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试七次终逃离阿富汗 20岁女学生欲返新完成学业

塔利班士兵在阿富汗喀布尔一个食物派发处维持秩序。(图:路透社)

自塔利班在上个月15日占领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以来,就读于本地一所大学的20岁女子六次试图逃离但都未果,终于在第七次尝试顺利离境,计划返回本地完成学业。

《今日报》报道,索拉雅(化名)自2018年以来就在本地一所大学修读物理科学专业,原定在明年毕业。 

五次前往机场未能登机

阿富汗变天时,索拉雅就在喀布尔,本月19日终于连同母亲和兄弟越过边境,抵达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Islamabad)。

她本周早些时候接受线上采访时说,她对离开祖国感到心情复杂。“我很高兴我的母亲和兄弟都很安全,但我觉得我可能不该离开阿富汗。我有朋友依然被困在那里,塔利班仍然掌权。”

索拉雅上一次与《今日报》联系是在上个月25日,当时她说她的家人已经准备好了行囊,随时准备去机场。她的家人联系了几个国际人道主义组织,这些组织安排了交通工具把她们救了出来。

当天下午结束访问半个小时后,她的家人就接到要离开的电话。他们坐巴士前往机场,车上有大约60名想撤离的人员,但他们到了机场却经历了痛苦的等待。

索拉雅说:“有几名塔利班成员上车检查……所以所有人都捂着脸,包括我自己,因为我听说这样更安全。”

机场随后发生自杀式爆炸事件,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声称对这起袭击负责。索拉雅说:“我们当时离机场很近,可靠消息称,有伊斯兰国的人试图自杀,我们非常担心。”

这是这家人第一次尝试离境。他们在机场外等了超过12个小时,但都未能进入机场,登上安全的航班。

索拉雅说:“塔利班不让我们的巴士进去,他们给了我们很多不同的理由,所以我不确定到底是为什么。”

上个月31日是美国撤离任务的期限。在那之前的五天内,索拉雅与家人又四次试图乘坐巴士进入机场,每次都会遇到类似的障碍,不得不在机场外等待12到24小时,最终又返回住家,她的朋友甚至需要等待48至72个小时才能进入机场。

塔利班成员在阿巴边境施暴

直到上个月31日,她们还是没能离开,但索拉雅并没放弃,在得知可以从陆路前往巴基斯坦时又重燃希望。本月初,索拉雅全家凌晨出发,驱车五个半小时从喀布尔到达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边境。

她说:“太可怕了,那里有塔利班,他们殴打人们,到处都是尖叫声,天气很热,又很脏。”

一名塔利班成员在边境用腰带袭击了一些想离境的人,包括索拉雅的兄弟。在等待了大约11个小时后,他们又回到家。

本月19日,这家人再次尝试,在凌晨2点离开喀布尔,大约早上7点到达边境,这次终于在等待三个小时后,被允许进入巴基斯坦。

索拉雅说: “这一次,我没有碰到暴力的塔利班成员。有几个人只是看了我们的文件,然后没有问我任何问题就让我们通过。”

索拉雅一家人入境巴基斯坦后接受了2019冠状病毒检测,住进当地的一家酒店。

女性恐惧与日俱增

索拉雅回忆起在阿富汗的最后几周,当时情况越来越糟。在公司担任高级职务的母亲不被允许回去上班,实际上已经失去了这份工作。索拉雅也被禁止回到媒体公司工作。

她说:“(塔利班)只是告诉她‘你待在家里,直到我们告诉你什么时候回来’。后来我们听说,在类似岗位工作的女性要么辞职,要么被解雇。”

其他阿富汗妇女的情况也类似。索拉雅回忆说,当她回到办公室收拾时遇到了一名塔利班成员。

她说:“我戴着口罩、眼镜和围巾,但其中一个人对我大喊,让我遮住脸。我还能怎么遮住脸呢?”

索拉雅:继续为阿富汗出力

索拉雅与家人正在申请人道主义签证。“我们有几个不同的选择,比如德国、奥地利和美国,也许还有澳大利亚。我们希望尽快离开。”

她最终的计划是返回新加坡继续她的学业,而阿富汗局势等因素意味着她将在2023年毕业。

作为物理科学专业学生,她计划在科学实验室找一份工作。此外,她还对在媒体领域感兴趣。

索拉雅表示,在这种情况下离开祖国,让她有动力继续为祖国仗义执言。早在塔利班占领阿富汗之前,她就在社交媒体上积极地谈论阿富汗民众面临的问题,尤其是当地妇女面临的问题。当她还在阿富汗的时候,为了家人的安全,她不得不在这些平台上使用化名。

她还一直在帮助那些想要出国深造的阿富汗年轻人申请学校。“这些都是我将继续为这个国家做的事情,我将尽我所能帮助更多的人。我想我将会为阿富汗而努力,毕生都将为我的国家而工作。”

相关标签
  • 阿富汗变天
  • 阿富汗
  • Afghanistan
  • 塔利班
  • Taliban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