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呼吸|胡锦伟】2024前,巴黎水平风情

埃菲尔铁塔是巴黎最高建筑。(图:胡锦伟)

人们不免担心,巴黎为迎接2024年奥运会或一心想取代伦敦成为欧洲金融中心,加上全球化年轻一代衍变的审美观和历史感,使得这个以自身文化为荣的城市逐渐朝纽约、东京,甚至是迪拜等垂直都市(vertical city)的方向发展。

奥运会闭幕礼上由来届赛会举办城市呈献长约八分钟的演出,总是让人满心期待。未来的奥运会东道主必须在不长不短的时限里,利用视觉语言和文化符号来“行销”这座城市,向世人展示其魅力与个性,说白了,就是另类旅游宣传片。纵观历届奥运“城市八分钟”表演,艺术水平与格调高下有别,可看性有赖于各别创作团队和导演的功力、眼界和品味。

“亲切”巴黎八分钟

这次东京奥运会闭幕礼的“巴黎八分钟”,让人看得眉飞色舞。因为疫情的缘故,法国表演者无法亲临会场献技,只能以视频方式呈现,先是播放预录的交响乐团演奏法国国歌《马赛曲》,以及年轻人骑小轮车从屋顶飞驰到地面的两段影片,随即衔接到埃菲尔铁塔前方广场的户外表演现场直播。结合虚拟画面和真实现场是神来之笔,符合这一年来人们因应疫情而采取的线上线下复合式活动(hybrid event)形式,反映疫下生活新常态,也折射出这座城市与现代人的生活同步,像张爱玲说的:于我们亲。

第二段影片的开头,骑小轮车的女孩推开窗门,蓝得耀眼的晴空,一望无际由铁皮及石板砌成的屋顶,那是让我轻易对号入座的花都印象。每次入住较高楼层巴黎酒店客房,总爱窥看窗外散布在屋顶上的许多暖气烟囱和浴室排气管,一个个鲜橙色的圆筒,像风琴的圆管,散布在灰蓝色锌板上,非常抢眼。
 

屋顶上的橙色烟囱和排气管是巴黎的独特景观。(图:胡锦伟)

新加坡爱马仕旗舰店的画廊曾经办过一个摄影展,展示法国艺术家拍摄的一组烟囱屋顶照片,并且各别配上一段原创音乐,让观众戴上耳机听音解画。后来每次到巴黎,看到这些屋顶上的橙色小东西,总觉得像跳动的音符在演奏着无声的城市快乐颂,心情也随之变得愉悦。

几年前,巴黎市政府为屋顶烟囱申遗,希望保留这些毫不起眼却又是市民不可或缺的生活元素。曾几何时,申遗成了促进城市观光化的手段,难得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Anne Hidalgo)有这番远见卓识,将市民生活品质放在首位,提出一系列屋顶绿化方案,计划将巴黎多达100公顷的平面屋顶栽种植物和果菜,不仅有助于降温和净化空气,也能为市民提供休闲娱乐空间。

少了垂直都市的拥挤和局促

巴黎市中心少有高楼大厦——除了百年前为迎接世博会而兴建并一度引起争议的埃菲尔铁塔(Eiffel Tower),触目所见都是低于六层楼的豪斯曼(Haussmann)风格楼房,而且多个世代以来,一直有人在这些房子里居住和工作,充满生气,不像一些观光城市只把旧建筑改建成餐厅或酒店。走在街上,感觉天高地远,仿佛回到百年前的“美好年代”(Belle Epoque),少了高楼林立垂直都市(vertical city)的拥挤和局促感。

巴黎市中心的豪斯曼风格建筑,源于19世纪的城市改造计划。(图:胡锦伟)

豪斯曼风格建筑,名字源于19世纪中期大刀阔斧改造巴黎城市空间的奥斯曼伯爵(Georges-Eugene Haussmann)。这位城市规划师除了将巴黎划分为20个行政区之外,还拆除脏乱不堪的古老街区、重新规划公路网、打造地下水道等设施,让巴黎从中世纪城市变身为现代都会。当时在巴黎市区兴建的新房舍,以砂岩为材质,外墙有装饰雕刻,阳台有铁艺栏杆,高耸的锌板屋顶有45度斜面,营造和谐的城市景观。

限高令解除令人担心

自从蒙帕纳斯大厦(Tour Montparnasse)这座被巴黎人批为“黑色大墓碑”的210米高摩天楼在70年代落成后,政府随即发布“限高令”,除了坐落在拉德芳斯(La Defence)商业地段的摩登高楼之外,市中心建筑项目的高度顶限为37米,以免破坏城市景观的历史感和视觉统一性。

然而,这个“限高令”已在几年前解除,随着巴黎司法宫新址(New Palais de Justice in Paris)竣工后,市政府通过了三角大厦(Tour Triangle)、巴黎双塔(Tours DUO)等高楼项目,尽管都坐落在市区边缘地带,人们不免担心,巴黎为迎接2024年奥运会或一心想取代伦敦成为欧洲金融中心,加上全球化年轻一代衍变的审美观和历史感,使得这个以自身文化为荣的城市逐渐朝纽约、东京,甚至是迪拜等垂直都市(vertical city)的方向发展。

夏天的巴黎,碧空如洗,天高地远。(图:胡锦伟)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对此发言批评,建筑高度对作为水平都市(horizontal city)的巴黎至关重要,塞纳河沿岸地区之所以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与传承自19世纪的整体城市风貌息息相关,那是巴黎最具价值的文化遗产。

水平视角让人贴近城市

看到影片中女生骑车“飞檐走壁”的画面,想起多年前初夏造访巴黎,和旅居当地的友人一起参加年度脚踏车骑行爱好者集会的情景。黄昏时分,骑行者在巴士底(Bastille)一带集合,报名后即刻租借脚踏车和披上荧光背心,时间一到就集体出发。我们沿着主要公路骑行,经过罗浮宫、协和广场、香榭丽舍大道、凯旋门、埃菲尔铁塔等地标,再绕道回到原地。骑行过程中,我们以水平视角欣赏城市的美感,无需仰望高楼大厦,感觉自己与城市是如此贴近。
 

年度脚踏车骑行爱好者集会的参加者朝凯旋门的方向迈进。(图:胡锦伟)

位于玛黑区的孚日广场是巴黎市民和游客的休闲好去处。(图:胡锦伟)

玛黑是充满人间气息的活力街区。(图:胡锦伟)

未来的城市景观会是如何,只能由在地人做主。身为旅人,我喜欢在靠近巴黎市政厅一带的玛黑(Marais)落脚,这个兼容历史文化和物欲的活力街区,时尚小店、咖啡馆、同志书局和夜店林立,犹太人商店展售甜腻的糕点;庞比度中心、毕加索博物馆、雨果故居、巴黎圣母院等景点近在咫尺;孚日广场(Place des Vosges)是太阳下山前最好的约会地点。人间烟火,是我对这个街区的最佳注解。

2024年巴黎奥运之前,肯定得再来感受这座水平城市的街巷风情。
 

请点击《城市呼吸》系列报道,阅读更多文章。

本文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相关标签
  • 城市呼吸
  • 巴黎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