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线追踪 | 怀孕初期 杨莉明部长因妈妈一席话感动落泪

杨莉明部长和妈妈真情对话,畅谈跨越杨家三代的祖孙母女情。

今年母亲节,杨莉明部长回娘家和妈妈提前庆祝,母女俩在接受《前线》专访时,分享了生儿育女的甘苦经历,也畅谈了跨越杨家三代的祖孙母女情。

杨莉明现任新加坡通讯及新闻部长兼内政部第二部长,也是人民行动党妇女团主席,育有一个儿子和一对双胞胎女儿。

部长的妈妈廖菊秋女士现年80岁,早年加入警察部队,结婚生子后继续工作,在警队服务超过25年。

怀孕害喜不碍事  妈妈:带你去冲凉房吐个痛快

廖菊秋说,女儿怀孕初期害喜,担心孕吐会给家人添麻烦,她就跟女儿说,不介意帮忙清理,没想到女儿感动到流下眼泪。

“她有一次那个是怀孕初期,她身体不舒服一直想要吐,我说,好吧,我带你去我的冲凉房,吐个痛快,吐出来以后你就会很舒服,所以当她吐出来那些残余很肮脏,她说怎么办?我说没有什么大不了…… 她问我,你会不会觉得恶心?没有,不会,没有什么恶心的,所以她,她流眼泪了,我不流她流眼泪。”

“我说,没事没事不需要哭。这个都是初期必要经过的。”

杨莉明说:“我到那个时候都自己本身是30岁的人才怀第一胎,还需要妈妈这样子的帮我。”

杨莉明:生儿育女   妈妈给我打了很大的强心针

杨莉明透露,她早年在国外公干,后来决定回国,主要是为了平衡事业和家庭。

“因为回到新加坡,才有这个整个支撑网络,我觉得当个母亲才比较轻松一点,才能够应付过来。”

回国后,她和先生一度住在父母的家,当时她怀孕已至少三个月。跟妈妈住在一起,加强了生小孩的信心。

“妈妈给我打了很大的强心针。她很多时候都跟我说,不用怕,没事的。这个有一点什么我觉得身体不适,她就多问几句,然后说这个没事的,一下子就好了。”

从政之后,妈妈依旧是她强大的后盾。

杨部长说:“我觉得她的实质上没有太大的改变,就是还是一直都是为我加油打气。而且妈妈一向都很务实,你对她有任何的要求,她是一定会帮忙的。”

“她有一次跟我说过,她说,我如果不帮你的话,我看你很难放心的去上班,是不是?”

杨莉明:我祖母也扮演了母亲的角色

杨莉明小时候主要由祖母照顾,她说“某种程度上我祖母也扮演了母亲的这个角色”,而祖母也很照顾妈妈,因为妈妈是职业女性。

 “我从来没有就是听过妈妈还有祖母在教育方面发生口角,没有,妈妈一向都很尊重祖母,所以祖母她是什么样的方式教导我们,妈妈都很接受。”

她记得妈妈说过“祖母反正是为你好,她不可能是不为你好,那我为什么会对祖母的方式有任何的意见呢?”

“我觉得这个很有启发性。那么到了我的时候,我跟家公家婆住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是带着这样子的一种心态。”

生儿育女需要付出   亲子关系无可替代

谈到生儿育女的意义, 杨莉明认为,升级当爸妈当然要付出许多,但这一切终究值得,因为亲子关系是无法替代的生命情感。

“其实我觉得世界上任何有意义的事情都需要付出的,而做家长肯定是有付出。他也有很大的回报就是亲子关系。你把一个人带到世界上来,你跟他能够建立起一种感情,这个是任何事情都没有办法去替代的。”

相关标签
  • 前线追踪
  • Frontline
  • 杨莉明
  • 母亲节
  • Josephine teo
  • 前线追踪

    反映民声民情,揭开事件真相,到社会各个角落,聆听您的想法。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