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呼吸|彭菲菲】开放边境收留难民:我们办得到!

周末午后的莱茵河畔。有人说,德国收留难民,可以缓解人口老化的压力,因为难民多为年轻人。(图:彭菲菲)

这几年,德国已经成为美国之外,世界第二大移民国家,总人口中25.5%有移民背景……

Chami写讯息通知我,预计夏天要搬到新住处。回想过去五年,因为有了这个在德国的稳定住处,夫妻俩才能趁孩子就近上学的时间,学习德文、参加职训。因为有了一个家,一个避风港,一家四口人对于未来再度有了希望。

三年学习融入新社会

Chami一家人来自叙利亚。2015那一年,他们和其他将近90万的难民远离家乡、逃离烽火动荡的中东来到德国。Chami原本是位电厂高级工程师,因为之前公务出差到德国几次,所以当叙利亚内战加剧时,他决定向德国申请庇护,以难民身份前来德国,而无须像许多不幸的难民非法偷渡。

他们一家人具備难民身份,所以先获得三年的居留签证。在这段时间,夫妻可以先专心学习德文以及参加融入课程,而小孩子则被安排就近入学,一开始在学校除了加紧学习德文外,也有小部分的课程会和其他德国学生一起参加,以助融合。而这段时间内的生活费、住房以及医疗保险,则由政府全权安排承担。三年后,如果语言能力过关,并能开始自食其力,就有机会拿到永久居留权。
 

学习当地语言是融入当地社会的基本条件之一。(图:Annika Gordon/Unsplash)

缓解人口老化压力

Chami像许多他的同胞一样,十分感激德国总理默克尔,因为若不是她坚持给予难民援助,自己与家人可能还在颠沛流离。有人说,德国当时会做这个决定,是因为新移民的到来,可以缓解德国人口老化的压力——难民们大多是年轻人,75%的成年男性难民和65%的女性成年难民年龄在35岁以下;此外,还可以弥补德国技术劳力的严重缺乏 —— 超过四成的难民拥有大学学历。

然而,这一切仍然需要一位愿意长远规划,并且承担国内反对声浪的政治人物,而不会只为了选举考量,迎合选民的民粹主义。

这几年,德国已经成为美国之外,世界第二大移民国家,总人口中25.5%有移民背景,他们其中有些也反对接纳像Chami这样来自中东以及北非的难民,即便许多的难民和移民已逐步稳定地融入德国社会,大约一半也找到工作,然而,还是多少有德国民众会接受极右民粹政党的宣传,将难民和恐怖分子划上等号。

德国有能力收留难民

9月26日是德国的全国大选。选前的最后周末,街头没有像在台湾的选前最后大造势,也没有众人呼喊“冻蒜”(当选)的激情,甚至有些人已用了通讯投票方式,表达了对未来政府的希冀。若不是偶见挂在街旁的竞选广告牌,实在很难想象一周后,许多事情可能会与现在迥然不同。 
 

德国选举在即,不晓得新政府是否依旧支持收留难民的信念?(图:Ingo Joseph/Pexels)

Chami一家已经把屋子都收拾干净,准备归还钥匙。我看着他们的孩子彼此用德文开心地谈着到了新家,就有院子可以踢足球。

五年前,默克尔鼓励德国人民,德国有能力开放边境,收留难民,她说:“我们办得到!”(Wir schaffen das!) 衷心希望新政府仍能继续保有这个信念,让这些孩子他日成为德国社会的中坚。
 

请点击《城市呼吸》系列报道,阅读更多文章。

本文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相关标签
  • 城市呼吸
  • 德国
  • 难民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