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大选】分析:前进党和民主党须更新换代 培养新领袖

新加坡前进党秘书长陈清木医生(左)和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博士(右)

图: 亚洲新闻台

本届大选中,选民更倾向于支持反对党阵营,但与人民行动党对垒的十个政党的表现,都并非同样出色。我国政坛的“新丁”前进党会否能继续保持声势?新加坡民主党和人民党等老牌政党是否会有进一步的发展?政治分析师指出,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个政党如何更新换代。

工人党在本届大选拿下的议席,比上届大选多了四个,共夺得十个议席。除了工人党外,再没有其他反对党在选区赢得议席,但首次登场的前进党则将有两位党员获委任为非选区议员。

 

前进党需要第三代领袖

新加坡政务咨询公司Vriens & Partners的新加坡总监Leonard Lim接受《亚洲新闻台》采访时表示,前进党应该“加倍下注”以维持初次大选的势头,并吸收新血,因为该党秘书长陈清木医生已经80岁了。

他说,出任国会非选区议员的前进党副主席49岁的潘群勤,和助理秘书长60岁的梁文辉,有望成为该党下一届领袖,但前进党应该把眼光放得更远。

Leonard Lim说:“现在必须同心协力,利用该党在本届大选中的表现,来识别和培养第三代的潜在领袖。鉴于陈清木医生在社交媒体上的发言赢得了Z世代(泛指1995年之后出生的人)和千禧一代的欢迎,前进党应该特别关注和引进年轻党员。”

Leonard Lim也认为,在大选期间有人批评该党的政策理念不如其他政党来得完善,因为除了有政治名人外,前进党也应该在医疗保健、移民、住房甚至气候变化等关键议题上确立自己的政策立场。

他说:“有了可能的替代政策,将加强前进党的可信度,并进一步树立其作为反对党的品牌形象。”

前进党副主席潘群勤(左)和助理秘书长梁文辉。

图: 萧歆怡

非选区议员至关重要

南洋理工大学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Walid Jumblatte Abdullah表示,前进党必须充分利用两个非选区议员来证明该党除了陈清木医生外,仍有它的作用。 “前进党需要超越陈清木医生,而非选区议员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最佳途径。”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学系副教授陈庆文也说,前进党的两位非选区议员可以在国会塑造该党的公众形象,来提升该党的地位。

陈庆文表示,前进党和民主党都需要把注意力从高层领袖转移到更年轻的党员身上。“两党都必须继续走访社区,以便在大选之间保持强大的影响力。”

他还说:“民主党可能会获得更多的支持,但无法达到工人党和前进党的程度。徐顺全博士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就开始领导民主党,他卸任秘书长后,能让其他民主党的领袖走出他的影子,发展各自的政党认同。”

Walid助理教授补充说,民主党也需要继续招募优秀的候选人,并在武吉班让和武吉巴督等单选区出色的大选表现基础上进一步发展。

他说:“前进党和民主党能以工人党的做法作为借鉴,先在一个单选区建立强大的基础。”

前工人党主席刘程强在1991年大选中攻下后港单选区后,就在那里获得了强大的支持,并在国会中占有一席之地。2011年他带领团队赢下了阿裕尼集选区。虽然他今年没再竞逐大选,但在工人党在新任领袖的带领下,在本届大选表现更优,赢下了第二个集选区。

拥挤的反对党阵营

除了工人党、前进党、民主党之外,本届大选中,其他反对党在各自竞逐的选区的得票率在33%或以下。

既然选民已经明确表示了他们所选择的政党,那么对于人民党、国民团结党、人民力量党、人民之声、红点同心党、革新党、民主联盟等较小的政党来说,有没有明确的出路呢?

陈庆文副教授表示,一些政党有被排挤的风险。“随着工人党和前进党的壮大,在反对阵营中占据主导地位,这可能会削弱较小政党的影响力,减少了选民对它们的支持。较小政党需要重新为它们的相关性找定义。”

他补充说,工人党和前进党一共获得了约21%的有效选票,而其他八个反对党的得票率总合略高于17% ,人民行动党获得了剩下大约61%的有效选票。

 

小政党的竞争空间

Walid助理教授表示,其他政党的发展空间取决于前进党能否在没有陈清木医生的情况下继续发展,以及工人党和民主党的选举欲望。

他说:“如果这两个政党仍然不竞逐所有的议席,那么其他政党仍然有竞争的空间。即使他们竞逐所有的议席,这仍然有助于其他反对党竞争,所以即使是工人党和民主党,也不能把支持反对党的选民视为理所当然。”

Walid助理教授也表示:“只要有大选,就有各个政党的空间。选民们最终会把事情理清。只要选民们认为,较小的政党还能发挥作用,他们就会继续发挥作用。”

Leonard Lim则认为,尽管较小政党在新加坡的政坛依然有空间,但他们能否获得选民足够的支持仍是问题。“像人民党和国民团结党这样的政党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确实有了一些知名度和广为人知的政治立场。但一些新成立的政党需要时间来树立自己的品牌,以及他们主张的替代性政策。”

他也表示:“在人手和资源不足的情况下,这些较小政党可能会在大选后不再受人关注,在下一届大选前一年左右再出现。这样一来,他们在投票时所能获得的选民基础就成了一个问题。”

他表示,不认为较小政党会与获得更多支持的政党合并。“这还将取决于较小政党中的关键人物,能否接受扮演影响力较少和不那么突出的角色。但在下届大选之前,我认为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

更多大选的全面报道,浏览 8world.com/sg-votes

相关标签
  • SGVOTES2020
  • Singapore General Election
  • 新加坡大选
  • GE2020
  • 新加坡前进党
  • PSP
  • 工人党
  • WP
  • 新加坡民主党
  • SDP
  • 新加坡大选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