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线追踪 | 不怕蚯蚓和日晒 25岁女生选择当城市农夫

吴庭宽在淡滨尼72街大牌723A座组屋的多层停车场顶层设立了 Nature’s International Commodity农场,种植多种蔬菜;25岁的叶苏绮为什么会在这里当全职农夫?

25岁的叶苏绮去年在疫情期间修读城市农业文凭课程,之后在本地一座多层停车场顶层的农场当起城市农夫。

苏绮是淡滨尼72街大牌723A座多层停车场顶层Nature’s International Commodity的农场职员。她每天早上七点就开始工作,而且时常要曝晒在太阳底下,但她甘之如饴。

她说:“如果我可以自己种植自己的菜,然后可以吃自己种的菜,我觉得很有意思。”

此外,土壤里也用了蚯蚓来制造天然的有机肥料,苏绮也毫不畏惧。对她来说,她更加珍惜和附近居民培养起的感情。

 “我们跟这社区的这些邻居有培养了很好的感情,他们有时会带食物上来给我们吃,然后我们也是会分享我们的菜给他们的这种互动。”

农场负责人把柬埔寨务农经验带回新加坡

农场负责人是39岁的吴庭宽。

他在柬埔寨当了十一年的农夫,拥有72公顷的土地,种植芒果和蔬菜。柬埔寨的生意上了轨道后,他决定把务农经验带回新加坡,在停车场顶层开农场。

“现在是时候回来新加坡贡献回我们新加坡的社会,鼓励下一代或者年轻的人再进入这个市场…… 种多一点菜,然后我们才可以达到我们的‘30·30’的这个希望。”

克服土地局限  停车场顶层化为翠绿菜园

新加坡食品局在2019年订下 “30·30”愿景,希望到了2030年,本地生产的农产品可以达到国人30%的食品需求。

新加坡土地资源有限,为了进一步加强本地农业生产,食品局邀请有意进行城市农耕者,竞标组屋区多层停车场顶层建设农场,吴庭宽是其中一名成功得标者。

让会员体验采收乐趣

吴庭宽建设的Nature’s International Commodity农场,每月生产多达4000公斤的蔬菜,其中包括小白菜、奶白、芥兰、苦瓜、黄瓜等,也有羽衣甘蓝(kale)和生菜。

农场实行会员制,每个月支付35元,就能亲自到农场采收四次,每次可带回两公斤的蔬菜。

吴庭宽说,农场契约为期三年,他打算续约,长期经营下去。

“能做越久越好,因为这些东西也是需要一点时间把它稳定下来。这种城市农业变成我们新加坡的一种文化的话,大多数的人会接受,会比较支持本地农业。”

相关标签
  • 前线追踪
  • 城市农夫
  • 城市农业
  • 城市菜园
  • Frontline
  • urban farming
  • urban farmer
  • 前线追踪

    反映民声民情,揭开事件真相,到社会各个角落,聆听您的想法。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