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问答:马国青年用镜头记录人生最终篇章

刘铭杰曾在台湾当过纪录片导演。

图: 受访者提供

适用年级:高级华文(高年级)

  曾把镜头对准舞台上光鲜亮丽的艺人,如今拍摄的却是伏在棺木上哀伤不舍的丧家。马来西亚一名青年为何要记录“死别”的画面?他从别人的生命终点,又体会到什么?
  来自柔佛州峇株巴辖的刘铭杰过去九年都在台湾生活,在还未正式担任丧礼记录师一职前,他在台北拍摄明星艺人的纪录片、广告影片或是时装秀,也曾当过纪录片导演。
  28岁的刘铭杰在接受《8视界新闻》访问时,娓娓道来推动他加入丧礼记录师的主要原因。原来他经历过至亲离世,他却因工作和学业无法及时赶回国好好和亲人告别,至今仍抱有一丝遗憾。
  “当时的我就觉得,为什么没有人能够帮我保留这些很珍贵的最后一刻,那是一种悔恨感。”
  他继续解释说,即使只是一张丧礼的照片或是一段影片,或许就能够帮助他走出失去至亲的伤痛,渐渐释怀。
  他坚定说道:“这也是促使我决定,不行,我以后一定要把每一个最宝贵的时刻保存下来。”
  因此,他毅然决然放弃在台湾稳定的工作和近五位数的收入,在去年3月回到家乡柔佛州峇株巴辖。
  回国后,他和当地殡葬业者接触,由相关领域的前辈们带领他认识这个行业。去年5月,他正式踏上丧礼记录之旅,帮助更多人,保存他们至亲的人生最终篇章。
  虽然初入行,刘铭杰在短短一年内就参与了约50场告别仪式。他认为,用影像记录丧礼,那一瞬间是种美的传承,在整个过程中尽显年长者对逝者最真挚的情感,具有永存价值。
  “在丧礼当下你所能感受到的是长辈不管是对老伴、父母亲,整个过程无论再辛苦再累,他们还是拖着疲惫的身躯去陪他们(逝者)走完人生最后这一段路。”
  因此,刘铭杰不仅想透过影片保留长辈的这些精神和真挚情感,成为后代的无声教育,让影片成为生者思念逝者时的另一种“依赖“,让他们通过画面默默缅怀故人。
  “一个丧礼我之所以认为需要记录,不只是为了让后代都能透过影像一直记得逝者的容貌,也是为了让在世者想念逝者的时候可以观看。”
  刘铭杰也感慨表示,在每一次丧礼记录的拍摄过程中,内心深处感动的情绪都会不经意被触碰,面对生离死别的当下,没有谁可以保持冷静,无论往生的对象是宠物还是亲人,泪水都会不经意在眼睛里打转。
  “丧家在面对离世的宠物狗狗时,会抚摸它、拥抱它、亲吻它,和它告别。若要送走的是自己的父母亲,就会轻轻地依偎在棺木上,跟至亲温柔地说最后一句话。这些过程只要是在场的第三者都会被触碰到情绪,更何况是我们这些拍摄者。”
  刘铭杰过去以“第三方”的身份经历“死亡”,深有领悟。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尊重死者以及家属。他解释说,当家属过度悲伤之际,他会选择暂时放下镜头,让他们好好和亲人做最后的告别。
  “如果当下整个氛围是非常悲伤,那我们就要暂停拍摄,去给家属或当事人保留一个舒适的空间,好好地去道别。我们不能为了很好的素材或画面而去消费家属当下的情绪。”
  此外,为了更好地捕捉丧礼的珍贵画面,刘铭杰会事先了解整场丧礼的过程,以调整拍摄步骤,避免阻碍仪式进行。
  “我们丧礼记录者动作要很敏捷,而且必须事前先做好功课,去了解丧礼现场哪个角度能够最好地捕捉最值得回忆的画面,因为这些动作是无法重来的。”

(改写自2021年5月21日新闻:用镜头记录人生最终篇章 马国青年拍出丧礼之美

 

问题1:刘铭杰原本从事什么工作?在成为丧礼记录师后,他的工作内容有何异同?(复述/重整)

问题2:为什么刘铭杰认为丧礼需要记录?拍摄过程有哪些事项需要注意?(复述/重整)

问题3:结合上下文,说明以下两句话的意思。(解释)

a)保存他们至亲的人生最终篇章
b)成为后代的无声教育

问题4:你赞同用影像记录丧礼的做法吗?试结合文章的内容与自己的经历加以说明。(评价/伸展)

 

下载答案及答题技巧

相关标签
  • 高级华文高年级
  • 理解问答
  • 高级华文高年级理解问答
  • 葬礼
  • funeral
  • 热门 Popula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