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状病毒19】逆境中寻转机:部分航空酒店业员工转战超市

旅游公司前雇员Valencia在中峇鲁广场的职总平价超市当部分时间员工。

图: 今日报

2019冠状病毒来袭,一些行业大受打击,一些却急需人手。在旅游公司打拼了10年的Alvin Eliseo Florentes Valencia因为业绩归零,2月时决定离职,并在4月到职总平价超市当部分时间员工。

46岁的Valencia是职总平价超市额外聘请的4000名员工之一,以应付这段期间日用品销量大增的情况。过去两个月,他都在中峇鲁广场的平价超市当零售助理。

牛奶公司(Dairy Farm)也告诉《今日报》,旗下的冷藏公司(Cold Storage)、Giant、Jasons Deli和Market Place过去几个月也增聘了新员工,以应付客户需求,以及推行安全措施。昇松超市则拒绝透露是否增聘人手。

被迫暂转跑道

平价超市另一名新员工——57岁的Jerry Quek,原本在航空服务供应商Dnata担任客户营运经理,一月底离职,原本想在同一个领域另寻就业机会。不料,冠病疫情让航空业首当其冲。于是,从3月底开始,Jerry加入了樟宜商业园区的平价超市。

原本在航空业当经理的Jerry从3月底开始,加入樟宜商业园区平价超市的工作团队。

图: 今日报

原本在四季酒店担任助理销售经理的Lafone Ching则从本月2日起,被安排到位于义顺的Giant超市担任体温检测员。这名34岁的白领人士是在牛奶公司与食品饮料及同行业工友联合会(Food, Drinks and Allied Workers’ Union)推出的计划下,被重新调派工作的370名酒店雇员之一。

Lafone这份为期3个月的新合约工作每天必须工作8小时,每星期工作六天,但她的月入维持不变。牛奶公司支付她在超市工作的薪酬,而其余部分则由酒店填补。

她必须做出的最大调整是在周末工作,能陪伴13岁女儿的时间也减少了。

“我女儿知道未来三个月,我的周末都得工作。庆幸的是,她长大了,也明白这点。”

图: 今日报

逆境求存

 然而,并非人人都能一帆风顺。 一名要求署名James的空中少爷说,因为无法出勤,他今年初的基本月入从3500元锐减到1000元。

从3月份开始,这名29岁的空少到乌节路一带的零售店打工,每月赚取大约400元。然而,零售店因为阻断措施必须暂停营业。不过,老板还是每个月付他300元,让他去上培训课程。

James说,这笔钱加上航空公司的基本薪金以及政府提供的津贴,勉强能让他应付日常开销。

42岁的Lorraine原本在旅游公司担任业务扩充主管,4月初被裁退。她说,她的技能在当下毫无用武之地。她决定开设顾问公司,协助旅游公司削减成本。

“冠病疫情加速了人们学习新技能的需求。即使疫情结束了,整个行业也已不同往日了。”

相关标签
  • 肺炎
  • pneumonia
  • coronavirus
  • novel coronavirus
  • 新型冠状病毒
  • 新冠肺炎
  • 2019冠状病毒
  • supermarkets
  • shengshiong
  • 昇松
  • 平价超市
  • Fairprice
  • Dairy Farm
  • 牛奶公司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