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节到宏茂桥竟要30元 车资近期狂飙乘客怨声载道

图:iStock

随着政府放宽防疫措施,私召车和德士服务需求近期明显上涨,有许多乘客就发现私召车最近车资翻倍,一些还因为深夜叫不到车,被逼夜骑共享脚踏车三小时才回到家。为应付高涨的需求,私召车业者推出奖励计划,吸引更多司机加入载客行列。

24岁的慧菁在接受《8视界新闻网》访问时说,她上个月22日同一群朋友到克拉码头一带的酒吧聚会后,在凌晨12点多准备回家时,却发现私召车车资 “涨到很离谱” 。

她表示,有朋友要从克拉码头前往实龙岗和盛港一带,结果发现收费竟涨到40到70元,而且还“一车难求”。

“(车资收费)非常昂贵,而且他们根本叫不到车,没有一辆私召车愿意载送,路上也没有德士可拦截。”

慧菁说,她朋友最后只能选择骑共享脚踏车回家,花了三个多小时才到家。由于她也不想额外花钱,加上路途较近,决定同朋友一起骑车回家。

32岁的Sarah Oh则告诉新传媒英文新闻网CNA,她一天傍晚6点的高峰时段,尝试从蔡厝港叫车到克兰芝,却发现车资收费飙到35元,比平时的10多元高出不少。

32岁的Sam Chui也说,一般上他从植物园到罗敏申路亚非大厦(Afro Asia),车资只需14元,结果叫车时却发现已涨到23元至30元之间。

两人最终都决定放弃叫车,改为乘搭地铁。

私召车司机。(图:Today)

私召车业者:需求料还会增加

私召车业者Grab发言人受访时说,过去两年疫情期间,因为需求下跌,导致一些司机不再活跃载客,然而随着我国近期松绑管制,乘客需求已出现回弹。

“为应付需求,我们已经推出了多项措施,包括各种奖励计划,以鼓励我们现有的司机在高峰时段开车,并吸引新的司机加入。此外,我们还推出了司机推荐计划。”

另一个私召车业者Gojek发言人同样透露,随着更多防疫措施放宽,公司也预计会出现更多召车需求。

“(我们)现有很多项计划和措施,以吸引司机日后开车载客。我们去年还宣布加强远端接客奖励措施,以奖励那些愿意开车到更远地方接客的司机,比如到机场。”

SMRT旗下子公司Strides Mobility高级总经理Yeow How Pheng则认为,目前情况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稳定下来,公司也正在招募更多德士伙伴。

相关标签
  • Grab
  • gojek
  • 私召车
  • 车资
  • 载客
  • fare hike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