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特写 | 一寸千元黄金雨树 克兰芝园主宁砍勿贱卖

为什么园主打算砍掉一寸要价千元的稀有黄金雨树?

“如果是一天砍50棵,那么一个月就可以砍1500棵,两个月我就把它砍完。”

麦全安打算砍掉的是按树干直径标价、一寸要价千元的稀有黄金雨树。

他在克兰芝蓄水池附近的园圃租约今年七月到期,当局决定收回另作发展。麦全安无奈将未售出的黄金雨树销毁,也不愿贱卖。

他说:“我不想说那些以前跟我买一寸是一千块,那么现在我来卖人家一寸是十块。那些跟我买一千块的人就会说,这个老麦以前欺骗我们。”

麦全安种植的黄金雨树特别贵,因为他种一百棵或许只能收成两到五棵。

他说:“我花了将近20年,我才突破怎样培植它。它是缺少了一个基因,很软弱的。很多人即使拿到它的种,它也是一直死。所以他们很多人都放弃。”

麦全安形容上天选中他,让他种成黄金雨树。最后,他并没有按照原定计划销毁两千多棵心血,而且将“天赐的黄金雨树”赠送给两所学府,回馈学府培育人才无数。

老字号锯木厂随波求变

在克兰芝一带,同样为多年心血寻找出路的还有双溪加株的老字号锯木厂。

这里曾经是本地木材业大本营。

成兴锯木厂第二代蔡振贤说:“木材业最兴盛的时代应该是在六七十年代,因为我们有优良的港口,所以当时马来西亚的树桐都是出口进来新加坡,在这边锯成木板再出口。”

多年来,木材业面对不少挑战,新松林火锯厂第二代林渊沿看着工厂不断以变应变。

他说:“我们早期锯马来西亚的树桐,到后来规划成马来西亚树桐不可以进口,所以我们就转变。有个时期是锯印尼进口的木。到后来我们就改成(锯)新加坡路边的树。”

双溪加株将发展成为新加坡首个工业生态区,原有工业必须转型。这些留守的木材厂又得再次面临时代的考验。

相关标签
  • 星期二特写
  • Tuesday Report
  • 克兰芝
  • Kranji
  • 雨树
  • rain tree
  • Trails Across Time
  • 铁路边绿水旁
  • 星期二特写

    诉尽世间事,触动万人心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