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特写 | 穿梭月色街灯间—夜晚的餐饮工作者

夜行人 第2集:夜间餐饮使者

夜幕低垂,大部分人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准备休息;也有人仍然兢兢业业、努力工作。夜晚的静谧,给了这群在晚间打拼的夜行人,沉淀和思考的空间。

入夜的芽笼 阿嫂的椰浆饭

对73岁的“芽笼阿嫂”许亚诗来说,选择在晚上工作,或许更多是因为生计。

她原本在百货公司当化妆品采购员;1987年,原本在船厂工作的丈夫失业,为了养家,她向售卖椰浆饭的二姐偷师,然后开始在芽笼售卖椰浆饭。由于芽笼的人潮晚上才开始聚集,于是她决定把营业时间,定在傍晚五点半到隔天凌晨四点。

许亚诗在芽笼卖椰浆饭已经超过30年;入夜的芽笼龙蛇混杂,她也看过不少惊险的事情。“有时人家吸毒,我们就关店门,躲在里面。我看过严重的就是两个人,被10多个人拿木棍打,我就打警察车,喊警察来了,那些人就跑掉,两个伤者被救伤车载走,那个很恐怖。”

她自己也曾经碰到有人上门闹事的情况。“三个人来吃饭,后来质疑收费为什么那么贵,我的丈夫拿收据给他看,他就很凶地把玻璃橱窗打破。”

为生计 牺牲与家人相处时间

尽管如此,许亚诗坦言,自己更喜欢在晚上工作,因为天气凉爽,不像白天那么热。

然而,走过30多年日夜颠倒的生活,许亚诗牺牲的,是和家人儿女相处的时间。许亚诗的大女儿冯慧敏就透露,她的成长岁月中,总是很难见到母亲。“她只是过年的时候才会休息比较长的时间,大概一到两个星期;到现在还是这样,要见到她就要等她休息。放假或周末,我都会想多见妈妈,就来店里帮忙卖饭。”

目前,冯慧敏的女儿也会跟她一起到外祖母的店帮忙,而冯慧敏更是萌生了接手母亲生意的念头。而对许亚诗来说,她努力打拼30年,没有什么远大的追求,只希望家人生活安稳顺遂。“我没有赚到什么,就是赚到三个乖乖的孩子。我没有烦恼,他们三个都读大学,都有成就,都很厉害。”

送上专属语音讯息的送餐员

同样是昼伏夜出的餐饮人员,35岁的夜班送餐员Arif,喜欢的是夜晚的安宁,给了他更多天马行空的空间。

Arif从事这份工作一年多;和别的送餐员不一样的是,他会给顾客发送专属的语音讯息,通知他们送餐的进度。“我希望这么做,能让顾客开心,让我的工作更好玩,也让我的沟通能力更进步。”

在成为送餐员之前,Arif曾经在毛广岛的炼油厂,工作了11年。在岛上的控制室,他必须用广播和同事沟通。“在缺乏娱乐的岛上,只有同事的陪伴,所以最好是和他们有好的沟通,也多讲笑话,对我的生活有益无害。”

贴心服务 源于内心的柔软 

对人的关怀,促使Arif愿意更多地去观察周遭人的生活,并产生共情。“有时候我看到卡车上的外籍客工,我就给他们提神的饮料。他们是受疫情影响最深的一群人,我试着给他们饮料,让他们可以在异乡感到自在。”

Arif贴心送出专属语音讯息的做法,让他赢得了顾客的赞赏,甚至在社交媒体上发帖文分享;但对Arif来说,他更希望的,是专注于自己的工作,继续在凉夜中,为他人送上温暖。

相关标签
  • 星期二特写
  • tuesday report
  • 夜行人
  • Through the Nights
  • 椰浆饭
  • nasi lemak
  • 芽笼
  • geylang
  • Roystan Tan
  • 陈子谦
  • 送餐
  • food delivery
  • 时事精选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