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呼吸|黄素怀】跨越国境之泰老边境

一些国境边界,是模糊且隐形的。

图: 黄素怀

对于当地居民而言,真实可见的自然界限,例如河流,也许大过于国家界限的概念。

有时候,跨越国境是不知不觉的。当你坐在飞机上飞往另一片大陆,可能在睡眠中就跨越了多个国境。有时候也可以是非常麻烦的,比如从新加坡过关到马来西亚,可能会塞车,可能要排很长的队,如果是在高峰期,要预备很长时间。但无论如何,在语言的切换和许多繁杂的手续下,我们都能够清楚地知道,我们正物理地跨过了一条切分两个国家的界限。

在我的旅行经验中,有一些国境却是模糊且隐形的。国境往往连接着两个国家的两个城市,或两个人口密集的小镇。在很多地方,这条划分国界的线,却不一定是通行的阻碍。国境附近的居民可能每天都在自由往来和贸易,互通有无。国家的概念在不太发达的边境小镇,或许是虚幻且朦胧的。

依河而生的边境小镇

泰国清莱府(Chiang Rai)的清孔县(Chiang Khong District),与老挝(Laos)的会晒(Huay Xai)相邻。以湄公河为界,属于两个国家的两个县城都依河而建,依河而生。

在清孔的市区wiang,通往海关的街道是镇上最繁华的地带。全天24小时的7-11是年轻人们夜晚的聚集地。这里还有许多临河的餐厅和住宿。小旅馆都建有可以观赏湄公河以及对岸风景的大阳台。在这里,我可以看到河对面老挝郁郁葱葱的树林和未被开发的河滩。后来我才发现,老挝的确是一个人口稀少,森林覆盖率高的国家。有很多未被开发的自然区域。

清孔县市区的繁华地带。这条路也通往泰老边境的海关。

图: 黄素怀

清孔临着湄公河的旅馆阳台,对面即是老挝。老挝人口稀少,所以森林覆盖面积很大。

图: 黄素怀

随意跨越国界

从泰国到老挝,过海关的过程对于我来说有点荒诞:一条随叫随走的小船,载着任意数目的旅客,划着划着就这么跨越了国境。码头上来是一条直接通往镇上的小路,没有任何遮拦或海关人员的看管。用担子挑着各种货物的边境居民,都任意地通过,不需要办理任何手续。

我想,对于当地居民而言,真实可见的自然界限,例如河流,也许大过于国家界限的概念。他们可以早上去邻国摆摊卖鱼,下午渡河回家煮饭。对于我们来说,谨慎的跨国旅行,也许于他们就如一日三餐般平常。护照盖章的地方位于小路边的屋子,要不要进去全靠自觉。因为海关收取美金,而我们身上又没有,海关人员甚至允许我们先去镇上换钱。
 

湄公河边随叫随走的小木船,是跨越国境的唯一交通工具。

图: 黄素怀

拥有无敌自然生态的老挝

老挝是东南亚唯一的内陆国,与多国接壤。湄公河是它境内最大的河流,也是与泰国、缅甸两国的国界。相对于泰国,老挝的经济十分落后。清孔对岸的小镇会晒显得空旷且荒凉。路上没有太多商铺,基础设施甚少,且尘土飞扬,房屋都被隐藏在树丛里。

经济落后也许是老挝能够拥有广阔的自然生态森林的原因之一。政府在解决过度砍伐的问题后,老挝有70%的国土被森林覆盖,目前的森林覆盖率处于世界第八。

在会晒,我们乘搭上了前往琅勃拉邦(Luang Prabang)两天一夜的慢船。在这段旅程中,我们更加见识到了老挝丰富的自然生态资源。两天的船程,两岸的绿色延绵不断。细雨绵绵,空气清新,让我们的旅程尤为惬意。也把这段跨越两国的陆地之旅完美的延续下去。
 

湄公河的旅程在老挝境内延续,两天一夜的船程把我们带往琅勃拉邦(Luang Prabang)。

图: 黄素怀

请点击《城市呼吸》系列报道,阅读更多文章。

本文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相关标签
  • 城市呼吸
  • 泰国
  • 老挝
  • 城市呼吸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