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位议员针对《防止外来干预(对应措施)法案》发言

17位议员针对《防止外来干预(对应措施)法案》发言,焦点包括新法案是否应该展开更长时间的公共咨询,法案是否给予部长过大权力,并提出各界对新法的疑虑。

17位议员针对《防止外来干预(对应措施)法案》发言,焦点包括新法案是否应该展开更长时间的公共咨询,法案是否给予部长过大权力,并提出各界对新法的疑虑。

国会反对党领袖毕丹星认为,司法是避免制度被滥用的强有力监管机制,他质疑新法赋予内政部长太大的权力,并呼吁政府将法案提交一个特别委员会进一步审查,同时听取更多民间的反馈意见。

也是阿裕尼集选区议员的毕丹星说:“政府应该就新法案征询公众反馈。政府没有做到,也不愿意推迟这场辩论。当局或许可以考虑设立特别委员会,收集公众意见以及检讨监管机制等。政府不应该关上这扇门。更令人困惑的是政府多个月前就已经深思熟虑计划提呈这个法案,为什么很难空出一段时间在法案一读之前展开公共咨询。”

教育部兼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政务部长孙雪玲则表示将国家安全事务置于法院体系之外进行独立审查,并不是我国独创的做法。

孙雪玲说:“法案提出设立独立审查庭来审理上诉。因为相比高庭,独立审查庭来审理上诉更加合适,因为它的审查人员除了有大法官,
还有具有专业能力的人士,例如安全分析和技术专家,他们具有背景和专业知识去审理关于国家安全的问题。这些独立审查庭成员自己也需要通过必要的安全审核。”

议员们也针对应该如何定义“具政治影响力的人”,如何避免新法打击民间和商业团体以及公众参与政治的空间等提出看法。

官委议员陈艺璇表示:“想要影响公众意见或决定,是倡导活动时的重要组成部分。不断增加的申报要求,可能会让小型机构被盯上,也会给想要参与和贡献或只是单纯想要发表意见的公众增添障碍。民间倡议活动可能会因此重新考虑。”

武吉班让区议员连荣华说:“我们都知道在司法的眼里,没有所谓‘无知者无罪’的原则。所以他们都会担心以往与海外组织的这些互动方式,以及未来的这些交流接触,会不会造成他们或他们的机构被列为有政治干预的成分。”

阿裕尼集选区议员严燕松表示:“我提议将各政府部门的常任秘书和副常任秘书纳入名单。这些官员领导制定和草拟法律的工作。他们是负责各项事务的专家,几乎每天都会就政策事务给部长提出建议。”

相关标签
  • FICA
  • 防止外来干预(对应措施)法案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