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特写|当年这些奇珍异兽坐飞机来新加坡!

新加坡国际航空枢纽的地位是新加坡人多年来引以为豪的。然而,在樟宜机场之前,新加坡的国际机场其实就在现今的巴耶利峇空军基地,它曾是新加坡通往世界的第一扇窗。

在巴耶利峇机场工作过的Subash Pillay 和前同事邱财发对于在那里发生过的点滴,有深刻的回忆。他们分别在1968和1969年加入马来西亚-新加坡航空(Malaysia-Singapore Airlines),开始在新加坡国际机场货运站的工作,期间见证不少新加坡的辉煌时刻和货运站里的新奇事物。

机场物流工作 辛苦但也新奇

Subash 述说当年的工作时,难免感叹货运站的工作是个汗雨交加的苦差事。由于机场运作是24小时不停歇的,他们需要以轮班制的方式工作,一年中上班的时间也会跟着班表不停改变。最早的时候早晨五时半就要开工,最迟的大夜班则是从半夜一点开始,但是公司会提供交通接送。

此外,当时公司给每名员工分配多套制服,方便他们每天更换。Subash说,这是因为他们工作时常大汗淋漓,加上当时的货仓有些部分没有屋顶,遇上恶劣天气时他们得硬着头皮继续工作。他印象深刻的有一次是为了赶上飞机的起飞时间,他和同事们不顾大雨把上衣脱下,奋力将货物全部推上机舱。

在新加坡国际机场货运站工作的业务文员。

图: 曾清凯提供

说到难忘的时刻,邱财发说,货运站处理的一些物品让他惊叹;有时候晚间的航班会运来人的尸体、来自瑞士的金条,还有放在木屑里的活鱼虾。据他了解,人的尸体在运输之前已经完成防腐程序。每当知道会接收尸体时,他们都会格外小心,并且时刻保持对于逝者的尊敬。

另一方面,Subash 则目睹过不少野生动物入境我国。因为当时新加坡动物园即将开幕,他见到运来的大笼子里有只花豹,近看时花豹向他扑了过来,吓得他直接往后跳。他自嘲当时跳得很远,堪比奥运选手一般的弹跳能力。

1979 年到访新加坡的英国威尔士亲王查尔斯

观景台常爆满 众人一睹名人风采

两人工作的货运站后来迁至旧观景台下方,那里曾是不少人聚集看飞机降落的地方。每当有外国领袖或国际巨星莅临新加坡,都会吸引大批民众在那里等待他们的到来。

1977年,在新加坡航空和英国航空的合作下,超音速协和客机在新加坡降落。我国是协和机唯一亚洲航线的终点,这条航线当时是从伦敦经巴林飞到新加坡。Subash形容协和飞机降落时,还伴随一阵强大的气流。现场观看的人们都急忙凑上去,一些人也不忘记下协和机和停机坪的编号,之后去买万字票。

我国是协和机唯一亚洲航线的终站。

在1978年,巴耶利峇新加坡国际机场启用23年,入境的旅客全年总数突破了200万人次。另外,民航飞机体积逐步变大,加上旅客人数和货物量都增加不少。虽然只运行了短短23年,巴耶利峇机场终究无法负荷,新加坡政府决定兴建樟宜机场,开启新加坡国际航空枢纽的另一篇章。1981年后,巴耶利峇机场也转型为空军基地。放眼未来,巴耶利峇空军基地也会在2030年迁移,腾出的地段将发展成新市镇。

《浮生街影3》将于9月22日首播。

相关标签
  • 星期二特写
  • tuesday report
  • Streets of Memory
  • 巴耶利峇
  • paya lebar
  • 浮生街影3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