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放大镜】一次性容器使用量因疫情暴增 收“打包费”也没用?

【狮城放大镜】一次性容器使用量因疫情暴增 收“打包费”也没用?

2019冠状病毒疫情期间促使国人减少非必要外出,外带食物或订购外卖来解决三餐已成为新常态。尽管近几年来环保意识兴起,让一些民众改用自备容器外带食物,但是更多人因各种理由继续使用餐饮业者提供的一次性容器,即便业者会为容器收取额外费用,顾客也似乎不介意。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去年阻断措施期间,国人外带和订购外卖所制造的额外塑料垃圾多达1334吨,相等于92辆双层巴士。参与调查的1110人当中,大约四成从来不会自备容器打包食物。

每月需花12元外带费用

摊贩把食物装在塑料容器里。

图: 关美玲

若以每个外带容器收费0.20元,每天外带两餐来计算话,一名食客每个月就得额外花费12元购买这些即用即丢的容器,而这笔钱可以购买大约三盘鸡饭或八杯柠檬冰茶。

《狮城放大镜》在午餐时间前往厦门街熟食中心,发现大多数民众依然选择使用摊贩的一次性容器外带食物,例如纸盒、塑料盒或保丽龙盒;有的自备容器或饭格(Tingkat),当中以家庭顾客为主。

不少受访的消费者认为一次性容器较方便,因此不介意支付外带费用,也不会特别计算这些开销。

上班族黄先生表示,自备容器要自己洗,不方便,外带容器用了可以直接丢。

公众李先生表示,在消费者的眼里,0.30元的外带容器费用看似很少,但是对摊贩来说,如果每名顾客支付0.30元,当天有100名顾客,这是相当多的收入,因此他乐意支付外带容器费来支持摊贩。

36岁上班族亚历珊德拉则认为,外带容器费用或许微不足道,不过每次使用一次性容器,对环境带来长远的负面影响。

塑料容器。

图: 陈良同

为了维持营运开销,并且推广环保意识,本地许多餐饮业者数年前就为外带容器收费0.20元或0.30元,饮料杯则是0.10元或0.20元;自备容器或杯子的民众则无需支付额外的外带容器费用。

此外,本地环保组织零废新加坡(Zero Waste SG)在政府的支持下,去年12月在五座小贩中心推动“自备容器”(Bring Your Own Container)运动,包括举办幸运抽奖来鼓励消费者减少使用一次性容器。

新加坡管理大学李光前商学院市场营销学副教授张瀚文受访时指出,从消费者行为研究来说,公众其实习惯性被眼前的事情所吸引,而不会想到未来发生的事情。

“其实,这主要是在讲一个交易,一个是眼前的便利性,就是花0.20元或0.30元的外带费用。假如你经过小吃摊贩,刚好没有适合的容器,肚子又饿的话,那我觉得大多数人还是会支付外带费用。”

她补充,另外一种消费者是比较善于长期规划的人。他们会精打细算,如果自备容器外带食物,这个月底可以节省多少钱。

食客:疫情期间改用自备容器

一名食客自备饭格(Tingkat)外带食物。

图: 陈良同

不过,还是有食客在疫情期间改用自备容器。有食客表示,疫情期间不鼓励堂食,因此才会改变用餐习惯。66岁的上班族李女士说,自备容器清洗后可以重复使用;相反的,摊贩提供的容器往往都是即用即丢,觉得很浪费。

63岁的黄先生认为,塑料袋有很多毒素,不适合装食物,因此自备容器会比较好,除非是外带比较冷的食物,或者是自备的容器不够用,才会使用摊贩的容器。

在中央商业区上班的卓小姐透露,如果从家里附近的小贩中心外带食物,那么就会自备容器省下外带费用,至于外出工作时因为不方便携带太多东西,只好使用摊贩的容器。

收取外带费用摊贩有赚吗? 摊贩:还得倒贴

保丽龙和塑料容器。

图: 关美玲

有消费者声称,本地一些食阁和摊贩在疫情之前没有收取外带费用,但如今却要顾客为外带容器买单,形同加重生活负担。“最近政府都有在津贴小贩,他们也应该有点同情心吧!”

不过,受访的摊贩强调,收取外带费用并无法为他们带来额外收入。

糖水摊贩曾玉真认为,0.10元或0.20元的外带容器,对她的生意影响不大,关键在于多少人来买,“如果一盒糖水卖1.60元,那么我就可以收回十个容器的成本。”

“我们没有赚、没有亏,只是会轻松一点,因为平时(禁堂食前)收档了还要花多一、两个小时来洗碗,现在只做外带生意就不用这么辛苦。”

鱼汤摊贩洪义波说,除了塑料容器,他们还得购买汤匙、筷子等餐具,成本就已经超过0.20元了,“ 但那些餐具等其他费用不可以加了,再加就没有顾客了。”

民众外带食物。

图: 关美玲

墨西哥煎馅饼摊贩陆祖华说,他需要至少三个容器来装主食、小食和酱料,因此收0.30元的外带费用,但是购买容器的成本就接近0.60元,换言之只能填补一半的成本。“我用比较好的纸盒,因为中央商业区的上班族不接受保丽龙盒子。”

不过也有摊主愿意不收取外带容器费。干捞面摊贩汤凯宇自愿吸纳成本,为顾客免费提供外带容器,因为用塑料袋装食物给顾客显得很吝啬,而且顾客吃起来也不方便。

另外,为了留住顾客群,口福食阁也从去年的阻断措施开始,鼓励旗下摊贩免收外带费用,此举也间接地鼓励顾客外带,避免消费者堂食,减少病毒传播的风险。

张瀚文副教授解释,收取外带费用的真正目的,是让大家多想想,是否需要这些一次性的容器。

“其实,0.20元或0.30元可能稍微低了一些,可能要到0.50元,大家才会去想下次还是自备容器好了。”

点击阅读更多《狮城放大镜》报道。

相关标签
  • Singapore Close-Up
  • 外带
  • takeaway
  • 狮城放大镜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