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爱拍巴士到考照驾巴士 巴士迷为兴趣疯狂到底

“公众认为我们是恐怖分子....”本地巴士迷因痴迷巴士,曾招致不少异样眼光,甚至还因为要给巴士拍照,被误以为是恐怖分子,但这都未能浇熄他们对这些公路巨无霸的热爱,说起巴士来简直如数家珍,甚至有的还不惜花工夫去考驾照,一圆驾巴士的梦想。

“公众认为我们是恐怖分子....”本地巴士迷因痴迷巴士,曾招致不少异样眼光,甚至还因为要给巴士拍照,被误以为是恐怖分子,但这都未能浇熄他们对这些公路巨无霸的热爱,说起巴士来简直如数家珍,甚至有的还不惜花工夫去考驾照,一圆驾巴士的梦想。

现年21岁的理工学院生廖纬峻,小时候跟随父母乘坐巴士走遍本地大街小巷,自此对巴士深感兴趣,特别是双层巴士。

2013年,来自英国伦敦的红色双层巴士在本地公开展示,当年只有11岁的廖纬峻,也因此认识其他志同道合的朋友,后来也还入巴士迷圈子,多年来透过摄影镜头,追踪本地不同款式的巴士。

来自英国伦敦的红色双层巴士,曾于2013年在本地公开展示。图:Facebook/Public Transport Hub

相对海外一些巴士迷常有脱序行为,如私闯车厂偷驾巴士等,本地巴士迷仍属“听话”,但廖纬峻坦言,还是曾为追巴士而做出在别人难以理解的疯狂事。

他告诉《8视界新闻网》,当蔡厝港的旧巴士转换站于2019年12月15日关闭那一晚,他和一群朋友就从那里乘坐最后一趟的300号巴士,接着在同一个地方熬夜等待新巴士转换站启用,并乘坐第一趟的302号巴士。 

巴士演进史的记录者

廖纬峻获SMRT颁发证书。图:受访者提供

对许多公众来说,巴士只不过是一辆平平无奇的公共交通工具,但在巴士迷眼中,巴士内外每一个细节都让他们着迷。

另一名巴士迷郑伟宏就告诉记者,从车身的整体设计,再到乘客座椅、车长驾驶座,乃至于挡风玻璃、注册号码,甚至是引擎所发出的声音,都是他们会留心观察的细节。

他说起巴士的设施,如数家珍。“比如说驾驶盘、仪表盘这些,还有路线牌控制器(Control Console)是什么品牌,巴士里有哪些特别设施,好像一些有仪器协助司机安全地驾驶车辆,可以帮司机看到盲点。”

郑伟宏。图:陈成辉

有巴士迷也认为,相对于地铁,巴士无论在款式、设计、路线和引擎都各有不同,是他们“追巴士”一大动力;相反的,地铁主要都是走在隧道里,不能看窗外风景之余,也听不到更多元化的引擎的声音。 

廖纬峻也补充,作为巴士迷的一大满足,就是拍下各款巴士,当成回忆般收藏起来,跟新一代巴士迷分享。 

“我们作为巴士迷,就是让外面的公众能认识新来的巴士和以前的巴士。如果没有我们这群巴士迷,就可能没有这些回忆了。” 

拍巴士被误以为恐怖分子

廖纬峻。图:陈成辉

然而,巴士迷对巴士的热爱,往往招致社会的异样眼光甚至是误会,廖纬峻本身就曾在拍照时被误以为是恐怖分子,还曾惊动保安人员召来警察。

为满足巴士迷的爱好需求,本地一家对巴士迷较为友善的业者A&S巴士公司,最近就特别举办一项活动,邀请超过180名巴士迷乘坐一辆沃尔沃(Volvo)B8L双层巴士,并让他们尽情地拍摄照片和视频。 

巴士公司总经理洪幸乐表示,巴士迷喜欢拍照,经常让公众误以为他们会带来安全威胁。有鉴于此,公司找了一个空旷停车处,做好安全措施,让巴士迷们拍个够本。

从事巴士行业长达12年的云维捷也坦言,很多父母并不支持孩子成为巴士迷,因为被人看不起,他们因此主办类似活动,希望能打破旁人对这种爱好的刻板印象。 

业者有意栽培巴士迷 成未来业界生力军 

郑伟宏(左二)和廖纬峻(右二)等巴士迷考取四级驾驶执照,实现驾驶巴士的梦想。 图:受访者提供

不单如此,巴士公司还希望可以协助这些巴士迷把热情化为事业,因为巴士迷对于巴士的研究是非一般深入,如能让他们加入这个行业,绝对是我国公共交通领域的生力军。

A&S市场经理洪幸快说:“他们还很年轻,我们希望可以培养他们,从兴趣可能变成可以驾驶巴士,或者在巴士行业做工。” 

今年年初,A&S从SMRT购买数辆德国品牌MAN的巴士,廖纬峻和数名巴士迷抓紧机会,决定考取四级驾驶执照,实现驾驶巴士的梦想。 

 “我觉得是一个不简单的工作,但这是我们年轻人也可以做的工作,不一定是老年人才能做。我从小就很喜欢巴士,就有这个机会发挥,当成一个职业,也是一个很好机会给我累积经验。” 

廖纬峻直言,未来不介意成为一名巴士车长。云维捷则希望,政府能为这些有兴趣且符合资格的巴士迷提供奖学金,让他们得到更好的培训,以便继续在巴士行业发挥他们的所长,借此减少我国对外籍巴士员的依赖。

相关标签
  • 巴士
  • bus
  • 巴士迷
  • bus enthusiast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