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特写 | 星洲头家3:陈六使

20世纪初渔村青年陈六使离开中国福建家乡,闯荡星洲成为树胶业巨子。这名没念过几年书的头家,在1950年代成功引领新马华社大众,创办东南亚第一所华文大学——南洋大学。在动荡的大时代中,他的命运也与南大相连,充满曲折。节目访问了陈六使的后人,讲述他办南大的初衷以及晚年生活。

南洋理工大学于2019年将校园里一条小路改称陈六使径,纪念这位献身教育的早期华商。

陈六使是新加坡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赫赫有名的树胶业巨子,虽没念过几年书,却出钱出力,发动新马社会建成了东南亚第一所华文大学——南洋大学,而他的命运也与这所大学紧密相连,经历几番曲折。
 
“陈六使一生的荣辱,不在商而在学,甚至在南洋大学。他是一个不一般的头家。” 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创系主任李元瑾副教授这么评价。

陈六使径纪念大学创始人

创业致富  华社中坚分子

陈六使1897年出生于中国福建同安集美,父母早丧,家境贫寒。19岁时陈六使继几位兄长之后,南渡星洲投靠乡亲陈嘉庚,在其黄梨厂和树胶厂工作,深获陈嘉庚赏识。

1920年代中,陈六使与三哥陈文确自行创业;生意蒸蒸日上,很快拥有自身的胶厂。陈六使的儿子陈永新说,陈六使的经商本领与生俱来,尤其善于观察树胶价格走势。

到了1930年代末,陈六使已跃升为新一代树胶业巨子,其后他更是领导怡和轩、福建会馆和中华总商会,成为本地华社的中坚分子。

登高一呼建南大  领头捐五百万

1953年时任福建会馆主席的陈六使,献议会馆捐献云南园五百多英亩土地建南洋大学,他个人也慷慨捐出五百万元充作建校基金,这是东南亚的第一所华文大学。

陈永新说,父亲陈六使没念过几年书,却深知教育的重要,希望借此帮助他人改善生活。

在陈六使登高一呼下,新马社会各阶层上至富商巨贾,下至草根民众皆热烈响应南大筹款活动,缔造了激动人心的历史画面。1958年南大校舍落成典礼当天,前往云南园的裕廊路塞车16公里,盛况空前。

卷入政治漩涡  辞任南大主席

在动荡的大时代中,陈六使为南大付出心力,却卷入政治漩涡中。1963年大选之后,政府取消他的公民权,指他支持反国家的共产党份子。

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创系主任李元瑾副教授分析:“复杂的时代环境造成华人要办一所华文大学难免让人家把他跟共产主义挂钩,所以他一开始就有很多反对声音。其实陈六使对政治是不热衷的,虽然他不赞同学生在校内搞政治活动,但是他却鼓励毕业生可以出来参政,将来可以为南大说话,这就使到整个情况更为复杂。加上被共产主义的疑虑所缠绕,在大选之后,他就被褫夺了公民权。”

1963年陈六使辞去南大理事会主席职务,淡出人们的视线,但留任福建会馆主席至1972年,继续为华社献力。
 

陈六使壮年时期相片

晚年重心转移 

1963年后,陈六使将生意重心转至马来西亚怡保,他的一个儿子也派驻当地,协助发展水泥厂业务。陈六使的媳妇张梅说,大石水泥厂1964年开幕后,家翁陈六使每个月都会到怡保视察业务和探访老朋友。她也透露在家婆的开导下,陈六使逐渐放宽心怀,不再为之前不顺遂的事烦忧,晚年过得很舒心。

1972年9月11日,陈六使与世长辞,享年76岁;他的灵柩上覆盖着南洋大学校旗,送葬队伍长达数公里,场面极尽哀荣。

南大毕业生铭记创校人

南洋大学于1980年跟新加坡大学合并为新加坡国立大学,自此走入历史,它所培育的一万两千多名毕业生,许多至今仍铭记陈六使的付出。

84岁的退休教师黄今英是南大毕业生,对陈六使无限感激。他说:“办大学是千秋伟业,陈六使曾讲过他就算破产了,也要继续办这所大学;我们可以有一个出路,我们一生对他很感恩。”

相关标签
  • 星期二特写
  • Tuesday Report
  • 星洲头家
  • The Towkays
  • 陈六使
  • Tan Lark Sye
  • 南洋大学
  • Nantah
  • 橡胶大亨
  • rubber tycoon
  • 教育
  • 星期二特写

    诉尽世间事,触动万人心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