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时事 | 空服员夫妻档疫情中转做街头服饰设计 获国际收藏家青睐

妻子庄敏贤是娘惹,从小看着长辈们制做珠绣及缝纫,耳濡目染下也对珠绣等手工感兴趣,因此把珠绣元素引进设计,比如在球鞋上缝制珠绣。老公傅子铨虽没有任何珠绣背景,但学习能力强的他做一次就记得步骤。

36岁的傅子铨和33岁的莊敏贤夫妇从事航空业已有10年,虽然重心现在放在自家的扎染服饰生意上,但还是不忘本行,访问当天,傅子铨正巧晚上需值班飞往墨尔本。

两人因疫情的关系,去年的飞行次数大减,因此有时间待在新加坡与父母共度时光,和去做他们有兴趣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的扎染服饰品牌Dyeheart会起飞。

从兴趣转变成生意

疫情前,夫妻俩喜欢参加街头服饰活动,但为了不和其他人撞衫,他们会将衣服扎染。朋友见他们的衣服独一无二,建议他们拿去卖看效果如何。他们决定在2019年的街头服饰活动售卖他们制作的扎染服饰。当时默默无闻的他们,并没信心会有什么成绩,但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活动当天,他们的货品销售一空。这让他们信心倍增,开始研究不同设计。

活动前并未做任何宣传,但活动第一天服饰销售一空。

子铨表示:“我们什么东西都是从零开始,什么都不会做。就是跟大家一样看视频学习。”
他们有时候也会征求朋友的意见以及反复尝试,希望能让大家看到更与众不同的物品。

身为娘惹的敏贤也把珠绣元素引进设计,比如在球鞋上缝制珠绣。可能是从小看着长辈们制做珠绣及缝纫,耳濡目染下也对珠绣等手工感兴趣。老公子铨虽没有任何珠绣背景,但学习能力强的他做一次就记得步骤,碰到问题就向妻子敏贤和岳父母这几位身边的师父们请教。

子铨(右)原本对手工一窍不通也参与制作。

一针一线有血有泪

虽然敏贤有缝纫的底子,但制作珠绣鞋还是让她吃尽苦头。她说:“我第一次做鞋的时候,我的手长水泡还有疤痕。真的是痛到我还要戴手套。”

但完美主义者的她不容许自己做的物品有差错,所以如果觉得做不好就会拆掉重做。但她表示因为是自己喜欢的事,再辛苦也值得。

做珠绣球鞋也让夫妇俩认识到贵人。在2019年的一场活动上,为了与众不同,敏贤穿上了自己亲手绣的珠绣球鞋。在那时他们遇到知名球鞋收藏家David Teplitzky。David被敏贤的球鞋吸引,立马要求助理记下他们的联系方式让他们帮他做两双珠绣球鞋。David也时不时联系他们要求他们帮他制作不同款式的服饰。

从网店到拥有工作室

2019年在网上开始售卖服饰到去年底在黃金坊设立自己的工作室,可以说是冠病疫情促成的。他们希望有了工作室能够为将来扩大团队做准备。对于飞行他们并没放弃,希望疫情好转后能继续飞。但现在决定把重心放在扎染服饰生意上。

相关标签
  • 狮城时事
  • 空服员
  • 航空业
  • 娘惹文化
  • 2019冠状病毒
  • 服装
  • 8worldstories
  • peranakan
  • aviation industry
  • 时事精选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