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放大镜】组屋区设吸烟舱 烟客会专程下楼抽烟吗?

【狮城放大镜】组屋区设吸烟舱 烟客会专程下楼抽烟吗?

2019冠状病毒疫情期间,更多人在家办公,在家抽烟的人多了,受到影响的人也多了,居民针对二手烟的投诉随之增多。

金文泰4道组屋区近期启用了两个装有冷气的特定吸烟设施,鼓励烟客使用,不要在家抽烟。但是,多少人会为了抽根烟,特地出门下楼呢?

本期的《狮城放大镜》带你到金文泰,以及设置吸烟亭已有七年的义顺组屋区一探究竟。

为了家中小孩 愿意天天下楼抽烟

坐落在Trivelis私人组屋外的吸烟舱。

图: CNA/Jeremy Long

设在Clementi Ridges预购组屋和Trivelis私人组屋的两个特定吸烟设施上个月30日启用,这些试验性设施将放置至少一年,永续发展与环境部将同淡马锡理工学院进行研究,以评估这些设施如何有效地减少二手烟问题。

《狮城放大镜》前往那里观察时,发现一名男子特地从住家下楼使用吸烟设施。他说,自己这么做是因为家里有小孩,不希望家人受到二手烟的困扰,而且里面有冷气,也有垃圾桶让烟客丢弃烟头,有助于保持环境卫生。

他指出,这个吸烟设施是居民提出反馈后而设立的,他愿意天天下楼使用它。

40岁的家庭主妇胡女士的丈夫之前也经常在家里吸烟,经过劝说后开始到楼下吸烟,最近也开始使用吸烟舱。

然而,少了丈夫在家抽烟,胡女士仍然饱受二手烟的困扰,因为邻居仍然会在家抽烟,她晒在屋外的衣服就会沾染到烟味。随着指定吸烟设施启用,胡女士相信二手烟的问题将会减少,关键在于邻居要如何配合。

位于Clementi Ridges预购组屋外的开放式吸烟设施。

图: CNA/Jeremy Long

72岁的颜太太也经常面对楼上邻居在家抽烟所造成的二手烟问题。她说,邻居每天会在卧室或厨房吸烟,也没有使用烟灰缸。除了导致她的家弥漫难闻的二手烟,烟灰也会弄脏她的窗口,女佣清理到生气。

“我们闻到(二手烟)很辛苦,每次这样(烟味飘入屋里)就快点关窗口……我劝过邻居(别在家里吸烟),但是他不接受,我要怎么样?”

声称只是偶尔在家抽烟的70岁邻居蔡先生说,他平时会骑脚踏车出门到咖啡店喝咖啡,顺便在外头吸烟。“我的孙子回来的时候,我就没有吸烟;等他们回去,我一个人在家就可以吸烟。”

他表示不知道组屋区增设了特定吸烟设施,未来会过去见识一下。

多数烟客会在外出时顺便使用

义顺南区的其中一座吸烟亭。

图: 吕思娴

为了解决二手烟的问题,义顺早在2014年首开先河,首次在组屋区设立吸烟亭,目前已经有50个吸烟亭,义顺南区就有40个,相等于每隔三座组屋就有一个,设在咖啡店外的吸烟亭就吸引不少烟客前去使用。

这里的吸烟亭采用开放式设计空间,二手烟仍然会飘散,33岁烟客洪先生就认为,如果非吸烟者经过时吸入二手烟,烟客们也无可奈何,“不可能要我们忍住(不吐出烟雾)”。

他透露,他每天会使用吸烟亭三次,通常是在咖啡店用餐之后顺便在那里吸烟;如果没有出门的话,他会到组屋外的开放空间,抑或垃圾桶旁边吸烟。

他认为,吸烟亭给烟客带来方便,只是空间有点小,无法容纳太多烟客,因此建议有关当局扩大吸烟亭。

60岁的烟客黄先生则说,这五、六年以来,他每当外出活动后就会使用吸烟亭,但是从来不会为解烟瘾而特地出门使用。

负责义顺南区的义顺集选区议员陈澮敏受访时说,她每次走访该区时,都会看到烟客在使用吸烟亭。她举例,在疫情之前,多数烟客是在下班途中到吸烟亭吸烟后才回家,或者出门外带食物时顺道吸烟。

义顺地区投诉是否有减少?

义顺南吸烟亭贴上海报,提醒烟客关于吸烟的害处。

图: 吕思娴

陈澮敏说:“我们(清洁工)每周一次清理吸烟亭内的垃圾桶,从那里我们就可以知道,其实吸烟亭是蛮多人在用的。”

尽管如此,她坦言,还是有烟客在家里吸烟。经过一番沟通后,一些烟客对邻居也产生了同理心,后来也主动前往吸烟亭吸烟。

陈澮敏透露,去年7月到12月期间,由于更多人在家办公,居民针对吸烟问题的投诉比较多,不过今年的投诉减少了。

她表示,区里的这类投诉这些年下来已经有减少,如果没有吸烟亭的话,相关投诉相信会越来越多。

不过,《狮城放大镜》日前在社交媒体Instagram进行的调查显示,68%的用户不认为特定吸烟设施能解决组屋二手烟的问题,原因是烟民不会特地为了吸烟而下楼,往往会为了方便而在家里或走廊吸烟。

今年2月,永续环境与环境部长傅海燕引述国家环境局的观察指出,义顺南吸烟亭的存在并没有减少公众对吸烟问题的投诉,当局将继续监督并支持社区解决二手烟问题的努力。

当局去年向组屋区违例吸烟者发出逾千张罚单

图: iStock

根据吸烟(在特定地区禁烟)法令,公众禁止在组屋底层和公共区域,如走廊和楼梯吸烟。在禁烟区吸烟的烟客,可被罚款200元,若被控上庭可面对最多1000元罚款。

此外,环境公共卫生法令也禁止居民高楼抛掷烟头在内的物品,初犯者罪成可被罚款2000元,再犯可罚4000元,第三次以上则可罚款1万元;法庭还可以向违例者发出劳改令。

基于疫情的关系,越来越多人在家办公,附近居民对吸二手烟的投诉也因此增多,包括烟客在组屋走廊和其他区域吸烟、乱丢烟头导致楼下邻居的衣服烧出洞口,以及非吸烟者遭受二手烟的困扰。

国家环境局的数据显示,去年当局一共开了1090张罚单给那些在组屋禁烟区吸烟的违例者,这比前一年增加了112%;同时,居民去年针对组屋吸烟问题的投诉也比前年增加25%。

去年10月,义顺集选区议员黄国光曾在国会建议装置摄像头,取缔在住家窗户或阳台吸烟的行为。然而,公众对此建议反应两级化,永续发展与环境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则认为,这个做法存在一定难度,当中涉及侵犯隐私的问题。

点击阅读更多《狮城放大镜》报道。

相关标签
  • Singapore Close-Up
  • 二手烟
  • second hand smoke
  • 吸烟
  • smoking
  • 特定吸烟设施
  • designated smoking point
  • 狮城放大镜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