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战餐饮夜间娱乐场所仅三家获准重开 有业者已决定结业

图:iStock

截至上周三(18日),本地只有三家转型从事餐饮业的夜间娱乐场所获准恢复营业,有受访业者在重重困难下,已经决定结业退出市场。

贸工部发言人答复《8视界新闻网》询问时说,获准重开的场所已经实施额外的安全管理措施,通过检查,并获得当局发出的有条件许可证。

这些额外的防疫措施包括:只能开放大厅作为用餐区域;所有厢房必须关闭;闭路电视必须正常运作,并且涵盖所有营业范围;有足够的灯光,让闭路电视能清楚拍摄。

业者:有望重开亦得不偿失

拥有五家分店的卡拉OK连锁店Cash Studio负责人潘纲受访时说,位于布连拾街(Prinsep Street)72号的分店已经向当局提出申请,有望重开。

“只有(店)前面很小的室外空间可以放四张桌子,继续营业。开与不开其实分别不大,只是给员工一个寄托。”

认为就算重开也得不偿失的潘纲透露,这家店每月租金就要3万元,平均一天就要千元,加上员工薪水等开支,仅靠四张桌位苦撑,堪称是“苟且求存”。

位于布连拾街(Prinsep Street)72号的卡拉OK连锁店Cash Studio的分店。 图:谷歌街景

台球桌被“封印” 钉成木箱

经营两家KTV酒吧M2 Ginza和M2 Ming的转型业者张浩瀚则说,为了遵循新措施,他已把店里所有飞镖盘遮盖起来,还花了近2000元找木匠把台球桌“封印”起来,钉成木箱。

目前,他只能寄望这一两天通知当局来检查后,能够重开。他也说:“为什么那些娱乐中心(amusement centre)能让人喝酒、打球、玩飞镖,而我们连开都不可以开?难道这些场所没有病毒传播风险?这有点双标。”

盼当局能提供明确信息 助业者做出决定

在巴耶利峇中心(Paya Lebar Quarter,简称PLQ)经营Sing My Song Family Karaoke的裴春清考虑到厢房上锁后,根本没有其他空间做生意,决定不申请。

他希望政府能给出明确信息,例如三到六个月内卡拉OK行业能否获准重新营业,以让业者对前景有更明确的概念。

“我们现在都满头雾水,每天都是在烧钱,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会浪费更多金钱和资源。如果有了宣布,很多人就会知道该留还是得退出这一行。”

曾在丹戎加东KINEX商场经营Kloud Karaoke的何先生就告诉记者,他们早在约两个月前就已结业。

他观察到,许多卡拉OK都位于商场高楼层或是角落单位,较少人潮,而餐饮场所通常都在一、二楼,因此未曾考虑转型成餐饮场所。“即便得到许可,我们也很难想象如何经营。”

相关标签
  • 夜间娱乐场所
  • 卡拉OK
  • 餐饮业
  • 贸工部
  • MTI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