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召车业者否认大量竞标拥车证 导致成交价飙涨

租车公司Tribecar表示旗下车队近期未大幅增加。 图:Facebook/Tribecar

本地两大私召车业者表示并未在近几个月大量竞标拥车证(COE)以扩大车队,因此否认是他们导致拥车证成功标价不断飙涨的说法。

新传媒英文新闻网CNA报道,当本月份第一轮公开组的拥车证成功标价突破11万元的消息,于7月6日公布后,迅速引发网民热议。

在今天(20日)出炉的本月第二轮投标活动中,公开组的拥车证价格继续攀升,并创下11万4001元的28年来新高。

由于租车公司旗下的租借车辆所需的拥车证属于公开组,网民质疑拥车证竞标价飙升,主要是本地私召车业者和租车行“大量”竞标拥车证所导致,并提议将租车公司从公开组抽离。

有网民觉得,因为大部分的私召车司机买不起车辆,所以多数通过租车来执业。

对此,私召车业者纷纷否认在过去几个月大量竞标拥车证,把投标价“炒高”。

业者:拥车证价格飙升 对租车市场不利

受访的租车公司Tribecar表示,公司不曾在过去几个月里大幅添购车辆,并表示高昂的拥车证价格其实也对共享汽车市场造成伤害。

二手豪华车商Motorway Group的老板Michael Lim坦言,公司旗下的租车行Lion City Rental(简称LCR)近期并没有增加竞标拥车证的数量。

他说:“竞标价如此之高,成本太高只会推高租金,司机根本负担不起,没有意义。”

他解释,由于旗下多数车子的车龄不到六年,公司计划明年才扩充车队。LCR目前所拥有的租借车辆属本地租车行之冠,其为私召车业者Grab和GetGo的司机提供租车服务。

据悉,Grab也不曾为GrabRentals的司机伙伴大量竞标拥车证,而Gojek旗下的司机是向租车行租借车辆,所以公司不曾参与拥车证的竞标活动;提供共享汽车服务的GetGo则拒绝置评。

车商:拥车证数量减少才是主因

新跃社科大学交通分析师副教授Walter Theseira受访时透露,他听说本地有租车公司目前想扩充公司的车辆,但他没有确实的数据。

他说:“想扩充其实很合理,许多租车公司在疫情期间都会削减车辆,或不更新旧车的拥车证。但自从防疫措施放宽后,民众目前对私召车和德士的需求提高,对共享汽车服务的需求也增加。”

Motorway Group的Michael Lim坦承,人们为了便利和疫情限制的放宽,促使车辆租借服务的需求在不断增加,但他认为,拥车证的数量越来越少,才是导致标价不断飙升的原因。

Tribecar的发言人表示:“我国的汽车共享市场虽不断增长,但仍属于萌芽的阶段,目前市场上的共享汽车数量估计是3000辆。而且,截至今年5月,这只占全岛汽车数量不到 0.5%,因此不太可能影响拥车证的标价。”

他表示,公司目前拥有1400辆汽车,数量要比其他共享汽车业者如GetGo、BlueSG和Shariot都多。

陆交局的数据显示,至2020年底,包括自驾和专职司机在内的本地私召车总数量为7万1147辆;在2021年底,即大流行全面爆发时,数量下降至6万7990辆,而今年5月底,数量已回升至6万8395辆。

陆交局近日发布声明表示,高拥车证价格源自2020年2月一直持续的高需求量,以及近年来报销汽车数量减少,导致拥车证供应低迷。

相关标签
  • COE
  • 拥车证
  • private hire car
  • 私召车业者
  • 租车公司
  • car rental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