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资制争议 多名工会领袖不满林志蔚“民间智慧”言论

工人党议员林志蔚。

图: 亚洲新闻台

工人党提出把最低工资定为每月1300元的建议,遭多位工会领袖反驳,他们表示,某些行业的最低工资已经超过1300元。

工会领袖也认为,工人党议员林志蔚上周在国会把工会领袖的意见比喻为“民间智慧和观念”(folksy wisdom and beliefs)的言论,是毫无根据的。

朝野就最低工资制在国会交锋

《8视界新闻》早前报道,多名议员为如何提升低薪工友薪金在国会上交锋。全国职工总会副秘书长许宝琨透露,我国有大约10万名工友每月入息少过1300元。但在就业入息补助计划下,人数减少到3万2000人,占总劳动人口的1.7%。

针对工人党的1300元最低薪金倡议,许宝琨认为,这可能使问题变得政治化,并沦为一场政治喊价。他也用福建话引述工会领袖杜国宝的话说:“要是这么简单,政府早就做了,还等你来讲。”

许宝琨还说:“工人党提出的1300元最低工资,我们其实已经通过渐进式薪金模式、就业补助计划和其他措施达到了。”

盛港集选区议员林志蔚教授随后表示,工人党的提议是基于经过充分研究的学术发现,而不是基于“工会领袖的民间智慧和观念”。

人力部高级政务部长许宝琨。

图: 视频截图

工会领袖:不要轻视工会的努力

多名接受《今日报》访问的工会领袖表示,全国职工总会(NTUC)领导层会使用数据和统计,以及对基层意见的了解来制定政策。

海港工友联合会秘书长杜莱沙米(Arasu Duraisamy)表示,如果工会的提议只是“来自工人的言辞”,没有哪个企业领袖会接受。

保健服务雇员联合会会长丹娜乐芝米(K Thanaletchmi)表示,该工会一直在与医院进行接触,希望通过重新规划工作岗位和提升员工的技能,将该行业最低薪金提高到1500元。她说:“1300元的最低工资可能会把所有人的工资拉低,因为工资高于这个数字的雇员,薪金可能会被减到最低工资的要求。”

她补充说,她对工人党如何确定1300元为最低工资的适当数额表示怀疑。丹娜乐芝米说:“他们根据什么认为1300元就够了?在今天这个年代,我觉得1300元太低了。我有点被工人党的提议搞糊涂了。真的是源自数据和统计吗?”

全国职工总会助理秘书长詹惠凤表示,工会领袖会自行研究最低工资在香港、澳大利亚及欧洲等其他地区的适用情况,以及在这些地方的成效。

詹惠凤说,劳资政三方伙伴决定通过这项研究,采取分行业的方法,增加低薪工人的收入,但不同行业的工会领袖未能就适当的工资水平达成一致。

詹惠凤表示:“基于我们的‘智慧和理念’,不可能是正确的,这么说是完全没有根据的。我是说有6000个工会领袖,你是说他们都是傻瓜?”

她补充道:“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我们可以尊重自己的观点,但请不要轻视工会。”

公共雇员联合会秘书长尚杰夫(Sanjeev Tiwari)表示,最低工资制与渐进式薪金模式之间的竞争取决于各政党的辩论,后者目前是政府青睐的方案。

但尚杰夫认为林志蔚的评价是“过度概括”,而这抹黑了所有工会领袖的努力。他说:“是的,我们都希望提高工资,但这需要一些妥协。”

尚杰夫还说,雇主也有一个盈利议程,要求谈判桌上的每个人考虑所有因素,辅以数据,然后提出解决方案。

林志蔚:对工会领袖心存感恩

林志蔚上周六(17日)在社交媒体Facebook用中英双语发帖,针对许宝琨所引述的,一些工会领袖对最低工资存有既定观念,作出回应。

他写道:“制定政策时根据个人经验所形成的观点为参考,固然有其可取之处,但政策的制定还是应该以数据驱使的经验证据为依据。重点是避免合二为一,以 ‘个人意见’ 来否定 ‘研究’。这样做形同 ‘以偏盖全’。”

林志蔚也指出,我国大多数工会在过去几十年来已同人民行动党建立了共生关系,但他在很多方面仍然尊重工会领袖的意见,例如工会领袖对各自工会所属成员展现了同理心,与企业雇主谈判的能力,以及为维护工人权益所付出的努力。

他表示:“就这个课题,我虽然不认同工会领袖的观点,但这绝不会削弱我对工会领袖在上述其他方面的尊敬,也不会影响我对工会领袖过去的付出与贡献心存感恩。”

相关标签
  • 全国职工总会
  • NTUC
  • 最低工资制
  • minimum wage
  • 渐进式薪金模式
  • progressive wage model
  • 林志蔚
  • Jamus Lim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