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大选】非选区议员制度引热议 一文让你读懂

提名日当天,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与李显龙总理擦肩而过。

图: 今日报/Ooi Boon Keong

随着选举竞选活动如火如荼进行,旨在确保反对党议员名额的非选区议员制度再度引发热议。何谓非选区议员制度?工人党为何抨击这个制度?以下重点,让你一文读懂。

何谓非选区议员制度?

非选区议员制度在1984年推出,在当选的反对党候选人少于下限的情况下,让得票率最高的落选者以非选区议员的身份进入国会,以确保国会有一定人数的反对党议员。

在2016年修宪后,包括非选区议员在内的反对党议员人数下限已从九人增至12人。非选区议员也和当选议员一样,享有一样的投票权利,包括对修改宪法、拨款法案、财政法案、不信任动议以及罢免总统等事项进行辩论和表决。

《今日报》报道,李显龙总理在2016年国会发表讲话时说,经过修宪,非选区议员将和议员享有“同等权力”,只是职责范围不同,“根本没有理由把非选区议员视为二等(议员)。”

工人党为何反对非选区议员制度?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表示,工人党希望取得至少三分之一的议席,确保行动党不能像现在那样“随意修改宪法”,工人党的后港单选区候选人陈立峰则说这个制度是个陷阱,有碍于反对党成员在选区扎根。

工人党在上届国会共有三名非选区议员,分别是吴佩松、贝理安和陈立峰,相对于当选的人民行动党议员和六名工人党议员,他们可说是最活跃的。

但是,自引入以来,工人党就一再抨击有关制度,认为非选区议员并不等同于当选议员,且是为了行动党的政治优势所创建的。

本届不参选的工人党前秘书长刘程强就曾在2016年将非选区议员称为“水塘里的浮萍”,而行动党的贸工部长陈振声则回应说:“请不要称他们为‘浮萍’。因为即使在水塘里,浮萍也有它的用途……让我们尊重彼此在国会中所扮演的不同角色。”

包括工人党余振忠在内的其他反对党前非选区议员在2016年修宪后都曾表示,面对占据主导地位的执政党,这些改变的作用不大。

在2011年至2015年担任非选区议员的余振忠,就以他曾将如切居民提出的道路升级或设置问题转达给当时的议员张有福为例说:“我没有合法身份,代表人民(对政府机构)说:‘你应该考虑做这个或那个。’”

李总理:反对党不可能被国会拒之门外

被询及工人党的竞选宣言时,行动党的总理公署部长兼财政部和教育部第二部长英兰妮本周一(29日)驳斥了执政党将席卷所有议席的说法。她也指出,在本届大选中,所有选区都有人角逐,非选区议员制度也得到加强,非选区议员可对国会事务进行表决。

她补充说:“因此,基本上,(反对党)在国会的声音、影响国会政策的能力都是存在的。”

李总理也在同一天称工人党的论点是一种“逆向心理学”的形式,目的是为了引导选民投工人党一票,以免他们失去原有的议席。

他在提名结果公布后的记者会上重申,“不管选举结果如何”,国会中将会有至少12个反对党议员,这比上届国会中六名工人党的当选议员要多出一倍。“反对党不可能被国会拒之门外。”

更多大选全面报道,浏览8world.com/sg-votes

相关标签
  • SGVOTES2020
  • Singapore General Election
  • 新加坡大选
  • GE2020
  • 行动党
  • PAP
  • 工人党
  • WP
  • 新加坡大选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