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放大镜】“我们不只收碗盘” 有清洁工为何还要食客归还碗盘?

“曾有食客对我说:‘我来这里(小贩中心)吃东西这么贵,还要我们收碗,这样我们来吃做什么,我不如去酒楼吃?’”

在旧机场路小贩中心工作的70岁清洁工邱女士,有一天听到食客对强制归还碗碟和托盘规定的抱怨。由于不敢得罪食客,她不敢出声,闪到一边继续聆听。

邱女士说,虽然这名食客怨声载道,但他看到小贩中心挂上宣导布条后,还是主动把碗碟和托盘归还到托盘架,后来也向她解释,自己不是要对她发脾气,而是觉得在小贩中心吃海鲜已经花费100多元,不解为何还要亲自收碗。

47岁的清洁工林志昂也曾在劝请一名食客归还托盘时,引来对方提高声量回应他,自此不敢开口劝导食客。“等下他反问我:‘你的工作不是收碗碟吗?怎么要我们归还?’”

食客自行收托盘。

图: 李溢荟

我国从6月起强制规定食客们在小贩中心用餐后自行归还托盘和碗碟,并将从9月1日起在采取执法行动。根据国家环境局的规定,食客在小贩中心用餐后,必须把碗碟、餐具和托盘放到归还托盘处,桌上也不能留下垃圾,例如纸巾、吸管、空罐和食物残渣等等。

当局指出,食客自行归还碗碟和托盘,除了让下一名食客有位子坐,也让清洁工能更专注于清洁和消毒桌子,尤其是在2019冠状病毒疫情期间,国人必须保持公共卫生和清洁标准。

永续发展与环境部长傅海燕日前接受《狮城有约》访问时透露,自6月21日恢复堂食一周后,每十名食客当中就有七人会自动归还碗碟。有些食客被提醒后,也很乐意这么做,但仍有少数食客需要更多提醒和教育。

清洁工平时需要做些什么?

清洁工清理托盘架的碗盘和食物残渣。

图: 陈成辉

《狮城放大镜》走访旧机场路小贩中心时观察到,不少食客用餐后自行把碗碟、托盘和塑料容器放到托盘架上,大部分的餐桌上也没有留下纸巾和食物残渣,不过仍有一些食客没有清理,需要清洁工前去收拾,否则会引来鸟儿觅食。

据了解,这里的清洁工每周需要工作六天,每天工作八个小时,有时还得加班一、两个小时。

环境局在官网发布的常见问答中强调,清洁工不会因为食客归还托盘而失去工作,因为他们仍然需要保持和维护餐饮场所的整洁,包括擦拭和消毒餐桌,以及在托盘归还站清理和分类食客用过的餐具。

谈到清洁工的工作流程,清洁公司经理于立宝说,这里的清洁工分成三个小组,在小贩中心的三个区域内工作。当食客归还碗碟和托盘后,清洁工要把纸巾和食物残渣等垃圾丢进垃圾桶内,然后把汤匙、筷子分类出来,并且归类碗碟和餐具还给小贩中心的168家摊贩。

托盘方面,清洁工会用肥皂逐个清洗,再用清水冲洗,然后放到篮子里控水晾干,接着归还给摊贩。

清洁工擦拭桌子。

图: 陈成辉

于立宝说,当局落实强制归还碗碟和托盘的规定之前,只有10%左右的食客会主动归还,现在有至少60%到70%的顾客这么做,进而减少清洁工的工作量。

68岁的清洁工阿春表示,食客自行归还托盘确实让他的工作变得轻松一些,但他仍得清理托盘架。“我们还是一样要做工就对了,不是不用做工。”

当局呼吁食客,应该为提高清洁工的工作效率尽一份力,为下一名食客留下一张干净的桌子。

站在抗疫前线 清洁工致力维持整洁

小贩中心的清洁工。

图: 陈成辉

环境局的资料显示,本地清洁工的平均年龄是60岁。傅海燕认为,如果食客都能做到自动自发归还碗碟,那么年纪较大的清洁工人就不需要一直推着餐具车来回收拾,减少体力的消耗。

本地小贩和清洁工站在抗疫前线继续工作,染上冠病的风险也相对提高。上个月出现的红山景第115座巴刹与熟食中心感染群中,就有摊贩和清洁工相继确诊。

被问及是否担心病毒传播的风险,清洁工林志昂表示,只要保持个人卫生习惯,戴好口罩就行。

邱女士则指出,他们向来非常注重小贩中心的卫生情况,比如说,她每换一次垃圾袋就要清洗垃圾桶一次;每天收工之前,同事们会提着两桶水,用肥皂清洗托盘架。

食客用餐后要记得清理桌面、归还托盘和碗碟。

图: 叶衍娴

即日起至8月底是强制归还托盘和碗碟的适应期。安全距离大使、保洁大使、社区义工和环境局执法人员一旦发现食客没有归还托盘和餐具,将对他们进行宣导和提醒。

从9月1日起,执法人员会在所有小贩中心执法。届时,没有归还托盘和碗碟的食客,将收到口头警告;不遵守警告的食客则会被记名,被记名的初犯者将获得书面警告、再犯者将面对300元罚款或被控上法庭。

当局将在今年第四季开始实施咖啡店和食阁的执法行动。

点击阅读更多《狮城放大镜》报道。

相关标签
  • 小贩中心
  • hawker centre
  • 归还托盘
  • tray return
  • Singapore Close-Up
  • 狮城放大镜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