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游行回忆满满 资深表演者盼妆艺重回街道

62岁的阿嬷张清甘第一次参加妆艺是在1976年,当时的她还是个少女。

“我记得那时我在念中四,才16岁,在等O水准成绩放榜。学校就说,人协在招人参加风笛队。我和几个同学就结伴参加,在妆艺表演耍棒和组成啦啦队。”

那一年,张清甘的妆艺队伍从花柏山一路游行到直落布兰雅。尽管需要经过数个月的排练,能和朋友一起参与妆艺并且认识新朋友,让她忘了一时的辛劳。

“我年轻时需要到父母的酿豆腐摊位帮忙,但因为太喜欢妆艺,我在摊位最忙的时候仍坚持去参加彩排,所以父母很不高兴。我去参加彩排的时候就叫弟弟帮忙父母顾摊位。每逢周一、三、五,傍晚7点到9点需要彩排,很好玩。”

张清甘(左二)在1976年首次参与妆艺游行。(图:受访者提供)

张清甘在1978年再次参加妆艺,她对那一年的妆艺有着特别深刻的回忆。“我记得那一年妆艺路过如切一带,那里是我成长的地方。我在表演时,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邻居和朋友,他们都很热情地跟我打招呼。”

现在已退休的她仍然积极活跃于社区,在淡滨尼星辰居民委员会担任副主席,为居民主办活动。正是这份热忱,让张清甘参加了六次妆艺大游行。尽管她最近一次在2019年参与妆艺时已上了年纪,体力大不如前,但她还是带领一群“乐龄阿姨”们,顺利完成了舞蹈。

因为疫情限制,妆艺这两年来都以线上线下方式举行,张清甘坦言十分可惜,并希望疫情早日结束,以往大游行的盛况可以再现。“以前在邻里,邻里比较亲切,路边很多观众,气氛很不同。”

1978年的妆艺路过如切一带,那里是张清甘成长的地方。(图:受访者提供)

张清甘最近一次参与妆艺是在2019年。她带领一群“乐龄阿姨”们,顺利完成了舞蹈。(图:受访者提供)

疫情下的妆艺

相比之下,今年“典”亮妆艺五十年的表演者不仅无法跟聚集在街道旁的观众互动,甚至也无法跟其他表演者接触。

14岁的阙菁佇所属的舞团只有18人,但他们也得分成六组,以每组三人的方式呈献表演,团员们也只能跟自己的小组彩排。观众也只能通过线上直播观赏今年的妆艺表演,只有少数受邀观众能观赏现场演出。

“虽然我们无法像以往能与观众有近距离接触,但仍能使用特效和灯光让观众一饱眼福。我觉得这就是妆艺表演一直在进步的地方。”

阙菁佇将在今年的“典”亮妆艺五十年呈献结合百老汇爵士和传统元素的舞蹈。今年首次参与妆艺的她透露,小时候曾从住家窗口看到妆艺花车经过,觉得“非常壮观,缤纷色彩,表演者的服装也很艳丽”,因此参加了去年举办的妆艺D:2舞蹈比赛,夺得第二名,受邀参与今年的妆艺表演。

阙菁佇将在今年的“典”亮妆艺五十年呈献结合百老汇爵士和传统元素的舞蹈。(图:受访者提供)

妆艺表演少不了绚丽夺目的道具。阙菁佇坦言,最大的挑战就是在舞蹈中结合巨型的蝴蝶道具。“我们从来没有用过那么大的道具跳舞,道具也一直顶到舞蹈室的天花板,但是我们还是在有限的空间里完成排练。”

妆艺友谊永存

虽然疫情改变了妆艺的呈献方式,但不变的是表演者从中收获的友谊和宝贵回忆。

首次参与妆艺时仍是少女,如今已是祖母的张清甘说,疫情加上需要照顾小孙子,让她暂时放弃参与妆艺的念头,不过她从未忘记参与妆艺带给她的欢乐。

虽然疫情改变了妆艺的呈献方式,但不变的是表演者从中收获的友谊和宝贵回忆。(图:受访者提供)

“真的很享受表演的气氛,可以看到穿上不同服装的人,跟他们交朋友。我在2019年参与妆艺时还碰到1967年和我一起参与风笛队的老队友,看到他们感到很亲切、很开心。只要我还可以走动,我还是会想参与。”

阙菁佇也表示,只要有机会也还想再参与。“我觉得妆艺虽然形式变了,但还是有春节的气氛,这是一次很难忘的经历。”

“典”亮妆艺五十年将于今天(12日)晚上8点,在星耀樟宜登场。《8视界新闻网》也将全程直播。

相关标签
  • 典亮妆艺五十年
  • 妆艺
  • Chingay 2022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