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失去避风港的孩子遮风挡雨 寄养家庭苦与甜

“我们很开心你能来到我们的家庭里,我们也很欣慰看到你一天天地长大。”

寄人篱下的生活就一定不如意吗?当家的意义从避风港变味,阻碍孩子的健康成长时,寄养家庭成为了他们短暂的心灵港湾。冯金兰的家庭在三年前迎来了一名寄养孩童小艾(化名),在经历一段辛苦的磨合期后,他们现在享受着彼此所带来的甘甜。

“刚开始的时候她很抗拒我们,她会觉得我们都是坏人,因为强迫她和妈妈分开。她会说妈妈没有打她,是她自己跌倒,身上才会有那些伤痕和淤青。”

45岁的冯金兰回忆起小艾刚刚来到家中的情形时表示,原先她的情绪波动很大,有时甚至会哭闹半个小时以上。面对她的情绪化表达,冯金兰起初也被吓到,感到无所适从。

“刚开始的时候,我一去跟她讲她就喊越大 声,我就等她冷静下来,才慢慢问她发生什么事情。久而久之,她觉得这样哭哭闹闹,也没有什么用。”

而在家庭方面,已经有两个儿子的冯金兰表示,儿子偶尔也会因为和这个新妹妹吵架而同她发脾气。

“不否认刚开始真的是很辛苦,尤其是前面的三到六个月。有一段时期我真的想拿白旗出来,想放弃了。好辛苦,因为要做工,又要顾虑儿子的感受,又要照顾小艾。”

但思考再三,为了不让孩子产生被遗弃的感觉,她仍坚持了下来。

一句“我爱我的寄养家庭” 一切都值得

辛苦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在小艾来到家里三四个月后的某一天,她从学校带回一幅画,令冯金兰感到惊喜和感动的是,画上画着五个人,分别是自己和丈夫、两个哥哥以及小艾自己,在空白的地方还能看到几个大大的英文,写着“我爱我的寄养家庭”。

小艾带回家的画

图: 林炜鸿

这幅画让冯金兰瞬间觉得所有的辛苦和付出都是值得的,因为“她已经开始接受我们,已经融入到这个家庭里”。

其实在决定加入社会及家庭发展部的寄养家庭计划前,冯金兰也曾被家人质疑。

她的妈妈就对此表示疑惑:“你自己都有孩子了,你又要做工,你真的有时间吗?你真的要做吗?”

她的大儿子也会问:“妈咪你真的要做吗?有很多责任的,你不可以出国,很多东西你都不可以做。”

但易地而处,只要一想到如果要进收容所的是自己的孩子,就令冯金兰难以接受。不过所幸后来事情都往她所期望的方向发展。

冯金兰表示,整个过程中,先生和佣人的帮助非常大,每天早上要帮忙照顾小艾的饮食。而两个儿子的表现则让她感到意外。

“我的大儿子,他是那个说不要的,但是小艾一来,他会带她去楼下玩,看住她,看她爬高爬低。反而是小儿子,他刚开始是那个说要的, 可是小艾来了以后就一直吵架。”

三年寄养生活换来孩子身心健康成长

在冯金兰看来,这三年时光里,爱心、恒心和耐心是让她坚持下来的三个重要因素。她认为一切都是从爱开始,通过爱和关怀可以为处于黑暗中的孩子带来生命中的阳光。

初到寄养家庭的时候,身体孱弱的小艾几乎每个月都会生病,吸收知识的速度也十分缓慢。

当小孩子一直处于受惊吓的状态时,他的脑子就会处于备战状态,从而影响到他的学习等各方面。

“我记得她刚来的时候,第二年就读小一,我担心她不会自己去买东西吃,所以我就教她数钱,我教她1毛加2毛教了整一个月。”

不过现在小艾的情况已经慢慢改善,性格一天天活泼,学习能力大有提高,健康状况也让人更为放心。

“她现在学东西很快,在学校成绩都是80多分,你会有那种满足感,她真的是成长了很多,进步了很多。”

寄养家庭和原生家庭通常不直接见面

尽管生活在寄养家庭当中,寄养孩子还是会定期和原生父母见面互动。每个星期六早上,小艾都会和妈妈出去,星期天则去爸爸家,直到星期一放学后才回来。

冯金兰每个星期都会送小艾到约定的地铁站,风雨无阻。她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现在已经视其为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了。

“我们有时候会开她玩笑。很好命,周末又有得出去玩,又有得买东西,这样多人疼,然后她就会在那边笑。”

而在通常情况下,寄养家庭和原生家庭不会直接见面,寄养服务官会成为双方的沟通桥梁。

根据寄养服务官的评估和观察,小艾今年底就将回到原生家庭重新和亲生母亲生活在一起。冯金兰这段独特的经历到时也将告一段落。

参与寄养计划的家庭需要克服许多困难,但冯金兰表示,休息几个月后,自己或许会再次投入这项计划,照顾新的需要帮助的小孩。

相关报道:照顾社会边缘儿童 寄养服务官:须有接纳孩子的心

相关标签
  • foster family
  • 寄养家庭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