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大选】就业住屋消费税…各党政见比一比

本届大选所有选区。

图: 8视界新闻

九天的竞选活动今天(8日)将至尾声,而国人将在后天投下手中神圣的一票。在这之前,让我们再来看看各个政党推出的竞选纲领,一文看懂各个政党针对就业、住屋、消费税等课题有何看法,若当选又打算作出什么改变?

 

1、就业

为了应对2019冠状病毒疫情,人民行动党政府推出了四个财政预算案,拨款近1000亿元,致力通过培训、转业、见习计划和员工津贴,协助国人在疫情中保住饭碗。

工人党、新加坡民主党、革新党和新加坡人民党则分别提出异曲同工的冗员保险、裁员保险等计划,工人党则同国民团结党、人民之声、革新党和新加坡人民党一样,希望推行最低薪金制。

也有不少政党针对外籍员工的工作证件制度作出调整。新加坡前进党就认为应该针对就业准证(EP)制定配额以及降低特别准证(S Pass)和工作准证(Work Permit)的配额;人民之声则提出冻结新申请的特别准证以及大幅度降低就业准证配额;革新党认为应该提高就业准证的最低月薪要求到5000元并制定配额,新加坡民主联盟则提出对有意雇佣外籍员工的公司进行更严格的审查。

红点同心党则促请政府,转变“先培训、再有工作”的方式,提倡以新加坡人为中心的劳工制度。

招聘示意图。

图: iStock

2、税收

行动党原本计划在2021年至2025年之间,把消费税从7%调高至9%,但在冠病疫情爆发之后表示,明年底前不会提高消费税。

反对党一致反对提高消费税——工人党、前进党和红点同心党都反对在未来五年内提高消费税,国民团结党、人民党和人民力量党则反对进一步提高消费税。

人民之声和革新党则分别提出降低消费税至5%及暂停征收消费税直至明年底。

这两个反对党以及前进党和民主党也提出免除必需品的消费税,民主联盟则提议将必需品消费税降至3%;民主党和民主联盟也分别建议提高奢侈品消费税至10%或更高和15%。

新元。图:CNA

图: CNA

3、公积金

行动党认为法定退休年龄和重新雇佣年龄不应与每月领取退休入息的年龄挂钩,国人仍可在年满65岁时选择领取。

人民之声和民主联盟分别认为,应该让国人在年满55岁和62岁时提取公积金,前进党则认为可让年满55岁的国人提取多达5万元的公积金。

工人党则提出调高年长员工的公积金缴交率,并建议把公积金入息的领取年龄下调到60岁。

红点同心党等政党也提出允许国人灵活提取公积金。

工人党就提议让因生理或心理原因无法工作的国人选择领取部分公积金储蓄应急,直到能重返职场。

团结党则提出让失业国人以家庭为单位,每个月从公积金普通户头提取多达3000元长达六个月,最多不能超过公积金普通户头的20%,重新就业后再填补。

人民党则提出允许在恩恤的情况下提取部分存款以及允许使用父母的公积金支付孩子的教育费。

中央公积金局

4、住屋

行动党在过去五年拨款30亿元进行翻新计划,年长屋主也可将组屋部分剩余屋契卖回给建屋发展局,以获得每月固定入息。行动党也表示将制定长期计划,包括通过自愿提早重建计划(VERS)等计划,确保组屋维持良好质量。

反对党针对住屋课题提出的政见相当多元化,有的针对房价,有的则针对屋契问题。

新加坡前进党就提出,集体出售旧政府组屋,进行重新发展;将新组屋售价与中位数薪金绑定;降低年轻人的房屋成本。

工人党则批评自愿提早重建计划(VERS)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并且建议扩大屋契回购计划,允许屋主将剩余不超过30年的屋契卖回建屋局;人民党也提出扩大屋契回购计划以及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

民主党则提议推出一批不允许在公开市场售卖的组屋,以及以不包括土地价格的成本价出售部分组屋,降低组屋售价;国民团结党则要建屋发展局在政府组屋项目开发前,公布建造成本等。

革新党则建议把屋契变成永久屋契,或允许屋主在屋契到期前延长。

本地组屋。

图: CNA

5、医疗保健

行动党主张通过建国一代配套以及长期护理支援基金等,让年长者享有更多津贴。

民主党和革新党就分别主张全民医疗保险,民主党就提议,废除保健储蓄(MediSave)、终身健保、保健基金等计划,推行统一的保险计划,每名国人只须付50元公积金,其余费用由政府支付。

前进党则认为终身健保的保费应由政府承担。

至于工人党,则是建议扩大保健储蓄用途,减轻年满60岁年长者自付医疗费的负担。

人民党则关注心理健康问题,提出改善心理健康服务的可及性、无薪心理服务假以及给予心理健康服务更多补贴。
 

图: iStock

观察员:民生问题仍最受关注

国大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新加坡政策研究所研究员Mohamad Shamsuri Juhari博士表示,新加坡确实面临着人口密集带来的问题,比如拥挤的巴士和地铁、狭小的组屋单位、激烈的就业竞争等,“这都会让选民关注政党的人口政策和民生问题”。

国大文学暨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系陈恩赐副教授赞同他的看法。“对大多数选民来说,生活成本冲击了他们的钱包,民生问题则直接影响了他们的日常生活”。

陈恩赐副教授说:“特定的选民群体会关注围绕组屋、公积金、医疗保健等不同议题的辩论。比如,低收入和需要现金以渡过难关的人士,会支持65岁时全额提取公积金的主张。”

不过,他认为,行动党和反对党在这些议题上的主张对选民来说,是势均力敌的。“无论辩论结果如何,反对党的支持者和人民行动党的支持者都将接受他们中意的政党的立场。”

国大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新加坡政策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兼高级研究员许林珠博士则表示,除了民生议题之外,选民们也关注2019冠状病毒疫情对他们和下一代的就业等问题造成的长远影响,“行动党已经阐明了他们计划,而反对党确实需要非常努力来解释他们的代替计划。”

更多大选全面报道,浏览 8world.com/sg-votes 

相关标签
  • SGVOTES2020
  • Singapore General Election
  • 新加坡大选
  • GE2020
  • 行动党
  • 工人党
  • WP
  • 城市线人
  • PSP
  • 民主党
  • SDP
  • 人民党
  • SPP
  • 团结党
  • NSP
  • 新加坡民主联盟
  • SDA
  • 革新党
  • Reform Party
  • RP
  • 人民之声
  • People's Voice
  • 人民力量党
  • PPP
  • 新加坡大选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