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疫起∙等待:新手小贩如何在疫情中求存?

过去一年多来,我国的防疫随着疫情反反复复,放宽了又收紧,当中餐饮业者首当其冲。

冠病疫情让各行各业学会跟病毒共存,当中餐饮业者面对快两年的疫情冲击,生意不断受到堂食禁令影响,又要如何改变经营策略求存,来适应这反反复复的新常态呢?

这集的《疫起∙等待》我们走进吴仲权的小贩生活,聆听他受到疫情冲击后的人生故事。

现年39岁的吴仲权是四个孩子的父亲,也是两个档口的老板。自从冠病疫情暴发至今,他的人生和创业之路也开始随着疫情的反复,起起又落落。

在疫情暴发前半年,原本在韩国连锁餐厅当总厨,有着稳定收入的吴仲权,决定辞职自立门户,跟朋友合伙,分别在盛港和大巴窑的咖啡店,租下了两个档口售卖韩式烧烤火锅。

吴仲权说:“那时候生意不错,一天也有1000多元收入。第一波疫情时,我们只剩下两、三百块,因为就不能堂食,我们卖的食物是需要堂食的。”

坚持了半年后,因为无力再投入资金,吴仲权选择退伙。他的创业之路,也因为这第一波疫情而遭遇挫折。

不过,疫情并没有摧毁吴仲权想要成立自己的餐饮品牌的梦想。就在以为疫情逐渐好转,政府允许堂食之后,吴仲权在原咖啡店业者的协助下,租下半间档口卖起了疫情期间参与电视节目《小贩学院》学会做的叻沙,并在今年5月份正式开档。

在第三波疫情来袭之前,吴仲权为了让原本在韩国烧烤档口的员工能继续有工作,在姐夫资金援助和投资下,把今年四月底到期关闭的韩国烧烤档口租下,改卖鱼汤和肉骨茶。没想到就在七月准备重新开张之时,又遇上堂食禁令。

员工徐天赐经常开吴仲权的玩笑说,别人当老板只需出一张嘴,而吴仲权这个老板却从煮饭到洗碗通通都得做。面对疫情的起落,目前档口的收入只能勉强维持档口运作,没有领薪水的吴仲权,为了贴补家用,还兼职当起了送餐员。每天下午三点半姐夫来看顾档口后,吴仲权就返回榜鹅住家开始送餐直到晚上,日复一日。

吴仲权坚持梦想的故事,或许只是许多餐饮业者在疫情之下,努力求存的缩影。

8月恢复堂食后,吴仲权表示食客并不如预期增加很多。目前档口已在晚上推出韩国烧烤外送生意,期待生意能继续增加。

相关标签
  • 小贩
  • 叻沙
  • 阻断措施
  • 堂食
  • 禁堂食
  • 晨光第一线

    新闻、时事信息热辣送上,社会、生活专题天下网罗。早晨新闻资讯节目《晨光第一线》,每周一至周五,早上9点和你见面。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