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状病毒19】狮城有约 | 疫情下的七月歌台

往年的农历七月,在邻里举办的大、小型歌台有约500场,但今年却因冠病疫情群聚限制而无法举行。有些台主索性将歌台搬上网,目前看来会有至少36场线上歌台。

歌台艺人李佩芬透露,过去的农历七月,她平均有28天都有演出,今年却只剩下15天的工作机会。她说,少了实体歌台,现在也要“转换跑道”,改为线上主持。

《狮城有约》向十多位,当中包括拥有二、三十年经验的歌台台主了解,他们今年没有承办歌台的原因。除了行情不好,他们也表示线上歌台的成本太高。以往一场歌台,费用一般介于五、六千元,但线上歌台因为需要租用摄影棚,总成本就高达七、八千元。另外,也有歌台台主认为线上歌台缺乏气氛,所以选择不办。

少了现场观众,歌台艺人就要改用社交媒体平台的功能来炒热气氛。要做到这点,李佩芬表示,艺人们会想方设法和观众保持互动,其中就包括丢一些问题给观众,并要求他们点赞和分享视频。例如:“喜欢这首歌吗?喜欢的话请按喜欢”,或是“想不想听这首歌?想的话请按加一”之类的互动。

她指出,主持人还可以在线上看到观众的身份,可以叫出他们的名字,这是个很特别的体验。

摄影棚内,“看”歌台的不是观众,而是摄影镜头。李佩芬表示,乐队老师会播放一些罐头笑声和掌声来营造气氛,让艺人们感受到好像有观众的陪伴。“不然,你一唱完歌、你一主持完,你说谢谢,然后全场是安静的,那个就有点还适应不过来。” 她透露,艺人们也会想象是在办自己的演唱会似的,要懂得自得其乐,这样才能把快乐的气氛隔空传送给观众。

歌台台主陈志伟表示,实体歌台虽然比较热闹,但是线上歌台却显得比较温馨。他说实体歌台“台上是负责演出,台下是负责看”,可是线上歌台要留住观众,就更考验艺人们的功力了。“大家就会提心,就是从心出发,对整个节目的看起来比较温馨一点点。变成说,表演只是一个次要,观众的支持才是最重要。”

歌手的表演是歌台的焦点,本地歌台向来会邀请马来西亚和其他海外艺人前来表演。这除了让本地歌台文化更区域化,有时候也形成一种本地歌手对决海外歌手的演出形式。陈志伟表示,海外艺人今年虽然无法亲临歌台现场,但借助科技,他们还是能在线上参与表演。

他说:“因为他们过不来,我们就会在那边办一场歌台,然后邀请这些海外的艺人在线上跟观众朋友们有互动,让本地的观众朋友们不会忘记他们。”

在摄影棚内展开网络直播,观众会看到艺人的近景、远景等不同的镜头。制作团队因此需要在服装、布景、镜头等方面下更多功夫,彩妆和发型方面也更讲究。

李佩芬说:“颜色、协调性,我也是慢慢地学习当中,因为毕竟没有上过这个美妆课。所以,尽量眼睛不要大小眼,一边十五的月亮、十六的月亮在另外一边这样。”

面对摄影镜头表演,对李佩芬来说也是一个新挑战。“现在要抓节奏,然后要确保你要做那个表情的时候,镜头是有catch到你,不然你就变成白费或者浪费了你要表达的那个表情。”

陈志伟表示,实体歌台的镜头视角一般上只有45度到最多90度。不过,摄影棚内动用11台摄影机,镜头视角可以高达270度,歌手能在四个不同的场景中呈现表演。舞台设计方面,实体歌台只有一个大型LED荧幕作为背景,但摄影棚内却能摆放一些实体背景和道具,来营造不同的现场感觉。

实体歌台须要在晚上10点半结束表演,线上歌台就少了这方面的时间限制。陈志伟表示,虽然歌台还是得在规定的直播时段播出,“不过,我不会面对到那种超时的问题,不怕警察来。”艺人们为了赶台,实体歌台的速度都会加倍。线上歌台相对的“不用那么紧凑,看的人就会比较轻松一点点。”

通过网络直播歌台,台主无需在不同地点搭建和拆除舞台,表演者也没那么辛苦。李佩芬透露,实体歌台没有更衣室,厕所一般又窄又离得远。所以,她以前会自己携带一个小帐篷,在歌台旁搭棚充当更衣室。现在来到了摄影棚,有冷气又有专属化妆间,还可以把服装熨得整整齐齐,漂漂亮亮上台。和以前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陈志伟表示:“现在我们其实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从室外搬到室内。当然,我也非常地希望很快地,歌台可以重回室外。”一场实体歌台,一般上有好几百到几千名现场观众。不过,线上歌台能接触的观众,有时多达几万人,甚至超过十万人。陈志伟表示,他希望通过网络直播,歌台能够吸引到新观众群,并希望这些新观众能在未来也到实体歌台捧场。

不论是线上还是线下,李佩芬认为,歌台的搞笑节目、歌手的访问、还有艺人们之间的调侃,都是观众喜欢看歌台的主要原因。而这个独特的歌台色彩,是不可以被取代的。

相关标签
  • 中元节
  • hungry ghost festival
  • getai
  • li pei fen
  • Aaron Tan
  • 李佩芬
  • 2019冠状病毒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