了巴黎的代名词。

“如果你够幸运,在年轻时待过巴黎,那么巴黎将永远跟随着你,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飨宴。”这是海明威为自己在巴黎生活留下的注记。而 “穹顶”正是飨宴的一道大菜。 

文人墨客在此聚集

时间回到上个世纪初,一次世界大战后,法国相对损伤较低,人民渴望休养生息,同时工业革命如火如荼改变日常生活,亚洲的异国文化风潮席卷,女性主义思潮兴起,无论是艺术、时尚、文学以及电影都有了丰富迷人的蓬勃发展。

人们开始懂得经由设计改善生活,甚至提升到奢华的层次,社交变成表现自我的工具,而咖啡店、酒吧、餐厅则成了表现的场所。“穹顶“ 就在这样的背景下于1927年12月20日正式盛大开幕,自此成了 当时许多文人墨客举杯交觥,相互思辩,或是冥想写作之处。 

即便是一张小卡片,也透露着装饰艺术的底蕴。(图:彭菲菲)

那里同时也是“装饰艺术”(artdeco)的殿堂,这是在造访多次后才注意到的讯息,在对欧洲人文历史有了深一层的认识之后,我终于注意到它的背景、故事以及本身的特别之处。因为不再复制回忆,我开始欣赏它的灯饰、家具,甚至是这张小卡片(上图),在在透露出装饰艺术的底蕴,缘系牵引着我在疫情缓和时,再度造访。 

请点击《城市呼吸》系列报道,阅读更多文章。

本文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相关标签
  • 城市呼吸
  • 巴黎
  • Paris
  • 热门 Popular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