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业者:打造品牌耗心血  就此关闭心有不甘

图:取自K.STAR网站

家庭式KTV迟迟不予重开,受访业者表示,若被为情势所迫而关闭,他们损失的不仅是投入的资金,还有他们打造品牌所耗费的心血。

家庭式KTV业者昨天(30日)派出代表面见共同领导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的财政部长黄循财,请求让他们在安全措施下重开,但部长仅一再强调KTV属高风险领域,仍未明确列出重开时间表,让业者大感失望。

Sing My Song 家庭式KTV业者裴春清透露,部长建议他们转型或彻底离开这个领域,让他感到非常失望和痛心。

“有些业者打造店面和品牌,一间店可能就要投入上百万的资金,如果关闭,损失太大了。而且我们花了很多心思和精力,耗了很多心血才打造出一个品牌。它就好像我们的孩子一样,怎么可能说抛弃就抛弃?”

因此,哪怕部长已表示家庭式KTV短期内仍无法开业,业者仍不忍心决定结业。

Cash Studio业者潘纲表示:“我们还要回去想一想。如果短期内不能重开或许只能结业吧,但是现在我还是没办法做这个决定。我们KTV有厢房,转型太难了。”

厢房上锁后  谈何转型空间?

我国上个月出现KTV夜总会冠病感染群后,政府下令所有转型为餐饮店的夜间娱乐场所停业两周,之后,这些场所皆需符合当局列出的一系列规定,才可申请重开。

Romance KTV业者刘伟平透露:“当局列出了20多样规定,你需要符合这些规定了才能申请让调查员来审核,然后审核通过了,你才能拿到许可证重开。但是这个许可证现在很难申请到。我认识有业者做出调整,然后提交申请了。至今三个星期了,还没有任何关于调查员要来审核的消息。”

据业者透露,这20项规定就包括:拆除娱乐场所内的舞台设置、搬走所有KTV系统、桌球桌和飞镖等、将所有厢房上锁和在场所内张贴禁止娱乐活动的告示。

KVoice业者吴家安表示:“桌球桌和KTV系统这些不能只是盖住,必须要搬走。而且KTV厢房上锁后,我们哪里还有空间转型?”

吴家安在今年初申请加入KTV试行计划,并投入了约7000元在每个厢房内装置电眼。然而试行计划最终被无限延期,投入的资金化为泡影,而至今业者仍不知当局何时才会重启试行计划。

业者每月租金高达8万元

旗下拥有三间分店的K.Star业者曹晶表示,如今部长明确表示短期内KTV难以重开,她将考虑使用一间店面进行试转型。

“都坚持一年半了,如果现在放弃,真的很不甘心。我也愿意进行转型,转型至少我们还有一线生机,现在关着也不是办法。但是你得让我能够转型,你需要让我能够利用厢房转型。KTV厢房上锁,那我们还有什么空间让顾客用?”

曹晶也透露,她每间分店每月的租金约为8万元,若不扣除政府去年的租金回扣,她三间分店这一年半来的租金支出为432万元,成本非常高昂。

曹晶也说:“我们的员工也都没办法陪我们一起等,最后一个员工刚在这个月找到别的工作,也走了。我们国门都要打开了,我们是健康的娱乐项目,为什么就不能重开呢?我希望政府不要抛弃我们。”

相关标签
  • 家庭式KTV
  • KTV
  • 家庭式卡拉OK
  • 恢复营业
  • 热门 Popular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