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呼吸|胡锦伟】德国VTL旅程 忐忑中有惊喜

(酒馆)慕尼黑因疫情连续两年停办十月啤酒节(Oktoberfest),酒馆里依然座无虚席。(图:胡锦伟)

我的VTL旅程不也一样,夹杂着忐忑、期待、混乱和惊喜,最终圆满收场。疫下旅行是否安全,自己得负一半责任。

继德国和文莱之后,新加坡政府将同另外九个国家开通“疫苗接种者旅游通道”(Vaccinated Travel Lane,简称VTL),对热爱旅游的本地人来说真是喜事一桩。

新闻出街时,我从德国回来刚满一星期,抵境后做了三次聚合酶链式反应(PCR)检测,结果皆为阴性。之前到意大利工作,为“逃隔离役”而不直接返新,续程到德国住上23天,逛了七个城镇。作为VTL旅行者的先锋,听闻政府为新的VTL计划提供“优惠条件”,将逗留外国期限从21天减至14天,并减少两次检测次数,我没有因此感到“不忿”,反而庆幸自己有机会在德国待这么长时间,对这个幅员广阔的国家有更深的了解和体验。

古意盎然的老城区,记录了法兰克福的城市历史。(图:胡锦伟)

德国施行“3G规则”

回来后翻阅过期的报章,看到关于本地人对VTL计划反应的报道,受访的艺人说,现阶段对欧游并不心动,理由是西方人的防疫意识没有亚洲人那么强。这其实是管窥蠡测的看法,都是从媒体报道中得到的片面了解。

根据美联社报道,截至10月初,德国约有80%人口已完成接种两剂疫苗,比之前官方发布的数据高出两成,与新加坡的82%人口疫苗接种率非常接近。此外,新德两地同样贯彻“与病毒共存”的防疫策略,但放宽管控不代表全面解除限制,防范措施仍是必需。

目前,德国全境实施“3G规则”,即Geimpft(Vaccinated,已接种疫苗)、Genesen(Recovery,染疫但已康复)和Getestet(Tested,呈阴性检测证明),具备这三个条件的人,才能进入医院、疗养院、餐厅、健身院、酒店、体育馆等室内空间,本地人和游客都必须遵守条例,而且只认可由辉瑞(Pfizer)、莫德纳(Moderna)和强生(Johnson & Johnson)出品的冠病疫苗。我每天外出时,都随身携带护照以及纸本或电子版疫苗接种证书,否则就只能在户外公共空间溜达,进不了室内场所。

德国餐厅堂食的“3G规则”:已接种疫苗(Geimpft)、染疫但已康复(Genesen),以及检测结果呈阴性(Getestet)。(图:胡锦伟)

“全民洗手”是公共卫生措施之一

在德国旅行期间,最让我“安心”的是商店、商场、餐厅、酒店、博物馆、车站等建筑,入口处皆放置消毒洗手液,大部分是免碰触的感应式设计,提醒人们进出时洗手消毒。有些店家更严正声明,入店前得先洗手方能触摸商品。因此,我一天洗手廿多次是平常事,也成了一种生活习惯。相比之下,我在岛国就没见过这种“全民洗手”现象,商场的免费洗手液大多装在手压式塑胶瓶里,让人觉得麻烦和不安全而放弃使用,组屋电梯里的洗手液更是十瓶九空。

唯一让我没有安全感的是德国当局允许人们在户外不戴口罩。夏末秋初,大街小巷和旅游胜地人潮拥挤,大部分人都是“坦荡荡无遮护”,只有进入室内或搭公车才“被迫”戴口罩。我有两次搭长途旅游巴士,订票条例写得一清二楚,乘客在车上必须佩戴FFP2或一般外科口罩——防护性低的布料口罩在禁止之列,但好些搭客还是把口罩摘下“透气”,反正车上没有“警察”执法。对大部分德国人来说,戴口罩简直像服兵役,能逃就逃;越是远离都市,口罩的“能见度”就越低。
 

柏林博物馆岛的蓝天绿地,为城市增添生活气息。德国政府允许人们在户外不戴口罩。(图:胡锦伟)

滨水城市法兰克福其实并不沉闷,是个宜居之地。(图:胡锦伟)

我只能做好本分,无时无刻戴口罩,保护自己。天气渐渐转凉,街上打喷嚏和咳嗽的人越来越多,我更加坚决信念,绝不摘下口罩,哪怕清风拂面多么舒服,理智告诉我务必坚守这道防线。朋友从新加坡发来简讯,问我是否因此受歧视或不礼貌的对待?我说没有,我不能指责当地人出外不戴口罩——法律允许他们这样做,同样的,他们也没有因为我“怕死”而指责我。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保持社交距离和勤于洗手倒是彼此都认同的。

我最担心的是朝令夕改的条例,让人混淆。早在航空公司发布推出VTL专属航班的消息之前,我就订了来回机票。离境前一个星期,浏览航空公司网站,才知道必须搭乘专属航班才能免隔离,而我订的是普通航班,吓出一身汗,赶紧联络航空公司要求换票,把回程日期延后一天。

时刻避免不小心“踏”出德国

诚信,对VTL旅行者是至关重要的原则。人在欧陆,跨境易如反掌,无需在护照上盖印就能搭火车进入另一个国家。然而,别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有了智能手机,我们的行踪就暴露无遗。这趟德国之旅,其中一站是西南方边城魏尔(Weil am Rhein),距离瑞士巴塞尔(Basel)才几公里,甚至步行可达瑞士边界。我拿着地图穿街走巷,时时提醒自己不要走去瑞士领地,以免“破功”,达不到在德国住满21天的目标。每天看到路牌、巴士上的瑞士地名,就有far away, so close的感觉。这么近那么远,咫尺天涯。

与瑞士接壤的德国西南方边城,路牌上写明瑞士城市巴塞尔(Basel)近在几公里外。(图:胡锦伟)

到荒凉小镇做PCR

离开德国之前必须做PCR检测,但慕尼黑市中心许多临时检测站只提供快速抗原测试(Antigen Rapid Test),让未接种疫苗者快速检测后,可以用餐和看电影等。酒店职员建议我去一家正规的检测中心,给了我地名。

慕尼黑闹市的临时冠病检测中心,让仍未接种疫苗者快速检测后前往用餐、看演出或参与其他室内活动。(图:胡锦伟)

我清早搭列车经过十个站,在一个小镇下车,左弯右拐走一公里,经过一大片玉米田,在阴霾和雾气弥漫的早晨,感觉很荒凉,像随时有事发生的美国公路电影。

来到检测中心,果然很正规,这里的职员既亲切又幽默。检测时因口腔里有一小时前的咖啡残渣,护士说可能会影响准确度,我说不如我漱了口再来,她说好,我因此做了两次检测。事后我问如何付款,护士说是免费服务。原来我去的是公立机构,10月之前无需付费,而那天正好是9月30日。

走回车站时,阳光普照,雾气已散,小镇益发风光明媚,是另一种调调的公路片了。我的VTL旅程不也一样,夹杂着忐忑、期待、混乱和惊喜,最终圆满收场。疫下旅行是否安全,自己得负一半责任。如果一切准备就绪,并已掌握充足资讯,那就展翅高飞吧。
 

请点击《城市呼吸》系列报道,阅读更多文章。

本文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相关标签
  • 城市呼吸
  • 德国
  • 疫苗接种者旅游通道计划
  • VTL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