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打消回家念头”马国员工对周期性通勤安排感混淆

新柔长堤

图: 蔡佑霞

新马周期性通勤安排条例出炉,不过,不少身在新加坡的马来西亚员工表示对条例感到混淆,也因担心得承担庞大费用而打消跨境回乡的念头,纷纷叹“回家路仍漫漫”。

“回一次家要花多少钱?”

自周期性通勤安排(Periodic Commuting Arrangement,简称PCA)相关条例在昨天(1日)出炉后,不少在本地工作的马国员工在Facebook多个群组展开讨论,认为条规复杂,也有人担心回乡一次就要承担不少费用,所以宁可选择暂时不回乡。

“直接打消念头”

来自马国柔佛的卢永达今年32岁,在新加坡从事旅游业客服人员工作已有11年。以往他每周都会回马一次,不过今年因2019冠状病毒疫情,他已有四个多月未回乡。

他今天(2日)接受《8视界新闻》访问时说:“我直接打消回家的念头了。”

据他的理解,返马来西亚的故乡后,如果在周期性通勤安排下回新加坡工作,在入境新加坡后,他还得履行至少七天居家通知,“虽然说居家通知住宿费用方面,新闻上是说雇主和员工可自行决定(如何分担)。但我想,这是自己要回家的,大多雇主应该不会帮忙承担。”

“回去一次,费用相信很高,不值得。”

在周期性通勤安排返新工作的马国员工,需要到到酒店、公寓式酒店或是单人住宿(single-occupancy residences)履行至少七天居家通知,不能住在宿舍、旅社或是租来的房间。

卢永达说:“新加坡最便宜的经济型酒店,都要50元一晚吧?还没包括三餐。 算100元一天,都要$700了。”

除了住宿的费用外,周期性通勤安排所牵涉的其他费用还包括,从关卡到履行居家通知住宿地点的车费、抵境后的检测费用,以及万一检测呈阳性后的治疗费等。当局提到,履行居家通知的住宿费用以及抵境后的检测费用可由雇主或员工承担,但雇主必须在提出申请时就为200元的检测付费。

另外,他也担心年假不够用,“难得回去马来西亚一趟,至少也会待上七天吧。不过在回到新加坡还得履行七天的居家通知。就算雇主同意,我也不够年假。”

“一岁女儿现在都会跑了”

30岁的马国人黄小姐在新加坡当会计已有八年。她接受《8视界新闻》访问时说,目前她对过境条例未能完全了解明白,短期内放弃回家探望家人的打算,“想回不敢回”。

她说,自己如果现在就回乡,“会担心饭碗不保” 。另外,由于还未完全了解跨境条规,她也担心自己若回马,之后再入境新加坡时不知道会否遇到困难。

因为疫情,黄小姐与老公、1岁半的女儿分隔两地长达四个月,“我女儿原本还在地上爬、还不会走路,现在都会跑了”。

黄小姐坦言对未来感到担忧,“我也不想错过孩子的成长。如果疫情一直没有好转,我可能就要放弃新加坡的工作了,回到马来西亚做小生意。不过,另一方面,我也担心如果有第二波、第三波的疫情,回到马来西亚,若经济不好,做什么生意都难。”

周期性通勤安排将允许持新马长期商务或工作签证的新加坡和马国公民和永久居民,到彼岸工作。他们在连续工作至少3个月之后,可申请短期回乡假,再回返工作地工作至少3个月。

周期性通勤安排将从8月10日起接受申请。

相关标签
  • 新马互惠绿色通道
  • 互惠绿色通道
  • Periodic Commuting Arrangement
  • Reciprocal Green Lane
  • 新柔长堤
  • causeway
  • 越堤族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