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特写 | 七件事:茶

爱茶之人,愿意天天与之为伍,甚至一辈子投入茶香中,各得其乐。

传统做法旧陈设  如与父亲同在

已白发苍苍的颜怡竹,是“颜福美茶庄”的第二代老板。他说自己“从小在茶堆长大”。

“我在五岁的时候,我父亲就开始给我喝茶。我一天离不开茶,一定要喝。你好像一天不喝茶,你好像缺少了什么。”

茶庄是由颜怡竹的父亲颜长寿在1963年创办。父亲虽已过世,颜怡竹还是延续着传统做法,自己烘茶、堆茶和包茶。

店内的一景一物,他也保留着1980年代的陈设。

店内的一景一物,总是勾起颜怡竹对父亲的思念。

“一踏进这里,我就会想(父亲)。因为在这里毕竟也是他开始打拼的地方。他的地方,他的房间已经跟着我成长。”

西点师爱中国茶:闻茶香心舒畅

郑德荣是西式烘焙师傅,拥有17家西式糕点店,却钟爱中国茶,爱茶如命。

他拿着茶瓮,入迷地说:“天天来,我就打开每一个瓮,就一定要闻,闻一口,那个感觉太舒服了。”

郑德荣热衷收集茶壶和茶叶,对中文认识不深的他也收集了大量关于茶的华文精装书籍。

2015年,郑德荣还成立茶友会,与不同生活背景的茶友一起品茗。茶友刘楠说:“在这里,一个下午,对一种茶,你能够从90年代品到80年代、70年代,甚至能品到50年代的茶。”

郑德荣一直希望将中国茶融入西式糕点中。糕点尚在研发,但他另一个传统糕饼概念已在2016年成型。

郑德荣曾一心想改革父亲经营的传统西菓屋,结果失败了,几乎破产。在父亲临终前,他专为父亲重开了一家以《老成昌》为名的传统糕饼店。

“他很感动,因为朋友恭喜他,他也是流眼泪,他流眼泪,过了四个月他就去世了。”

年轻人日本拜师学习抹茶  测茶泡茶有讲究

35岁的朱晋永,七年前到日本旅行时,邂逅了抹茶,当下就萌起了创业的念头。他发现当时新加坡未有抹茶专卖店。

“到了日本拜师学艺,找了不同的茶园和农民。学了整个日本茶的那个来源、制作过程。”

朱晋永为了抹茶生意,特地到日本拜师学艺。

为确保品质,朱晋永直接从日本向茶农收购茶叶和抹茶粉,并通过色香味严谨测试。抹茶粉必须颜色鲜艳,带有淡淡茶香。冲泡抹茶也必须使用60摄氏度的热水,茶味才不会苦涩。

起初朱晋永的生意发展顺利,两年就在各大商场开设了五间专卖店。但2020年冠状病毒来袭,朱晋永的生意几乎面临破产危机。

此时,给予朱晋永最大支持的是女友陈珍琳,她鼓励朱晋永说:“你一定要做一只好像打不死的蟑螂,最后你还可以帮大家渡过难关。”

随着阻断措施逐渐松绑,生意看到曙光。

朱晋永说:“疫情后,我们不仅有店面,还有了非常强的线上曝光。”

相关标签
  • 星期二特写
  • tuesday report
  • 七件事
  • 7 Essentials
  • tea
  • 星期二特写

    诉尽世间事,触动万人心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