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辣玉莎精神健康 发言供证均出于自己意愿

石清顺医生。(图:Youtube/gov.sg截图)

盛港集选区前议员辣玉莎的精神评估结果显示,从8月3日到本月3日,她头脑清醒、精神健康,在国会三次发言和在国会纪律委员会供证都是出于自己的意愿,而且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根据国会特权委员会今天(22日)发布的第六份特别调查报告,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建议国会特权委员会对辣玉莎进行精神评估,辣玉莎表示同意,并于本月17日和20日接受了心理卫生学院司法精神科代理主任兼高级顾问石清顺医生的评估。

作为一名受过专业训练的精神病专家,除了两次对辣玉莎进行评估,石清顺医生还讯问了辣玉莎的丈夫,并回顾了辣玉莎分别在8月3日、10月4日和11月1日在国会三次发表讲话时的录像,以及她本月2日和3日在国会特权委员会进行供证的录像。

石清顺医生今天(22日)在国会特权委员会针对辣玉莎的精神评估结果进行口头供证时表示,根据他的评估,在8月3日至本月3日,辣玉莎没有罹患任何严重到影响她如实表达能力的精神障碍。“她头脑清醒、精神健康,陈述内容都是出于自己的意愿,而且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并不完全理解什么是解离”

石清顺医生被问及8月3日辣玉莎的精神状态时指出,当她第一次在国会撒谎时,既不是出于冲动,也不是由于解离症(dissociation)或任何其他精神疾病。

他说:“这种谎言可能是由于错误的判断,而不是因为任何精神疾病。这是一种正常的反应,一名性侵受害者试图分割或压制那段记忆。”

石清顺医生还表示,辣玉莎并没有患有任何会使她倾向于说谎的精神疾病。“(我)行医超过25年,精神疾病患者说谎的频率并不比其他人高。”

他补充说,辣玉莎也没有创伤后应激障碍。

根据石清顺医生的评估,辣玉莎在这段期间也没有患上解离。他解释说,通俗来说,解离症是一种症状,而不是医学诊断。它指的是人丧失了心智整合功能,正常人在不同的情况下也可能有这样的经历。

石清顺医生表示,辣玉莎曾表示,她的心理治疗师跟她说她患有解离症,但根据他与辣玉莎的谈话,石清顺医生认为辣玉莎并不完全理解什么是解离(dissociative)。

石清顺医生也被特权委员会成员问及关于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 )的问题。针对此问题,石清顺医生说,这通常被称为多重身份障碍(multiple identity disorder ),是一种不同并非常罕见的障碍。患者通常会反复经历童年创伤,会在不同的身份之间切换,甚至会用不同的声音说话。石清顺医生说,辣玉莎的情况肯定不符合这个描述。

国会特权委员会公布第六份特别报告。心理医生对辣玉莎进行评估后认为,辣玉莎在今年8月3日到12月3日期间,并没有任何显著的心理问题,足以让她在国会和国会听证会上撒谎。辣玉莎则表示毕丹星和林瑞莲以精神疾病为由,来抹黑他人的做法非常过分。

创伤症状没达到精神障碍临界点

石清顺医生也被问及辣玉莎因遭性侵而造成的创伤,是否会持续影响她对此事的决断,以及如果并非如此,那么为何辣玉莎会在国会撒谎。他表示,他无法对辣玉莎的动机置评,但明确的是,辣玉莎在准备8月3日的发言和在当天在国会发言时并没有解离,而且是头脑清醒的。

毕丹星、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和副主席费沙曾表示,每当提到性侵遭遇时,辣玉莎都会情绪激动,而石清顺医生却指辣玉莎并未罹患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或解离症。石清顺医生表示,性侵是一个人最痛苦的经历之一,谈到这一话题时,受害者表露出情绪是很正常的,也是可以理解的。“事实上,直接地谈论一个人被性侵的经历,却不带情绪,比起情绪激动,才是不正常的。”

虽然石清顺医生没有否认辣玉莎有一些心理创伤的症状,但他认为这些症状没有达到精神障碍的临界点。在他看来,对于一个经历过创伤的人来说,在谈论这个话题时继续感到焦虑是一种正常的反应,这并不意味着这个人会智力受损或丧失行为能力。

石清顺医生说,辣玉莎可能会持续对这些记忆感到不安,但她的判断力和决策能力并未受到损害,她的神志是清醒的。

他还被问及,辣玉莎的判断是否可能受到创伤的影响,从而导致她产生“错误记忆”。石清顺医生重申说,辣玉莎并没有解离症,当她谈到性侵时,她所受到的影响不至于到导致她丧失心智能力的程度。

被问及一个遭受创伤但总体而言依然处于高功能状态的人在传达讯息时,是否能选择性地包含撒谎时,石清顺医生指出,通常来说这是可能的,但也可能有其他解释。不过,他不认为辣玉莎的情况存在这种可能性。

相关标签
  • 辣玉莎
  • 辣玉莎国会撒谎
  • 工人党
  • 国会特权委员会
  • Raeesah Khan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