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航劫机事件30周年 人质:SQ117欠我一杯牛奶

获救后的新航SQ117客机。

图: CNA

1991年3月26日晚上9点多,当时44岁的马来亚银行经理Ong Cheng Sng在吉隆坡登上新航SQ117航班,准备飞回新加坡。他当天早上飞到吉隆坡跟银行的同事开会,忙碌了一整天,还差点赶不上这趟航班,此时的他只想要一杯牛奶,然后赶快回到家。

他当时坐在经济舱38C座位,身旁三个座位都空置着,一切看似如常。他心想,自己很快就会回到家人身边,好好休息。

当时23岁的新航空少Ted Ang同样忙了一天,从新加坡往返槟城,然后再往返吉隆坡。

当年遭挟持的SQ117乘客Ong Cheng Sng和空少Ted Ang。

图: CNA

但是,班机因为四名乘客而耽误了起飞,在他们终于登机之后,准备启程。

3月26日晚上9点50分:劫机

当客机还在跑道上滑行时,这四名男子齐齐起身,走向厕所。Ang留意到,他们两两进入隔间,觉得相当奇怪,但他以为他们喝醉了,或是文化上有差异。

Ong向一名空姐要了一杯牛奶和一份报纸,看着报纸时听到人们用陌生语言大喊大叫。当时奥斯卡颁奖礼刚过,他原本以为有乘客在庆祝,但事实并非如此。

带头领导劫机事件的男子这时改用英语说道:“坐下,不要动。我们劫机了。”他的手上拿着貌似炸药的东西。

Ang尝试保持冷静,走向那群劫机者,脸带新航的招牌微笑,问道:“先生,你要回到座位去吗?”另一名更加魁梧的劫机者一脚把他踢开。他还记得,那名劫机者穿着一件印有美国90年代著名歌手汤米佩吉(Tommy Page)图案的T恤。他发现,客机真的被劫了。四名巴基斯坦男子挟持了机上114名乘客和11名机组人员。

Ong和Ang,以及时任国防部常任秘书的危机应对小组指挥林祥源在这起事件的30周年之际,接受CNA采访,分享劫机事件的点点滴滴。

当年遭挟持的SQ117乘客Ong Cheng Sng。

图: CNA

原本还在派发零食的空姐也愣住了,所有人都静静坐着,没有人敢移动。

带头劫机的男子进入驾驶舱,命令机长Stanley Lim改道飞往悉尼,否则就炸了整架客机。机长告诉他,客机燃油不足,尝试飞到悉尼会坠机,对方于是批准让他飞到新加坡添油,再飞往澳大利亚。

与此同时,劫机者把头等舱和商务舱的乘客都带到经济舱,由两人负责看守,另一名看似不到30岁的劫机者则负责看住Ang等四名空少。

3月26日晚上10点20分:危机应对小组启动

时任国防部常任秘书的林祥源正准备就寝时,接到警方来电,而他随后通知了当时的总理吴作栋。

组成危机应对小组的国防部和内政部等政府部门官员接着前往樟宜机场。当时负责指挥的林祥源被告知,劫机者要求跟巴基斯坦前总理贝娜齐尔·布托(Benazir Bhutto)通话,并且要求释放在巴基斯坦被囚禁的一些人。

时任国防部常任秘书的林祥源。

图: FACEBOOK/St. Petersburg International Economic Forum via Sergei Savostyanov/TASS

10点24分左右,SQ117客机在樟宜机场降落。带头的劫机者要求机场把客机停在跑道上,客机随后被警察包围,当中包括警察机动部队的精锐部队。

3月26日晚上11点:开始动手殴打空少

客机降落之前,Ang记得劫机者把乘客们称作“兄弟姐妹”,向他们保证不会伤害他们。当时的空服人员没有受过处理劫机事件的训练,Ang以为一切就像电影演的那样,空服人员不太可能被伤害。

但在客机降落之后,劫机者开始殴打空少们。其中一名空少Bernard Tan被迫喝下参杂不明白色粉末的水,十分钟后就昏昏沉沉,站不起来。

不过,劫机者仍让空姐们派发饮料和被子给乘客,乘客也可以上厕所。但Ong当时有些厌烦,因为一名女乘客坐到他旁边的座位,问个不停。

“我只希望她能闭嘴,不要引起劫机者的注意。她大约40岁,我不跟她说话,她非常难过。”

3月26日晚上11点20分:空少被扔出客机

劫机者随后把Tan拉到客机前方,Ang听见有人打开机门,带头的劫机者接着告诉他们:“我杀了你们的朋友。”

劫机者在11点20分左右从4.5米高处把Tan扔出客机,Ang以为他凶多吉少,也开始害怕:“谁会是下一个?会是我吗?我害怕,我生气,我问我自己,这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当他看见乘务长Philip Cheong被掌掴到脸上留下掌印时,他已经做好准备,自己可能会死。

其实,Tan当时并没有死,还能够向警方提供有关劫机者与他们所持武器的信息,过后被送院接受治疗。

Ong Cheng Sng当年的登机证。

图: CNA

Ong还记得,其中一名劫机者一直喝啤酒,还问其他乘客要不要喝,并且问一些乘客他们来自什么国家。当一名乘客告诉他,自己来自黎巴嫩时,劫机者说:“你的国家比我的还要糟。”Ong坦言当时差点笑了出来,但仍控制住了自己。

Ang当时则跟看守他们的年轻劫机者聊了起来。他记得,对方显得“很天真”,只是按照指示办事。他问对方,为何要去悉尼;对方说,因为在那里,不同种族的人能和谐共处。当他告诉对方新加坡也是如此时,对方微笑回答:“是的,我想去新加坡。”

3月27日凌晨2点30分:扬言放火烧客机

但驾驶舱的情况可不如经济舱这么平静。劫机者在午夜时分把头等舱的酒泼在驾驶舱,扬言要放火烧客机。大约凌晨2点30分,他们甚至点燃报纸,再次扬言放火。

林祥源说,谈判专家当时在控制中心按照劫机者的语调以及语言,评估劫机者所带来的威胁,最终答应为客机添油,劫机者才灭了火。

客机接着移动到添油地点,而那也是相关部队演练过如何解救人质的位置。凌晨3点30分左右,早已整装待发的武装部队特别行动特遣部队突击队员抹黑潜入客机。

3月27日凌晨3点30分:空少生死一瞬间

与此同时,劫机者也把乘务长扔出客机,并在约一个小时后,持刀架着Ang的脖子,把他带到机门。Ang往外望只见一片漆黑,根本不知道距离地面有多远。他心想:“我不是死在机上,就是被扔出去,我要怎么减缓落地的冲击。”

当年被挟持的SQ117空少Ted Ang。

图: CNA

此时,两名劫机者开始争吵,Ang被拉了回去,被令关上机门,他仿佛是从鬼门关被拉了回来。他和其他空少被带到经济舱跟其他乘客一起待着,有乘客问他会发生什么事,他只能比个手势请他们放轻松,一切都会没事。

3月27日清晨5点:写给母亲的信

当他听见添油车靠近时,他很担心,因为客机若是离开新加坡,可能会在空中炸毁。劫机者告诉机上乘客,客机添油完毕之后,就会放了他们,但劫机者要求两名空少和机长留下,一同飞往悉尼。

Ang当时心想:所有人都要回家了,除了我。相隔30年后跟CNA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他不禁哽咽:“我开始想我的家人和我爱的人,万千情绪涌上心头……我想起我的妹妹、我的表亲、我的母亲,甚至是我的狗,以后谁来照顾他们?”

他写了两封信,一封给母亲,一封给妻子,交给机上一名空姐,请她代他转交给他的家人。“她看了我一眼,一句话也没说,就收下了纸条。”

他回忆起留给母亲的话:“我一直以来都不是一个乖孩子。她一直帮我收拾残局,一直支持我。我要感谢她……我希望若有来生,我们还能……”说到这里,他无法继续说下去。

3月27日清晨6点45分:千钧一发的瞬间

清晨6点45分,天快亮了,局势却仍不明朗。劫机者表示不愿继续沟通,扬言当局若不答应他们的要求,他们就每十分钟杀一个人质,而他们五分钟内就要一个答案。

林祥源说,当时若展开突击,劫机者被杀的可能性极高,但倘若不做出决定,就将是乘客和机组人员丧命。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他们决定展开突击,并相信突击队员必定凯旋。

Ong Cheng Sng当年的机票以及剪报。

图: CNA

凌晨6点50分,原本昏昏欲睡的Ang感觉到客机右侧有动静。六个突击队攀上了客机,炸开了机门,接着往机舱扔入闪光弹,并且大喊叫大家低下头。

Ang当时立即躲到座位底下,心想:谢天谢地,他们终于来救我们了。Ong一听见突击队员的新加坡式英语口音就知道,这是他们期待已久的救援。

接着,枪声四起,两名劫机者迅速被击毙,另一人在商务舱被击中,最后一人则在近距离被击倒。林祥源说,整个突击行动为时几分钟,但官方记录称一切在30秒内就结束了。机上全员平安,包括两名被推下客机的空服员。

3月27日清晨7点:眼看太阳升起

指挥中心接获好消息后掌声四起,危机应对小组也松了一口气。乘客们通过逃生滑梯疏散后,被要求举起双手向前走。

Ong形容当时感觉就像战犯,但他一点也不介意。“我们死里逃生再获生机,我也有机会呼吸新鲜空气,看着太阳升起,因为当时已经快7点。”

Ong Cheng Sng之后曾接受航空杂志采访。

图: CNA

Ang接受警方问话后要求回到机舱拿回个人物品和证件,在机上看到那名年轻劫机者的遗体,为他心生遗憾,因为对方为了完全不值得的事牺牲了性命。

劫后余生

Ang坦言,之后的夜晚仍会做噩梦,想起带头的那名劫机者、那名殴打他的劫机者,还有架在他脖子上的那把刀。

他原本在事后获准无限期放假,但他短短一周后就要求复工,并没有因此而对飞行产生恐惧,在新航一飞就是七年。如今53岁的他,已经转行成为室内设计师。

现年73岁的Ong则已经退休。他还记得在事发几个月后被派到吉隆坡开会,秘书告诉他,只有SQ117航班有位,问他是否要搭,但他并不介意。

他在机上还告诉空姐:“SQ117欠我一杯牛奶。”空姐原本一脸懵,直到他说完当初那杯牛奶为何没有送到的故事之后,对方笑了笑,终于送上“欠”他的那杯牛奶。

相关标签
  • 劫机
  • hijack
  • 新航
  • Singapore Airlines
  • SQ117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