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椎长瘤后不言弃 极限单车爱好者传承技艺

18岁那年,他的父亲买了第一部脚踏车,开启了他骑极限单车(BMX)的旅程。今年初,他经历了一次手术,去除靠近脊椎的肿瘤后,技艺大不如前,但他凭着永不言弃的精神,继续追逐这项他热爱的都市运动,还开始教导两名孩子,希望把这门技艺传承下去。

47岁的工程师Tay Seng Tee是新加坡少数骑极限单车的人士。他还通过自制视频,改变大众对极限单车的刻板印象。

Tay Seng Tee在2000年至2002年间,参与极限运动会(X Games),以及在2005年代表我国参加台湾台北亚洲杯极限单车项目。如今47岁的他周一至五忙着工作,到了周末时,就享受闲暇时光,“全情投入”地练习极限单车。

“ 18岁那年我的父亲买了一个二手的脚踏车给我,从那时我就慢慢改装零件,把它变成一部可以玩特技的脚踏车。很多朋友当了兵就没有骑了。我在当兵时,虽然已经超累了,但是满脑子都是想着要骑。所以周末一到,我还是有精神去骑。所以到了现在我有了两个孩子了,还在骑。”

Tay Seng Tee坦言,骑极限单车跌倒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但六个月前他在跌倒后,却得知背部长了肿瘤,而且靠近脊椎,需要动手术。身为家里唯一经济支柱的他,顿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有点担心如果手术不成功,可以走路吗?会影响平时做工吗?想到家庭。幸运的是,手术很成功,更幸运的是那不是癌症,再幸运的是我还可以走路可以骑脚踏车。现在和以前比起来没有那么顺,但是可以骑脚踏车我已经很开心了。”

(图:受访者提供)

把技艺传承下去

Tay Seng Tee动完手术后,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康复,之后技艺虽然大不如前,但他仍坚持不断练习,更决心将技艺传承给两名孩子,13岁的郑贤秀和11岁的郑宇宏。

对Tay Seng Tee而言,骑脚踏车不仅能放松身心,也能让孩子学习宝贵的一课。

“骑脚踏车其实是很正面的,对身体好也让他们不要一直对着手机或电脑。脚踏车有很多不同的方式来骑,以前他们或许无法想象能做得到。改次如果他们在工作上遇到什么问题,只要他们不要放弃,尝试用不同角度来处理。所以这不仅是一项运动,还可以培养他们的毅力。”

至于一些人存有一些误解,认为骑极限单车会对骑车者和路人造成危险,Tay Seng Tee认为,只要骑车人士和路人彼此尊重,就会减少不必要的摩擦和事故。

“因为我们练习都是在户外,要尊重公众。因为如果你跌倒,老人家走过吓到。看到有人经过我们就会停。”

另外,从9月1日起,陆路交通管理局规定本地每一部脚踏车都须安装煞车器。Tay  Seng Tee认为,这项规定虽然对极限单车爱好者造成不便,限制他们的一些动作,但理解这是当局为了安全而推出的措施。

(图:邓沁怡)

希望更多人重视都市运动

极限单车运动在本地的热门度不高,Tay Seng Tee估计,本地只有约40人定期骑极限单车。但随着这项运动正式被纳入奥林匹克运动会,以及本地设施不断改进,他希望会有更多人重视这项运动。

“其实政府是很支持的,他们耗资800万元在东海岸建造世界级的Xtreme SkatePark滑板公园,接下来在裕廊湖东花园,本地最大的滑板公园也将竣工。”

为了鼓励更多年轻人进行极限单车、滑板和街舞等都市运动(Urban Sport),新加坡体育理事会将在明年开办全新的ActiveGroove街舞课程。此外,当局也在过去一周举办了滑板、极限单车和街舞比赛、以安全恢复运动的方式回归,让都市运动爱好者也能在疫情下享受运动。

相关标签
  • 极限单车
  • bmx
  • 都市运动
  • Urban Sport
  • 肿瘤
  • tumour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