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呼吸|胡锦伟】疫下婚潮追求小而美

6月学校假期是结婚旺季,福康宁公园是情侣拍摄婚纱照的热门地点。

图: 胡锦伟

“疫情期间最适合结婚。”为婚尚特辑拍摄封面的新晋名模这么说。这位千禧一代女生坦白地对父母说,“轰轰烈烈”的婚礼不是她的那杯茶。

到福康宁公园跑步,恰逢6月学校假期,公园里除了传来小孩的喧闹声之外,也有不少准新人在城门、草坪等景点拍摄婚纱照——我一个上午就捕获了三对。一年两次的学校假期是婚礼旺季,方便那些工作家庭两头忙的亲友挤出时间来喝喜酒。即使疫情来袭,摆酒请客因人数限制和社交距离而变得麻烦重重,大多数人还是改不了在学校假期结婚的传统。

等待漫长和未知

去年,疫情来得毫无预警,让那些一年前就订好婚宴场地的准新人乱了阵脚,为了不影响婚礼气氛,许多人决定把婚礼推迟。一些酒店和餐厅也同意保留订金,让客户重新择日摆酒,制造双赢局面。然而,这只是权宜之计,现实是这是一场漫长和充满未知的等待,让当事人费时耗力,真真扫兴。

我认识的一对年轻朋友,原定去年中旬结婚,婚礼展延后至今仍未再定婚期,在疫情明朗化之前,每个选择都教人举步维艰。两人已领了组屋钥匙,但没敢找室内设计师讨论装修事宜,如今外国劳工短缺,有的单位装修了几个月,门上仍贴着“工程进行中”的告示。除了等,还是等,他们说,笑声里有无奈。

如今情况有了改变,某酒店公关经理告诉我,许多人不想等下去,宁可先举办小型婚礼,待条例放宽后再补办大型宴席。“结婚是理性的终身大事,也是感性的两情相悦,如果枯等下去,耗掉时间,失去感觉,婚礼就变成例行公事,在对的时间走进礼堂才是正经。”

婚姻是理性的终身大事,也是感性的两情相悦,理当在对的时间点走进礼堂,不应为了宴客而一拖再拖。

图: 胡锦伟

舍轰轰烈烈  取小而美

早前为一本奢华杂志策划婚尚特辑,约这位酒店公关好友“谈生意”。她看了看我的广告提案,摇头说至少在未来两年内,她不会再宣传酒店宴会厅多大、多豪华、可容纳多少宾客,那不是疫下婚礼的卖点。一言惊醒梦中人,在防控措施下,小而美的派对取代铺张盛宴成为市场主流,简单不失隆重的婚礼蔚然成风,正合新新人类向往自由自主的诉求。

“疫情期间最适合结婚。”为婚尚特辑拍摄封面的新晋名模这么说。这位千禧一代女生坦白地对父母说,“轰轰烈烈”的婚礼不是她的那杯茶。“完美的婚礼,是一场欢乐而私密的聚会,让新人感觉幸福自在,有亲友的关爱和祝福相随。”这就是所谓的伊洛曼(Elopement)婚礼,英文原词是私奔之意,指摒弃繁文缛节,返璞归真,让结婚回归二人世界,而非“为整村人服务”。
 

千禧一代的新人主张自由自主,加上疫情肆虐,小而美的婚礼应运而生。

图: 胡锦伟

同一段婚姻摆多场喜酒

我再举另一个真实案例。原定今年底结婚的一对新人,眼看疫情反反复复,航空泡泡即吹即破,防疫措施放松后又再收紧,种种变数教人防不胜防,两人认为不该再等,决定把婚礼提前至今年初举行。原本预计年底能宴请250名宾客,改在年初摆酒最多只能有100人出席,他们于是重拟宾客名单,只邀请至亲好友一起欢庆,待拨云见日后,再补请其他朋友和生意伙伴也未尝不可——很多结婚多年的老夫老妻都“更新婚誓”,以示彼此忠贞(或者说公开秀恩爱),谁说同一段婚姻不可以摆几次喜酒?
 

防疫措施下,简单而隆重的婚礼派对取代铺张盛宴成为主流。

图: 胡锦伟

值得一提的是,新娘是在新加坡工作的印尼华裔,父亲和兄弟姐妹为事业而分散各地,因婚礼临时改期而无法来新加坡出席婚礼,只有母亲陪在身边见证她的幸福。这固然是遗憾,但是在新常态下,人人必须顺应变化,传统习俗并非一成不变,而是因时和因地制宜。

及时行乐,且行且珍惜,是疫情教会我们的生活哲学。我估计6月结束之前,在公园跑步时还有机会捕获更多拍婚纱照的爱侣。

请点击《城市呼吸》系列报道,阅读更多文章。

本文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相关标签
  • 结婚
  • COVID-19
  • 2019冠状病毒
  • 城市呼吸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