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特写 | 疫。衣食住行:有爱就有家

疫情之下,家,有了不同的诠释和形式。

同一屋檐下表演和办公  家是耕耘的场所

冠病爆发以来,陈俊睿(26岁)的家,成了魔术表演舞台,也成了跆拳道教室。

陈俊睿和好友田伟杰,搭档表演魔术已有五年。这两年,实体表演喊停,他们只好将表演场地从舞台和酒吧,转移到俊睿的小房间,开始做起线上演出。

疫情期间,陈俊睿(右)和搭档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做线上魔术表演。

俊睿说:“现场表演的时候,可能八点表演,我们七点半下去放麦克风就开始表演。可是我们在家里表演就不同了,全部都是要亲自来做。我们就是做自己的摄影师,自己的音响技术人员。”

俊睿笑说,有时录制表演时,还会听到父亲在客厅练跆拳道的声音。原来俊睿的父亲陈春茂是一名业余跆拳道教练。阻断措施期间,他在儿子的协助下,学会在家线上教课。

春茂是房地产经纪,在他的鼓励下,俊睿去年大学毕业后,也考取执照成为房地产经纪。因此,疫情期间,父子俩也在家通过网络向顾客介绍房子。

俊睿形容说:“其实现在家也不只是一个家,也是我谋生的地方。”

化牵挂为动力  离乡陪月嫂家放心中

来自马来西亚怡保的曾子淮(48岁),人称淮姐。为了帮补家用以及供孩子念书,她大约十年前来到新加坡当陪月嫂,照顾新生宝宝和妈妈,每一回四个星期。

曾子淮在新加坡当陪月嫂,已经两年没有回过家。

淮姐说:“我每一个月就换一个家,但是已经两年没有回过家。 ”

原来疫情之前的几年,淮姐每完成一项工作就会回怡保老家,休息一周到一个月。然而,疫情爆发后,她就没有再回过家。

陪月期间,淮姐住在雇主家,必须适应每个雇主的要求、习惯和育儿方式。要照顾到妈妈和宝宝的生活起居,又能和雇主一家和睦共处,沟通和随机应变很重要。

淮姐在等待下一份工作期间,则会住进公司安排的临时住所。除了趁机补充睡眠,她也会约朋友去按摩、吃饭、逛街。

两个16、17岁的孩子和家人是淮姐最大的动力。

“希望他们听话,会读书更加好。希望家里人身体健康。”

即便觉得自己现在是“四海为家”,生性乐观的淮姐也没有后悔从事这份工作。想念孩子时,她就会和他们视频聊天。

她说:“我的家在哪里?在心中,总之他们(家人)都是在我生命里面。”

相关标签
  • 星期二特写
  • tuesday report
  • 疫。衣食住行
  • Life in the Pandemic
  • COVID-19
  • coronavirus
  • 2019冠状病毒
  • 星期二特写

    诉尽世间事,触动万人心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