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特写|林厝港田园风情 旧居民难忘

绿意环绕的林厝港从50年代起就是我国农业发展的中心,而它的开始始于乡贤梁宙在上世纪初在那里垦荒。

1914年,年仅20岁的梁宙获爱尔兰商人启信的聘用,率领800多名工人到林厝港垦荒。他一开始在这片土地上种植凤梨、椰子树和橡胶树,后来也盖房子和修建长达八公里的林厝港路。

林厝港在200年前,曾是一片甘蜜种植园。

1931年,林厝港路完全通车,梁宙也在主要道路上开设杂货店,并且将附近村民聚集到三个村落:通和村、南和村和阿妈宫。此外,他也捐献房屋、建接生院,并捐出通和村地段创办启化总校。随后,他也在阿妈宫和南和村开办启化分校。

与林厝港的关系密不可分,那里有多条道路以梁宙的名字命名。他于1975年过世。

50年代起林厝港变身农业重心

曾居住在亚妈宫的翁镇津回忆说,四、五十年代,这一带的村落住的“都是一些老村民”。他们主要“种菜、养一些鸡、鸭”。一直到了五十年代小村落才真的“慢慢就热闹起来”,因为有许多人从别处移居于此。

梁宙的孙子梁锦祥小时候也在林厝港生活,他记得自己有次到鸡寮里头取蛋,谁知道打开来看竟然“有血”。从此以后,他才了解到鸡寮的鸡蛋不能随意取走。

前原产局退休职员余承武也对林厝港有深刻的记忆。虽住在市区,但因为工作需要,他时常探访林厝港的农民。由于与农民年龄相仿,双方长期交流关于鸡、鸭和猪方面的养殖经验,并因此与农民形成深厚的友谊。也许因为同时体验市区和郊区的生活,余承武更加欣赏林厝港的自然景色,也认为那里的“空气相对清新很多”。

随着林厝港被政府规划为农业中心、做重点发展,这里的小型农户渐渐被大型农场取代。当时的原产局除了为家禽打防疫针,也帮助农场的家禽做疾病检验。这项服务对农场来说至关重要,余承武解释道,“有一些疾病,万一没有(为家禽和家畜)打防疫针的话,它们的死亡率可以高达百分之百”。

居民搬离农场依旧

在七十年代后期,政府在林厝港兴建数座三层楼的组屋区,还有熟食中心、湿巴刹和游乐场。在八十年代中后期,受征地计划影响的居民逐渐迁走,并在2002年全面搬离。如今,这个废弃组屋区已经转作新加坡武装部队训练区。虽然如此,林厝港的大型农场继续营业,在新加坡食物供应上依然扮演重要的角色。

相关标签
  • 星期二特写
  • Tuesday Report
  • 林厝港
  • Lim Chu Kang
  • Streets of Memory
  • 浮生街影3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