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作业代写服务需求增加 有人甚至要求代为考试

示意图。图:iStock

本地作业代写服务近期的需求近期有所增加,有代写者表示,甚至收到代为考试的要求。自上个月11名准律师被爆在2020年律师专业考试中作弊后,本地学生的学术诚信课题便受到热议。

据TODAY报道,在买卖平台Carousell上一搜,便能找到许多提供作业代写服务的“枪手”,他们提供多元化服务,从论文到专题作业,都能一手包办。 

需求在冠病疫情暴发以来大增 每月有上百人求助

以Emerald City Creative的名号在Carousell上经营作业代写服务的20多岁女生Christine就表示,需求自冠病疫情暴发以来就不断上升,她所提供的代写服务需求就增长了约五成,两年来也维持在这个水平。

Christine受访时说:“疫情让许多学生很难有效学习或寻求援助,所以有些学生在备受压力的情况下,没办法才会寻求作业代写的服务。”

她的顾客包括大学生和理工学院学生,其中以私立大学学生和在英国和澳洲等地留学的本地学生居多。

Christine旗下还有约10到15名“枪手”,每个月大概接获150起作业代写要求。

她声称就连具有额外防止学生作弊措施的线上测验,他们也仍能提供服务

“只要他们可以把问题传给我们,我们就能做到。不过,他们必须自己想方法传给我们。”

收费客观 专题作业甚至高达千元以上

Christine的收费是按作业期限及人手来安排的,但在论文里每写1000字的收费大概介于100到120元。

另一名提供作业代写服务的Joshua Lim也表示对他提供的作业代写服务需求从他开业至今节节攀升,每个月都大概有200名学生寻求协助。

他的作业代写服务专注于电脑程式设计的领域,每分作业平均收费约150到200元,而毕业专题作业甚至能收费1000元以上。

不是提倡作弊

他说:“其实寻求这项服务的学生大多不想修读他们所属的科目,他们只不过想赶快完成学业。”

他也提到,他的顾客群除了学生以外,也有些被雇主送去进修的上班族。

即便提供这项服务,Joshua Lim仍坚持他并不是在提倡作弊的行为。受访时,他提到公司的条款里清楚列出他的作品都仅供参考,但他也承认他无法确保学生们是否会一字不易地抄袭。

Christine也表示许多人都会认定她的顾客纯粹是为了要得到好成绩而作弊,但她表示她的顾客其实很多是没有时间应付功课需求的工作人士及兼职学生,有些甚至需照顾住院的家属。

Christine说: “这些学生需要在(学校)外寻求援助当然是不理想的,不过我们应该要想想为什么他们会需要以这样的方式寻求援助,以及我们该如何改进我们的教育系统。我们只不过是在他们真的有需要的时候,提供他们援助的人而已。”

TODAY已针对相关服务向Carousell提出询问,并询问大学如何防止学生寻求这类服务。

相关标签
  • 作弊
  • 学生
  • 考试
  • exam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