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特写 | 芳华:女监狱官感化男囚再起航

许智勉(左)及李芷欣(右)先后在樟宜监狱中心担任狱署长。

新加坡监狱署社区改造处处长李芷欣及A3狱所狱署长许智勉,本着扶助他人、改变人生的使命感,选择了一条别的女性少走的路,成为监狱官。她们担任生命导航者,在工作岗位上散发正能量,感化囚犯航向崭新人生旅程。

女监狱官像“宝”一样珍贵! 

一转眼,李芷欣担任监狱官二十年了。

2001年国大心理学系毕业后,芷欣不愿当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加入监狱署成为辅导员。不久后,她发现监狱官能参与改造的范围更广,于是披上监狱官制服,勇敢接受更大挑战。

李芷欣(前排左三)大学毕业后加入新加坡监狱署。

当时,女监狱官为数不多,芷欣的第一项任务是到女子监狱执勤。芷欣觉得,女囚犯较愿意分享心事,她得花更多时间和耐性聆听她们倾诉心声。

2010年,芷欣转调到樟宜监狱中心B4男狱所当助理狱署长。面对男狱所迥然不同的氛围,她反而得自我调适。

“多多少少会有一点顾虑,因为那是我第一次在一个男监狱做工。那时候有大概一千个囚犯。” 

不过,芷欣认为,男囚犯在女监狱官面前,会比较有礼貌、有风度,没有想象中“难搞”。她笑着说,女监狱官当时都不需要去“巡房”,男同事将她们视若珍宝。

美术洗涤心灵  男囚重获新生

在芷欣看管的男囚犯中,不乏返回正途的成功例子。

今年54岁的姚泉培,曾进出监狱十一次,人生中有二十多年在铁牢里度过。

2011年,泉培在服刑时,因参加黄丝带绘画比赛得奖,有机会转到B4狱所的视觉艺术中心上美术课。

泉培表示,最初在男狱所看到女监狱官时,他不太习惯。

“这么多年在监狱服刑,都是男监狱官,都是比较严肃。但是来到这里,你看到李长官(芷欣),为什么会有一个女孩子,个子这么小。但是,当她来跟我们交谈的时候,你可以感觉到她很强的正能量。”

芷欣是视觉艺术中心成立的推手之一。泉培深刻记得,芷欣每周都会到中心为囚犯们加油打气。

“她会问我们,为什么你会做出这样的画,你可以深入告诉我吗?她就用我们的这些答案来开始辅导我们。”

前囚犯姚泉培(左)深受监狱官李芷欣感化。

在狱所学画的日子,为泉培的人生涂上色彩。他在2015年出狱后,创立了工作室,不仅成为全职画家,还当上监狱署义工,不时回返B4狱所指导囚犯们作画。

芷欣也在前年擢升为史拉兰公园中心社区改造处处长,协助囚犯在出狱后回归社会、重启人生。

监狱是黑暗危险的地方?

过去,监狱总给人黑暗阴沉的负面印象,投身新加坡监狱署的女性更是凤毛麟角。

十二年前,当大学刚毕业的许智勉决定加入监狱官行列,她的父母亲十分惊讶!

“可能一些港片,《监狱风云》,可能多多少少会有点影响。然后女儿要去监狱里面工作,就会觉得能不能适应,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当时,监狱署已有更多女性入行。智勉受完训后,被分派到樟宜监狱中心B5狱所看管男囚犯。

她坦言,一开始心里有些忐忑。“其实有很多未知数,会觉得作为女生,可能体格方面也是比男生小,这些会不会吃亏?” 

一些相关的培训给予智勉自信应对工作挑战。她的父母眼见女儿充满热忱,也就放下担忧,全力支持。

当了两年狱所监督长后,智勉到总部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转派到女子监狱成为狱所主管。

她去年升任A3狱所狱署长,带领八十名监狱官督导六百名男囚犯。这对一个35岁的女监狱官而言,并非一项简单的任务,但智勉却能从容自若处理狱所内的大小事。

例常的“巡房”让智勉更了解囚犯们的日常生活和需要,及时帮助他们。

“通常我会问他们在监狱里面适应得怎么样?他们在外面的家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什么困难?帮助到其实不只是他们,而是他们的家人。”

狱署长许智勉(左)与下属进行例常“巡房”。

A3狱所也设有面包制作厂,提供狱中烘焙训练。智勉希望,囚犯们能掌握一技之长,出狱后,利用这些技能寻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做监狱官就是想改变人生,就是在觉得没有人相信他们的时候,给予他们那份勇气,那份信任,就是我们最大的使命感了。”

许智勉管理的A3狱所设有面包制作厂。

相关标签
  • 星期二特写
  • Tuesday Report
  • 芳华
  • The Beauty of Tenacity
  • 新加坡监狱署
  • Singapore Prison Service
  • 黄丝带计划
  • The Yellow Ribbon Project
  • 新加坡女性年
  • Year of Celebrating SG Women
  • 星期二特写

    诉尽世间事,触动万人心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