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线追踪 | 自闭儿长大成人 “困”在家里 妈妈压力重重

为特需人士而设的一些日间活动中心,为什么无法接纳所有申请者?中心有哪些活动,让特需青年受益?疫情对中心的运作有什么影响? 15/04/2022播出

一位妈妈照顾自闭女儿20年,过去两年找不到适合的日间活动中心让女儿出外学习,她担心小女儿“困”在家中,心理会出现问题,希望看到更多中心能接纳高需求的成年自闭症人士,让特需青年有更多选择,协助缓解看护者所面临的压力。

家中看顾成年自闭女两年  妈妈担心困出心理问题

蔡素玲(50岁)有两名患上中度自闭症的女儿,小女儿刘珏惠今年20岁,大女儿刘珏婷22岁。

大女儿珏婷加入SPD日间活动中心已有两年,学会缝纫和美术等一些较为精细的手艺,情况大有进步。

但小女儿珏惠两年前从学校毕业以后,一直待在家里。素玲打算送她到专门照顾自闭症人士的日间活动中心,可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

素玲说:“她(小女儿)不可能跟我一直困在家里,到时的话我的心理也会出现问题。她也会出现问题,因为她没社交,我也没社交。”

素玲认为,小女儿的情况比较复杂,需要一所专门服务自闭人士并且能应付高需求的日间活动中心。为了让女儿进理想的自闭症日间活动中心,她等了两年。

新加坡协助残障者自立局(简称“新协立”)曾经为素玲在北部的日间活动中心找到一个名额,但素玲住在西部,大女儿在欧南园附近的日间活动中心,她表示没有办法分身陪小女儿去汤申路。

“如果我要陪着小的去到汤申路上段的话,我不是要在那边等?要不然的话,我一天要跑来回几趟?我也不可能坐在那边等她放学啊。因为这么远,所以根本是没办法考虑。”

素玲还是希望,小女儿也可以像大女儿一样,能到日间活动中心。

据了解,新加坡共有31家日间活动中心,1700个学额分配给各种残障人士,专门服务自闭症患者的有7家。

日间活动中心能帮助特需人士保持技能和身心健康

圣安德烈自闭症中心总裁赵崇德告诉《前线》,中心必须了解每个特需人士的能力和情况。高需求的特需人士前来申请,如果中心觉得无法安全地照顾好他们,就无法接收。

中心目前有123名自闭症患者,导师对学员的比例是三对一。一旦满额,中心就停止收生。

赵崇德说,中心的运作主要靠政府的津贴和善心人士的捐献。中心希望帮助更多特需人士,但心有余而力不足。这主要是因为资金有限,限制了师生的比例。

赵崇德本身有一个患有个中度自闭症的儿子。他深切了解到孩子在毕业以后,到日间活动中心参与活动的重要性。

“我能明白家长所面对的挑战。孩子毕业以后,如果无法上日间活动中心,他们留在家中,可能就会逐渐失去他们在学校所掌握的手艺,生活品质将会走下坡。”

疫情影响日间活动中心运作  政府不排除设立更多中心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兼文化、社区及青年部政务次长蔡瑞隆透露,这两年来,疫情影响了日间活动中心的运作。为了遵守安全管理措施,中心必须降低所能接纳的残障人士人数。有些家长在为孩子申请加入日间活动中心时,面临较长的等候时间。

蔡瑞隆说,政府正在研究日间活动中心的需求和供应量,探讨如何调动更多资源,让一些中心接纳更多残障人士,也不排除再往后设立更多日间活动中心的可能性。

“我们正与服务伙伴密切的合作、缩短等候时间,确保残障人士在离开特需学校之后,能够顺利的被纳入这些设施里面。”

“在这期间,新协立也会与家庭保持联系,尽力地扶持他们,这包括帮助家庭申请短期看护服务、申请居家护理津贴,以及协助指引看护者,让他们与相关资源网络联系起来。”

多管齐下  为特需人士晚年添保障

另外,政府也推出代理人(deputyship)辅助计划和特需信托基金(Special Needs Trust)协助看护者为成年特需人士安排下半生。

代理人辅助计划让看护者必要时能为特需人士做出一些重要决定。特需信托基金则会按照事先的安排,支付特需人士将来的生活费。设立信托基金的最低款额是5000元,比一般私人信托基金来得低。

此外,家长可以把部分公积金存款,投入照顾特需孩子的长期看护费用,选择让孩子在他们离世后获得定期入息。

蔡瑞隆说:“我们希望打造一个更具有包容性的新加坡,为我们的残障人士提供支持,让他们能够和家人朋友一样,学习、工作,回馈社会,过着有意义而且充实的生活。”

在新加坡,残障人士是指由于身体、感官、心智及发展出现障碍,以致在教育、培训、就业等方面无法取得平等机会的社会人士,其中包括体障、智障、自闭和患有唐氏综合症等特需人士。

相关标签
  • Frontline
  • 前线追踪
  • special needs
  • 特需人士
  • caregiver
  • 看护者
  • 前线追踪

    反映民声民情,揭开事件真相,到社会各个角落,聆听您的想法。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