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深呼吸+ | 归心:疫情下在本地结婚生子 日本夫妻辞职回国让父母抱孙

朝仓洋一回到日本后加入一间活鱼运输公司,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将新鲜的鱼获送到新加坡市场。太太朝仓志织则十分想念新加坡式英语,时常与先生和女儿说“Alamak”、“当然啦”、“啰”和“哎哟”等词语。

朝仓洋一和妻子同样来自日本,但姻缘始于新加坡。在冠病疫情初期结识后,他们去年三月迎来第一个爱情结晶。

两人远在日本的父母因疫情无法见到自己的长孙,而朝仓洋一夫妇准证持有人的身份让他们觉得照顾小孩的压力大,他们因此在今年5月离职回日本生活。

朝仓洋一说,他和太太朝仓志织都须从事全职工作,面对孩子生病等紧急状况时分身乏术,“当我们需要带孩子去医院时,很难在最后一分钟请假。”

照顾孩子的费用也让他们喘不过气,“外国人的负担蛮重,我们在她出生时花了蛮多钱,在日本是免费的。”

新工作挑战 从事活鱼货运 

在友人的介绍下,朝仓洋一回到日本后加入一间活鱼运输公司。虽然他原来从事物流业,但新领域仍充满挑战,“活鱼运输对我来说是全新的,所以我还在接受培训,尽量多学,赶上步伐。”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将新鲜的鱼获送到新加坡市场。

朝仓洋一(左)回到日本后在位于四国爱媛县宇和岛市的活鱼货运公司工作。

为了方便到公司上班,他们一家人搬到位于四国爱媛县的宇和岛市,距离家乡要4个小时的车程。朝仓洋一买了一辆二手车,“宇和岛和新加坡有很大的差别,一定要有车才能通勤,我们还在适应着这边的生活。”

朝仓洋一(右三)和太太朝仓志织(左三)在本地结婚两年后终于带着孩子回到日本与双方父母团聚。

对新加坡仍念念不忘

目前,太太朝仓志织留在家中打理家务和照顾孩子,接下来她打算找份兼职工作并让孩子上幼儿园,“我的女儿已经上过新加坡的幼儿园,我们知道她喜欢,所以也打算让她上日本的幼儿园。”

朝仓志织十分想念新加坡式英语,就算回到日本还时常与先生和女儿说“Alamak”、“当然啦”、“啰”和“哎哟”等词语。

朝仓志织(右)回国后无需再从事全职工作,有更多时间陪伴孩子。

疫情打乱了计划、改变了志向,满怀壮志的游子们选择回家,甚至转换职业跑道。《归心》是四个新马台日年轻人回家后整装再出发的故事。

相关标签
  • 新闻深呼吸+
  • 8world Stories+
  • 日本
  • Japan
  • logistics
  • 物流业
  • 团聚
  • 海外游子
  • 2019冠状病毒
  • COVID-19
  • 新闻深呼吸+

    呈现我们身边小人物的故事:他们不分年龄,不畏困难,坚持信念,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带给自己和身边的人快乐和满足。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