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僵持事件破门救人有多难?记者体验告诉你

发生僵持事件破门救人有多难?记者体验告诉你

有人逃避追捕,将自己反锁屋内;有人闹自杀,不让他人靠近,还危坐窗沿;也有人因精神疾病,出现偏激行为,甚至恐吓要伤害他人;僵持事件(stand-off situations)瞬息万变,当局要如何确保各方人身安全?

记者带你深入了解警方在救援行动中的各个必要部署。

大阵仗支援 有必要吗?

发生僵持事件时,当局经常派遣许多救护资源到场支援应对,时而引起公众质疑,有必要动用这么多资源吗? 

中央警署署长陈秀鑫助理警察总监(37岁)指出,僵持事件时不时会发生,会将自己反锁的人,一般是要逃避警方的追捕、闹自杀或精神状态不好。

救援行动最终目的是希望确保各方安全,能在不动用额外资源的情况下顺利解除危机当然最理想,但现场情况瞬息万变,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所以当局不能掉以轻心,冒险简单应对。
 

图: 蔡庆顺

中央警署署长陈秀鑫助理警察总监。

图: 蔡庆顺

他指出,发生僵持事件时,警方的当务之急是要安全且有效地解除危机。在场的指挥官要迅速判断闹事者是否有自残或伤人的倾向,与此同时要备好各方资源,随时应对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包括让危机谈判小组到场试图劝阻,以及让特别行动小组随时准备破门救人。在部署救援行动时,有时也需要民防部队的救援部队到场支援。 

撞门杆重达16公斤 破门其实不简单

碰到需要动员特别行动小组的事件,参与的警员都是全副武装,戴头盔、拿盾牌,用电锯锯门、用撞门杆撞开大门等。

记者体验了使用单人撞门杆试着撞门,单是撞门杆就重达16公斤,要撞破一般的木门也要吃力地扛起撞门杆,连撞三下才能撞开,遇到特别坚硬的大门就更困难。

陈秀鑫说:“僵持事件有时会长达六小时或更久,每个个案的情况都无法预估,也会随时改变,我们无从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会自残或伤害他人,这使得救援行动更加困难也更具挑战。” 

要谈判先学会聆听

警方危机谈判小组首席心理学家何慧芬(39岁)透露,需要出动谈判小组去谈判的个案,往往离不开纠纷、感情、财物问题或者精神问题,有些则是受到药物影响。

她就指出,要做好谈判工作,学会聆听至关重要,“要聆听他们说的,才能有效回应他们,有效沟通谈判下去,让他们感觉被理解,他们才会信服,也才会配合你。”

作为警方的心理学家,能在不造成任何伤害的情况下,通过谈判顺利劝服涉事者和平解除危急,是她最大的满足。

今年首三个月,警方的危机谈判组一共出动11次,处理的案件包括反锁屋内的对峙情况。由于对峙案一般耗时,警方也会调动不同组的警员协助和应对。
相关标签
  • SPF
  • 新加坡警察部队
  • 特别行动指挥处
  • 特别行动组
  • 救援
  • 热门 Popular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