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同谈 | 新时代的压力来源不再是柴米油盐

新时代的压力来源不再是柴米油盐 

几十年来新加坡发展迅速,国人生活水平上升,人们的压力渐渐脱离衣食起居和柴米油盐。家庭关系、职业梦想、生活节奏,成了新加坡人烦恼的根源。  

今年40岁的居家用品老板蔡建平认为,新加坡“夹心层”的生活压力最大。以自己为例,他的妈妈去年中风,一度性命垂危。被母亲生死抉择和家庭琐事夹击,这样的压力一度让他难以排解。目前蔡建平的妈妈还在社区医院进行康复疗程。

对蔡建平来说吗,除了来自父母和家庭的压力,退休生活和往生规划也是他的压力来源。

30岁Huda Hamid 结婚7年无子是她最大的压力来源。“我们从结婚就开始试着怀孕。但是要有个孩子太难了,我非常渴望看到小孩在家里跑来跑去的画面,但是现在也只能耐心等待,看上天(命运)怎么安排。” 

今年68岁的兼职导游林祥盛以为退休后没有压力,但事实却不是如此。生活在新时代离不开科技,现在他的压力来自每天要学习新事物、跟上潮流,才不会被时代和社会淘汰。 

他觉得,新加人样样都追求第一,一刻也不能不看电邮、不回信息,生活压力只会越来越大,“新加坡人那杯咖啡如果要喝两个小时他完蛋了,他喝两分钟都不可以,还要放一块冰块,喝冷的咖啡”。 

年轻人的抗压力不如长辈? 

年轻人的抗压能力也成了讨论点。40岁的商人蔡建平说每一代人都会觉得下一代不如他们,“70年代的人看不起80年代的人,80的看不起90,90看不起00。” 

企业策略顾问安宁. 阿敏表示,但放眼望去,那些曾让上一代担心的年轻人今天都有一番成就。 

23岁的陈氵禾颖也要为年轻人平反。她说,年轻一代的生活憧憬和目标与年长一代早已不同。以前建国一代的生活压力来自养家,但现在的年轻人不需要考虑这些生存问题,他们更重视精神上的满足,追逐事业梦想、寻找人生目标。 

但陈氵禾颖不否认年轻一代的新加坡人较“易碎”,对外界的言论特别敏感,一不满意就“动不动在社交媒体上宣泄情绪”。 

虽然冠病疫情使心理健康受到重视,感受到压力或自觉精神健康出现问题的人较愿意寻求帮助,但整体社会给予的支持,嘉宾认为还可以加强。 

而这方面的工作应该是多方面着手的,不只是学校的工作,家庭还有社会组织都有责任。 

相关标签
  • Bridging the Gap
  • stress
  • 压力
  • 三代同谈
  • 三代同谈

    《三代同谈》请来于建国前出世的一代,独立后经济起飞成长的X世代和千禧人,四大种族共11人来一场隔空讨论。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