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呼吸|胡锦伟】Zaha Hadid“斜线消防局”等不到救火机会

伊拉克裔英国建筑师Zaha Hadid生前第一个实体建筑,就是这座非典型的消防局。(图:胡锦伟)

也许她觉得发生火灾的几率不高,担心志愿消防员闷得发慌,所以跟他们开个小小玩笑吧。

再次来到德国Vitra Campus设计园区,看到已故Zaha Hadid设计的消防局,还是有点黯然。

建筑师几年前骤逝,留下的作品是最好的墓志铭。当年,这位英籍建筑师的后现代主义设计,由于概念前卫,人们认为执行起来难度太高,“建不出来”,有颇长一段时期,她是个没有实体作品的“纸上建筑师”。她在1993年受邀为园区设计的消防局,是她的第一个实体建筑,极富指标意义。

如今,园里共有26个建筑项目,包括厂房、博物馆、滑梯、巴士站等,规模和用途各不相同,却全出自名家之手。原本只是家具厂,在富有远见的领导者规划下,自80年代起逐步打造一系列优质建筑,以设计软实力取代敲锣打鼓卖产品,不但成功塑造品牌形象,也让在地社区多了个著名景点,多年来累积了约40万参观人次。
 

天真的小孩在Vitra Campus园里的草坪上嬉戏。(图:胡锦伟)

大师建筑作品齐聚 各自精彩

Vitra是瑞士家具品牌,1950年由Willi和Erika Fehlbaum夫妇创建,却把生产基地设在与瑞士接壤的德国西南部边城莱茵河畔魏尔(Weil am Rhein,简称魏尔),在娘家拥有的一片土地上兴建工厂。这让我想到一些新加坡企业在新山制作产品,又或者香港公司在深圳设厂,魏尔就像是瑞士城市巴塞尔(Basel)的腹地,两地的距离只有几公里,往返只需半小时车程,双方在经济上唇齿相依。

1981年,因雷电引起的火灾烧毁工厂六成以上的设施,第二代总裁Rolf Fehlbaum在重建工厂之际想到了新计划:邀请优秀建筑师陆续在这块地皮上打造各种功能和形态各异的建筑项目,让他们自由发挥创意、各自精彩,Vitra  Campus因此诞生。 

他亲自挑选建筑师,遴选准则是不要扬名国际的大牌,要不就是很有名但保持低调的建筑师。现在我们在园里看到的都是大师杰作,可当年他们仍是崭露头角的未来设计巨匠。

名牌大师的首个海外作品

位于园区入口的Vitra Design Museum,轻易就能认出是美国建筑师Frank Gehry的签名式设计,但这座在1989年竣工的建筑是他在美国以外的第一个项目,比同样是由他设计的毕尔包古根汉博物馆(Guggenheim Museum Bilbao)早了八年。
 

Vitra Design Museum是Frank Gehry在美国以外设计的首个项目。(图:胡锦伟)

安藤忠雄(Tadao Ando)在1993年设计的会议厅,是他在日本以外的首个建筑。当年Vitra总裁非常欣赏他,一心想邀他跨刀,可他拒绝了,自认跟这个地方没有连结。后来打动他的,是园里那数十株樱桃树,是基于日本人的樱花情结吧。他将两层楼的会议厅分成地面和地下层,不让建筑高过樱桃树。走过会议厅时,有种“樱花树下”的意境,树影婆娑,光暗交错。
 

安藤忠雄设计的会议厅,樱桃树在清水混凝土墙面营造美丽的光影。(图:胡锦伟)

另一个标志性项目,是瑞士双人建筑师Herzog & de Meuron的Vitra Haus,将12个尖顶斜面屋顶的传统德式房子堆叠在一起,集家具陈列室、餐厅、商店于一身,造型非常抢眼。这件作品在2010年竣工时,两人已在北京设计了鸟巢。不是说Vitra品牌前任老板不找大牌在Vitra Campus呈现建筑作品吗?对,他们很有名,但低调、不爱张扬。我想这就是为何园里找不到Philippe Starck的踪影。

从未发挥实际功能的消防局

说回Zaha Hadid设计的消防局,厂方训练了一班员工担任志愿消防员,轮流值班,若是镇上发生火灾就随时前往灭火。

照理来说,消防局的实际功能大于一切,但这位后现代主义大师哪里肯乖乖盖一个教室般的空间呢?于是,她大玩斜线游戏,不只是建筑的外在轮廓,就连里头的厕所、淋浴间、衣柜、墙壁,都不是直的,煞是有趣。也许她觉得发生火灾的几率不高,担心志愿消防员闷得发慌,所以跟他们开个小小玩笑吧。

Zaha Hadid设计的消防局里,厕所、淋浴间、衣柜和墙壁都是倾斜的,十分有趣。(图:胡锦伟)

多年来,他们一直没机会“实习”救火的本事,后来地方政府在镇上设立了消防局,这座“名牌消防局”也功成身退,成为展示厅及活动场地。

荒野景象的公园

园里最新的项目,是去年竣工的花园Oudolf Garten,荷兰园艺设计师Piet Oudolf摈弃传统花园过于精致的规格,栽种三万株多年生野花和灌木,营造荒野般的景象 。这些植物的生命周期各不相同,一年四季展现不同面貌。有个参加导览团的游客说,他看不出这个花园的功用,导览员解释,企业花钱搞创意,建一个让公众免费使用的美丽空间,怎会没用?
 

Vitra Campus最新登场的建筑项目,荷兰园艺设计师Piet Oudolf打造的花园。(图:胡锦伟)

Piet Oudolf设计的花园栽种了野花,营造“荒原”景观。背景是Herzog & De Meuron设计的VitraHaus多用途建筑。(图:胡锦伟)

园区里的建筑项目让设计爱好者眼界大开,三俩好友约在这里的餐厅悠闲地享受午餐,小孩在草地上嬉戏,有人在樱桃树下闭目养神或拿出电脑工作。而我看到了园区创建者的眼光和爱才之心,那是优秀企业主管的必备条件,这位品牌前总裁确实值得尊敬。
 

请点击《城市呼吸》系列报道,阅读更多文章。

本文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相关标签
  • 城市呼吸
  • 德国
  • 建筑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