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娘惹血统却独钟珠绣 前空少无师自通一做就是20年

没有娘惹血统却因耳濡目染而对珠绣鞋情有独钟,空中飞人提早退休后开了家小店屋,从此埋头制作娘惹珠绣鞋,一做就是20多年。尽管年过70岁,他仍不想退休,因为珠绣鞋就是他的养生活动。

71岁的孙亚兴在维多利亚街的黄金坊(Golden Landmark Shopping Centre)经营一家小店屋,专门售卖娘惹传统服饰和珠绣鞋,遇到有兴趣拜师学做珠绣鞋的,他也会毫不保留传授手艺。 

经营小店屋已超过20年,一切都是他自己在打理,有顾客时就当有人可以聊聊天,没顾客时就自己做做珠绣鞋,乐此不疲。尤其是在疫情时期,他有了珠绣鞋这个寄托,根本不必烦恼要找活动消磨时间。 

男装和女装的珠鞋(孙亚兴提供照片)

当了空少却难忘珠绣鞋

孙亚兴透露,他没有娘惹血统,不是大家熟知的土生华人峇峇,但他小时候住在靠近晚晴园一带的地方,当时有不少邻居手工制作珠绣鞋售卖,他耳濡目染后从此留下深刻印象。 

他长大后加入新航当空少,一做就是30年,但脑子里似乎总是忘不了珠绣鞋。

每次飞到一个地方,不管是西方国家还是东方地区,他不是到处游玩,而是到当地的旧货、古董市场寻找刺绣或珠绣的碎片,然后买回家有空时慢慢研究,加上原本就有的零星记忆,以及向一些亲戚朋友询问,他就这样不知不觉自己学会做珠绣鞋。 

孙亚兴埋头做珠绣鞋。(图:关美玲)

靠着珠绣鞋修身养性

和孙亚兴谈起珠绣鞋,总能感觉他心中的那股热忱,并没有被岁月消磨成倦感。

他说,珠绣鞋如果做的好,可以修身养性,因为做一双珠绣鞋需要至少七八十个小时,长时间对着一颗颗细小的珠子十分考究耐心和眼力,如果感到不开心或烦躁时应该稍作休息后再继续。“因为不开心时做出来的鞋子肯定是不会美的”,相反的则将会是一双美丽快乐的鞋子。 

他还说,绣珠绣鞋就是他最好的养生活动。“养生,真的是养生,到目前为止,我的身体还很健康,大概就是因为做这个东西,所以我做得很开心,会继续做下去。”

孙亚兴珍藏的一些珠子。(图:关美玲)

开班授课 一次只收一两个学生

孙亚兴坦言,开店制作和售卖珠绣鞋纯粹是个人兴趣,这手艺在本地已没落,开间店也找不到市场,新一代的年轻人如果想依靠珠绣鞋过活“根本是不可能的,我幸运的是开店时已把家里安顿好,不再需要我赚钱养家。”

尽管心里清楚这门手艺面临传承的问题,孙亚兴说,如果有人要学,他仍十分乐意教导。“看到他们学会了,我很开心,满足感很大。”

一颗颗细小的珠子十分考究耐心和眼力。(图:关美玲)


但他说,他一次只会教一个或者两个学生。“因为我觉得一对一,那个来学做手工的人,会比较专注该学的东西。开大班的话,学生会讲话,学不到东西。有人学,我很开心,没有人学,我就当自娱,可以很开心做我自己的东西。 ”

孙亚兴授课时一次只收一两个学生。(视频截图)

相关标签
  • 那些旧时光
  • 娘惹
  • 珠绣
  • 珠子
  • peranakan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